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41章 我们一起,打破结界!

    宁洛说出这番话,对方果然气急。

    “你……”

    他本来想要戳中宁洛痛处,但是没有想到,却是自己的痛处被狠狠地戳中了,他冷哼一声,声音之中夹杂极度不满。

    “你今日来,是想要救出她?但是她已经被困在阵法之中。而且你根本不是我的敌手!”

    神道宫至尊,他觉得,若是叶玄月来。

    或许能够把万梵救出来。

    但是他并没有感应到其他强者。

    证明眼下只有宁洛在这里。

    若是只有宁洛。

    她能够成得了什么事。一个只会哭哭啼啼的丫头片子。

    她哪里有这等本事,纵然她父,她亲生姐姐复活,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宁洛略微低下头,她眉眼静默,她只回应了一句霸气十足的宣言。

    “那便打打看。”

    “看——是谁成为丧家之犬。”

    ……

    齐昊眼下已经混入了那阵法的核心之地。顾白说万梵就在里头,让他不要犹豫不假思索地向前走去,而齐昊眼前,却浮现出了一块块打磨的极其单薄的水晶。

    那水晶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块镜子一般,折射出他的影子。

    齐昊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只是觉得,他自己一时之间难以确定他自己的方位。

    至于顾白口中的符咒。

    他根本完全没有看到。

    通宝鼠开口说道。

    “糟糕,我们好像又落到一个新的阵法包围了。”

    齐昊低声急促地问他。

    “你有什么办法?”

    通宝鼠也很为难。

    “这阵法我也没有接触过,你让我在一时之间想出破解这阵法的办法,我也很难做到——等等,我或许有个其他的办法。”

    通宝鼠开口说道。

    “你闭着眼睛,我也不说话,你按照本能走!”

    齐昊简直是哭笑不得,这算什么狗屁不通的办法?

    “我若是按照本能走的话,岂不是要一头撞到墙壁上头去。你这个办法,根本就行不通。”

    但是通宝鼠却还是鼓动齐昊这样做。

    “你先试试看。”

    “我觉得神道宫这个阵法,不是那种迷宫之类的阵法,而更多的精髓在于考验人的本心。你若是能够持续向前走去,才能逐渐修正自己的方向感,这样也许当真能闯出去呢?”

    齐昊深吸一口气,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主要眼下是需要争分夺秒的时刻。

    所以这个少年抬起头,他的视线一瞬变得坚定,然后他一步步地向外走去。

    齐昊自认为自己每一步都走得极为忐忑。

    通宝鼠让他闭眼睛。

    他就当真不睁开。

    一开始感觉一头撞上坚硬的岩石一样,他捂着额头,感觉自己的额头上头,好像都鼓起来一个大包。

    而通宝鼠则是继续鼓动它。

    “别怕,别减慢速度,就这么向前走!”

    齐昊把心一横。这个少年已经不记得他撞了多少下, 浑身都是青紫斑斓,而且通宝鼠根本不让他采取任何防御的手段,让他完完全全依靠疼痛感,依靠身体的本能去移动,去转动方向。

    而这个办法,果真起到了效果。

    齐昊不知道走了多久,然后他的身体陡然轻松下来。

    再也没有那种随时随刻都要撞上墙壁的危机感。

    然后他再睁开眼,眼前明晃晃的水晶通通都不见了。他眼前,是一间屋子——而这间屋子上头,密密麻麻贴满符咒,令人心中都为之悸动。

    他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符咒。

    迟疑着后退了一下。

    “这些符咒,若是随意激发一张。都足以直接撕碎我吧?”

    但是通宝鼠却恨不得在他屁股上踢一脚。

    “你怕什么?”

    “若是当真要撕碎你,那就等当真撕碎你再说。”

    齐昊深吸一口气,然后走上前——一直到走到门口,踢开门,都相安无事。

    齐昊也属于运气不错。

    这个阵法,主要是为了防止,万梵从里头逃出来。

    所以所有的威力,都集中在由内而外。

    但是齐昊却是从外头向里头走,所以根本感觉不到什么压力,也是情理之中了。他飞快地钻进去,一眼便看见里头的万梵。

    那个女子,坐在一个圆圈最内部,她抬起头看见齐昊的时候,也有些诧异,随即她的唇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是来救我的么?”

    万梵的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她瞧着精神不错,身上也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

    这让齐昊松了一口气。

    齐昊四周看了数眼,然后他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我要怎么样才能够把你放出来?”

    他有些紧张。

    万梵伸出手,指了指她身旁的圆环。

    “破坏这个。这是画地为牢的法门。”

    “我被困在这里,四周的符咒会对我形成一个压制力,而这个圈里头,则是近乎处于一种真空状态,我在这里得不到任何补充。”

    她顿了顿,然后抬起手指。齐昊这才发现,她后背好像贴了符咒。

    “这些符咒,限制了我的能力。让我暂时无法动用法门。只要能够撕下这些符咒,我便能够直接闯出来。其他东西,都不对我构成威胁。”

    她说得还算清楚。

    最重要的,就是撕下她身体上的符咒。

    齐昊一听此语,干劲十足,极为积极主动地向前迈出半步来。

    “好!”

    他不假思索地冲出来,却连万梵的手指都没有触碰到,下一瞬间,就在他踏入那画地为牢的圈的边缘的时候,齐昊直接猛然一下子倒飞出去,他身体撞击到四周的墙壁上,感觉连骨头都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好似骨头都散了架。

    齐昊再看向万梵的时候,有些傻愣。

    “可是我……接近不了你。”

    万梵看向齐昊,一脸无奈。

    “你直接这样硬着闯自然不成,这画地为牢哪怕从外头打开简单一些,至少也需要神王境界才可以。你不要命了么?”

    齐昊挠了挠头,他不知道还有那么多讲究。

    神王境界……他是没有。他一个神将,方才这么贸贸然地冲上来,没有直接摔散架,已经算皮糙肉厚。

    齐昊有些急躁。

    反而是通宝鼠一句话提醒了齐昊。

    “你忘了你手中的那把弓弩了么?”

    “你手中的那把弓弩,或许能够拥有足够的力量打开这结界——然后你再进去撕下符咒不就可以了?”

    齐昊闻言,他从背后抽出那把符咒,下定决心,然后将全身上下的全部神力通通都注入到里头,即便如此,他觉得这弓弩之中的力量,似乎还有些不大足够。

    若是相当于神王境界的力量——

    一只手握在他的手掌之上,然后同他的手指交错在一起。

    一把同他的弓弩相似的弓弩,也在同时架在他弓弩之上。

    然后他听见顾白的声音,冷静地响起来。

    “我们一起。”

    “两把弓弩同时射出,会有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