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47章 顾白的忍耐力

    齐昊还在同通宝鼠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万梵的身影,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地出现在了齐昊面前。

    她身上的那股冰凉煞气好像还未散掉,齐昊感觉一个激灵,立刻飞快站起身,他小心翼翼地看向万梵,想要说的话在嘴巴里头打转,却问不出口。

    他都不敢问万梵。

    戎术族的那个长老怎么样了。

    而万梵身上的煞气这才缓缓收起来。她看了一眼齐昊,开口的问题,却让齐昊一怔。

    “另外那个小子呢?”

    万梵居然开口问顾白?

    提到顾白,想到他刚才的表现,那么冷冰冰的,齐昊心里头的小情绪一下子就涌上来了,他的语气一下子变冷。

    “他?”

    “他不在。他说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想要一个人呆着,直接就走掉了。”

    万梵盯着齐昊看了一眼,齐昊觉得万梵好像在想什么事情一般,隔了一会儿,他看见万梵点了点头,然后向外踏出了一步,齐昊听见万梵说道。

    “那个小子估计眼下吃了些苦头。他不想被你看到,所以才走掉。”

    齐昊却怔住了。

    等等,等一下万梵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么?

    齐昊的表情有些犹豫地看向万梵,他张了张嘴,声音里头透出了些迟疑。

    “等等,你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他吃了些苦头——他吃了什么苦头?”

    万梵看向齐昊的表情同样也奇怪。

    “你不知道么?那小子既然出身神道宫,他对付了神道宫,身上当初在进入神道宫的时候,打下的神道宫印痕肯定会反噬啊,他当然要吃苦头了,等要不然神道宫的人难道是吃干饭的?”

    她觉得齐昊的问题,很奇怪。

    齐昊啊了一声,他的眼瞳之中闪过了一丝担忧。他刚才还觉得顾白对他摆脸色,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有些愧疚。

    “那他现在……”

    他一把提溜起通宝鼠,不假思索地说道。

    “我去找顾白!”

    通宝鼠连叫唤都没有来得及,就直接被齐昊一把拎起来,险些甩飞出去,忍不住发出抗议声,但是显然抗议对于齐昊而言,也完全没有用处。

    齐昊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他一口气跑到顾白的住所外头,却突然有些迟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应当要推门进去。

    顾白之所以没有告诉他——是因为,不想要被他看见狼狈不堪的样子吧。

    也对,被朋友看见……

    是有些丢人。

    平心而论,如果是他因为反噬而承受痛苦,他也不想要被任何朋友看见,只想要默默承受。

    齐昊一下子身体有些僵硬,他站在门外,反而不知道应当要如何做才好。而万梵不知道何时也闪现在他身旁,只是看了一眼这僵硬得好似雕像一般站在外头的少年,立刻便能够把他的心思给摸透。

    她开口说道。

    “怎么,担心伤害到你这位小朋友的自尊?”

    “不过他的反噬,倒是可以帮得上忙。”

    齐昊一下子来了劲头。

    “你能帮他?你能怎么帮?”

    万梵却眯着眼睛,她眼尾上挑,眼睛形状原本就是有些妩媚的,眼下更显得动人,她的脸庞之上似是带了些几分笑意。

    “看不到人怎么帮,进去吧。”

    她直接不容齐昊思考,直接伸出手推开了那扇门,齐昊还想要说什么,就看见万梵直接推开了那扇门。

    齐昊默认了万梵的举动。

    万梵推开门之后,她眼眸流转,然后看向了角落里头的少年。

    顾白眼下的情况,的确看上去很有些凄惨。

    他紧闭双眸,手指紧紧地握在一起,而他的唇角溢出血沫来,额头上有青筋爆裂而出,而他身体之上,则是游走着一缕缕的金色的线条。

    齐昊看得心急。

    “那是什么?”

    “神道宫在他身体之中打下的锁链。眼下在破坏他的身体,相当于遭受酷刑——大概相当于有刀子在他的经脉之中游走那样的疼痛吧。”

    万梵随口说出比喻。

    魂修对于疼痛的忍耐程度,比普通人要高。

    但是能够对魂修造成伤害的法子,都是直接作用在魂魄之上的。反而更加可怕——这在万梵眼中,倒也不算什么。

    只是齐昊听她这么一描述,眼神之中还是显露出几分不忍。

    “你不是说你能帮得上忙么?”

    “你能不能把神道宫打在他身体之中的禁制破坏掉?”

    万梵想了想,说道。

    “神道宫的法子我不是很熟悉。贸然动手,很有可能伤害到他自己本身的身体。他可以先忍一忍,这种东西,威力随着时间推移,会逐渐降低。”

    “而他如果能够用自己的意志力抹掉印痕,那他才算得上是真正脱离了神道宫的掌控。”

    “我当然可以帮他。但是这就相当于动用外力。”

    “下一次,他遇到神道宫的人,心境上就会留下一个很大的破绽。对方只要利用这个破绽,就能够击溃他。”

    “该怎么说呢,每个人都有心中一道关。”

    “依靠自己的力量跨过去,同依靠外力跨过去,是截然不相同的两件事情。”

    万梵的语气平静绵长。她说得认真,而齐昊偷偷去看万梵的表情,万梵解释得很浅,他也能听得懂,只是看顾白的模样,心里头有些不忍罢了。

    万梵说道。

    “虽然不能够帮他直接解开这禁制。不过减轻他一点痛苦,倒是可以做得到,你要不要我出手?”

    齐昊当然点头。

    “能减轻一点是一点,总比这样硬生生承担好一些。”

    万梵笑了,她便知道这少年的答案会是如此,她点了点头,然后指尖略微弹了两下,从她口中取出了一把细密的黑色长针。

    齐昊觉得这东西看上去……

    好像也很可怕。

    他忍不住喃喃地问出口。

    “这是什么?”

    万梵却是一脸平静。

    “你不是想要让我帮他减轻痛苦么?”

    “我可以用阴魂锁魄的方式,让阴魂替他承担一部分痛苦。”

    齐昊觉得这办法看上去好似……也不太恰当。而且那阴魂的来历很可疑啊——齐昊吞咽了一下,顾白却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这少年出声,声音沙哑,却有他的意志力蕴含在里头。

    “不用了……我自己,能够挺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