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44章 被戳穿的恶念

    宁洛看了一眼谢长风那张脸,她脑海之中却突然灵光一现。

    她仰起头,她的神态活灵活现,也正因为如此,谢长风才会多同她说些话。

    宁洛几乎等同于被玄月看着长大。

    虽然容貌不同,但是连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她如今有的时候,有些说话的神态像极了叶玄月,几乎同她一模一样。

    她略微仰起头,声音极为出挑。

    “你可知道,你的好手下,神道宫的至尊,为何要到这里来?”

    宁洛冷笑了一下,然后揭晓了答案。

    “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要让万梵给他施展换日决。”

    “万梵是魂修,又是万家的传人。她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施展换日决的人了。”

    “他抓了万梵,施展换日决。”

    “是要逆天改命的。”

    “但是他这么强大,还能逆什么天,改什么命。这个神界,还能够有几个人强过他,凌驾在他头顶上头,让他施展换日决,改变命数?”

    宁洛不愧是跟在玄月身旁跟得久了。

    思维方式,同玄月如出一辙。

    极为机灵聪明,她一句话,立刻让对面神道宫至尊脸色一变,神道宫这位至尊立刻想要出手,让宁洛闭嘴,宁洛的反应却极快,她的身体向一旁闪躲了一下,仍然毫不含糊,不假思索地继续向后头阐述下去。

    “还有,他来这里,有没有告诉你?”

    “若是你不知道,他的目的,他的用心便愈发显得可疑了。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你吧?”

    “谢长风,也只有你的气运,才能够让他眼馋。”

    “他已经这么强大,他想要褫夺你的气运,你的命数,才会抓了万梵,让她给他施展换日决。”

    “谢长风,你以为他心甘情愿要做你的手下么?”

    “你在他眼中,只是一把向上攀爬的梯子。”

    “或许他表面替你做事,但是他心里头,却说不定在如何诅咒咒骂你!”

    宁洛的话语宛若连珠炮一般,她唇瓣开合,飞快地把这其中的因果捋顺,然后她双眸明亮地看向对面的谢长风,最后一句话,问得尤为诛心。

    “谢长风,你这么强大,却没有人真心对待你。这都是你自找的!”

    “我不觉得你厉害,我觉得你很可怜。”

    “你自己感觉到了没有?”

    谢长风的视线一下子集中在宁洛身上。

    就连万梵都提心吊胆,她感觉眼前的这个男子,这个神秘之极的七海至尊,因为宁洛的这段话,随时都可能爆发,他就像是一座随时有可能爆炸的火山。

    但是情况却没有她所想的那样糟糕。

    谢长风明明愤怒到了极致,但是他看着宁洛那倔强的神色,却并没有立刻出手。

    他心里头有个角落,好像一下子寂灭。

    他眼中的光芒一点点地黯淡下去。

    他可怜么?

    或许吧。

    他转过头看向神道宫至尊,他甚至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但是他表现得愈发平静,却越让眼前的至尊感觉到心神动荡,他的嘴唇颤抖如筛,他开口,语气是当真害怕,甚至带了几分央求。

    “我可以解释……”

    谢长风却摇了摇头。

    “我没有必要听你的解释了。”

    “你想要我的一切?”

    “然后呢,你想要用来做什么?”

    他看向神道宫至尊的神色之中,带了几分得冷淡而又刻骨的嘲讽,而对面的人,一下子宛若哑巴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谢长风的手指,猛然点在半空。

    然后神道宫至尊的身体之上,缠绕了无数丝线。

    谢长风的声音,很冰冷。

    “回去再说吧。”

    他的声音,像是在空中升腾到最高点,然后猛然破碎开来的泡泡。

    幻灭在空气之中。他整个人的身影,连带着神道宫至尊的身影都一同消失,万梵怔怔地盯着对面好似一切都被抹平掉的模样,她忍不住喃喃地自言自语。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大?”

    宁洛却只冷哼。谢长风再强大,她也不会因为他的本事而尊敬他,她由始至终,都打心眼里头瞧不起谢长风。

    她扭头看向万梵。

    “你既然平安无事,我也该回去了。那两个小家伙倒是很担心你的安危,也是他们不管不顾地选择救你。”

    万梵其实自己也有点意外。

    齐昊同顾白会过来。

    而宁洛则是转过身向外走去。

    “你我的约定依然算数。你答应我要替澹台镰解除换日决,别忘记。我这一次出手,就当做是你替他解除换日决的报酬吧。”

    这个强大的继承了神尊之位的少女,说完了她应当要说的话,向前走了几步,身影也逐渐渺然。

    万梵盯着她身影远去。不知道看了多久,才被齐昊的声音唤回了理智。

    “万梵!你有没有怎么样?”

    万梵摇了摇头。方才发生的一切,对于她而言,都极为震撼,不论是同宁洛联起手对抗神道宫至尊,还是之后出现的那个陌生男子的强大,都让她有些恍惚。

    她很久没有离开古藏渊,倒是不知道,外头的世界,居然当真有这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看向眼前齐昊焦急的脸庞,突然又觉得,这个叨叨少年并非一无是处。

    眼下她看见齐昊。

    心里头居然涌动着一丝淡淡的暖意。

    万梵停顿了一下,才开口问道。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你们又是怎么认识那个继承了神尊印的少女的?”

    她着实好奇。

    齐昊挠了挠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少年的笑容,憨厚淳朴,但是是没有夹杂任何算计的真心。

    “是因为黛绮丝,你不是给她留了信物,那信物碎裂开来,然后戎术族以为你出事,转手就把她卖给雄关里头的大势力,我同顾白瞧见了,觉得情况不对,这才追踪过来。”

    “至于怎么认识那个强大的少女……”

    齐昊挠了挠头。

    “也许她是看在我曾经去过神鲸岛的份上才答应出手?”

    “我是在那个神魔垃圾场见到她的。她似乎是在找寻一些失落在神魔垃圾场里头的弓弩碎片,她说过,她想要拼凑出一个很强大的上古阵法……”

    “她是真的很厉害。”

    “顾白,你说对不对?要没有她给的弓弩,咱们也不会成功。”

    顾白比起齐昊的激动,要冷静得多,他只是略微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万梵听见戎术族,哼了一声。

    “戎术族?那群家伙——当真是找死!”

    “走,我们去找戎术族的麻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