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46章 一个优点,足矣

    齐昊啧啧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少年也算见过大场面的人,但是他眼下也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捂在自己眼睛上头,生怕看到血腥场面。

    他只能听见阵阵惨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了想还是松开手,然后就看见黑雾笼罩住那个老者。

    等到黑雾散开——顾白拍了拍他肩膀,低声说道。

    “还是不看比较好。”

    齐昊心有余悸。

    他觉得顾白说得不错。不过这家伙不是最重要的,还剩了戎术族的长老要对付,要知道万梵本来就对戎术族很不屑一顾,戎术族当年灭族万家,眼下又卖了黛绮丝,新仇旧恨一块儿算,万梵还不知道要怎么收拾眼前的人。

    齐昊的眼神来回挪移,犹豫好久,方才低声说道。

    “我……”

    他隔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撤一步。”

    万梵居然还能分心听见他的动静。

    “你是怕我做的太血腥?”

    “你若是这样想,你同顾白先走便是了。”

    齐昊认真地考虑一下,他看了一眼顾白,顾白已经转过身向外走去,有了顾白领头,齐昊也没有了担忧,他深吸一口气跟在顾白后头向外走去。

    身后好像又响起了鬼哭狼嚎,齐昊摇了摇头,虽然说戎术族的长老是自找的,他一点也不同情此人,但是也依然觉得——

    谁若是惹了万梵,当真是极为可怕的一件事情。

    不过等到万梵把戎术族收拾一番,他们是不是该前往故人桥了。

    难怪他觉得顾白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而且他们之前……之前不是算对上了神道宫么,这样一来,也不知道对顾白会不会有点影响。想到这一点,齐昊忍不住回头看向顾白,他打心眼里头还是有几分替顾白担忧。

    顾白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脸颊上头,迎着逆光的光线,他的五官好似都渡上一层绒绒的光晕,这个少年低声说道。

    “你是不是在担心我?”

    齐昊点头。

    顾白没有说话,但是他转过身,开口说道。

    “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吧。”

    他的声音有些冷淡。他眉眼冰凉,齐昊抓住他的手腕,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却被他手腕的冰凉给惊了一下。

    顾白的手腕实在是太过冰凉。那种冰凉,能够冷到人心坎里头去。

    顾白顿了顿,他的语气带了几分不喜。

    “放开我。我说了,我想要自己待一会儿。我需要自己的空间。”

    他这样的语气,听上去好像已经不高兴了。

    从齐昊的角度看过去,能够看见这个少年冰凉的神色,同他隐约透露出不悦的脸庞,以及略显冰凉的唇瓣。

    齐昊感觉像是有冷水从他头顶浇透,他讪讪地收回手掌。

    “哦。”

    顾白说到做到,他转身就往另外一边走去,而齐昊盯着顾白的身影,他摸了摸鼻子,想到顾白方才的语气,有些尴尬,也有些难过。

    他找了张凳子坐下来发呆。通宝鼠从他身上跳下去,顾白突然问通宝鼠。

    “你对东荒怎么看?”

    通宝鼠倒是给了一个很公式化的答案。

    “一个……怎么说呢,机遇同风险共存的地方吧。我之前便说过,我觉得你修为在达到——更高层次的时候再去东荒冒险更合适。”

    “比如神王境界?”

    “但是现在去也可以。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通宝鼠看了一眼齐昊,它的话,却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有的人什么都有,所以反而会想许多,怕失败怕失去。但是你本来在神界就是从零开始。”

    “你同那些负担很重的人不一样,你什么都不需要畏惧,是不是这个道理?”

    通宝鼠同齐昊在一块儿这么久,其实他们两个像是这样坐下来单独谈心的时候,并不算太多。

    齐昊看着眼前这只好似一只肥兔子似的通宝鼠。

    他突然问道。

    “你过去没有遇到,你觉得可以契约的人么?”

    通宝鼠翻了一个白眼。

    “自由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情。”

    “若不是因为那一次我快要死了,我才不会同你契约。”

    “我在神界这么多年,遇到过的适合契约的人多了去了,只是我看不上而已。他们哪一个都比你强。”

    齐昊本来听见这种话,似乎是会有些不大高兴的,但是他眼下的听通宝鼠念念叨叨地说出这番话,心里头那种不悦之感,反而被冲淡了许多,他笑了起来。

    “可是你契约了我。你不能后悔了。这证明这就是注定的事情。”

    通宝鼠感觉一口气噎住了上不来。

    不过它也不得不承认。

    齐昊这个家伙,说得不错。

    它抬起头仰望湛蓝天穹,这座雄关里头充满荒古气息,但是它身旁的这个小子,却是个稚嫩而崭新的莽撞的愣头青。这同它所设想的,当然有察觉。但是这种感觉好像也不差。

    它过往,的确去过很多地方。

    但是……

    这种有可以信赖的伙伴的感觉,却是第一次。

    它是故意不说好话夸齐昊。

    因为它知道这个小子的德性,就得好好打击他才行,若是当着他面说些好话,他怕不是要得意地翘上天。

    但是通宝鼠知道齐昊有他独一无二的好处。

    这个世界上,有天赋的人很多。

    但是值得信赖的伙伴,只有齐昊。

    就如同齐昊刚刚认识它的时候,就可以豁出命来救它!所以它也是在那瞬间认定了他。

    可能他的确傻乎乎的,有许多缺点,容易上当受骗……

    但是——通宝鼠看向这个小子翘起来的嘴角,它突然有一种认命的感觉。

    而齐昊则是叹一口气,他在想。

    “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厉害啊。”

    其实他的修为进步已经很快了,无奈他这一路遇见的人都太强大了,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走的路,同普通人按部就班的路不一样,这小子放在哪个门派,以他的升迁速度,都是万年不遇的奇才。

    但是因为他遇到的都是顶尖存在。

    所以他如今只觉得自己太弱小,像是根杂草似的。

    通宝鼠哼唧了一下。

    “我看你再修炼一百万年差不多。”

    它只是随意搭话,但是齐昊好像把通宝鼠的这句话当成了实话,他居然还认真地点头考虑了一下。

    “一百万年……”

    “那我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