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50章 铁血真龙酒!

    齐昊没有赶上这一波。

    不过他距离前头的距离很接近,应当下一次或者下下次就轮到他上去了。

    后头还有人想要往里挤,但是那股莫名的力量,保证了这里的秩序井井有条,没有任何插队之类的不和谐音符。

    那十个走上去的人,倒有几个一眼看过去就是酒鬼。

    这少年笑眯眯地说道。

    “一人一碗。你们自己随便挑选。”

    “选中了喝掉就好。”

    “不过我有话需要说在前头,我的酒,一人最多只能够饮下一碗,再多是不可能的了。”

    他这句话说得颇为认真。

    这几个酒鬼一早就来排队,早已经迫不及待,各自抓了一碗,就往嘴里头灌,但是急迫的神情却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有几个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难看,更是险些一口喷出来。

    “这是什么鬼酒——怎么能够如此苦涩……呸呸呸。”

    “诶呀,好辣!怎么如此之辣,比我品尝过的最辣的辣椒还要辣十倍。”

    “我这碗好甜……一点酒味也没有,亏得闻上去那样香,呸呸呸……”

    但是也有人眼前一亮,露出一脸餍足的神色。

    “我从未喝过如此醇厚的美酒……当真是值了。神界居然有这等美酒……”

    这些人选了不同的碗。

    反应自然各不相同。

    那个少年站在后头,抱着手臂,流露出笑眯眯的表情来,显然很满足。

    那十碗酒飞快地见了底,他笑了笑,勾了勾手指,看向眼前的其他人。

    “你们该下去了。”

    “看上去你们运气没有那么好,我这酒阵里头,有一碗最特殊的美酒,你们没有选到。”

    这些人有的还在回味,有的则是一脸不忿。

    “什么破酒,呸呸呸,下次再请我我也坚决不喝一口了,呸!”

    这少年眼底的笑意隐约浮现着,而那个一个骂骂咧咧说脏话的男子,突然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身体一下子僵硬住了一动不动。

    然后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迷茫起来,他张开口,好像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一样,声音都变得毫无情感可言。

    “我……我是个蠢货。”

    “我还偷过师妹的肚兜——我还偷过师娘的法宝,栽赃到师弟头上,害得他被逐出师门……”

    下头有人的表情一变,大概同他是同一个门派的人。

    而这个人浑然不觉。

    他依然僵硬着脸颊,口中却宛若连珠炮一般,把他自己最为不堪的那些秘密通通都说了出来。

    然后他才猛然反应过来,蹲下来猛然呕出一大堆黑色秽物,台下指指点点,他匆匆跑下台,脸色难看。

    但是显然回去之后,不会好受。

    而其他几个人则是一脸茫然。

    还有一个一张口,声音突然变得尖细宛若女子一样!

    偏偏那个男子是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

    他惊恐地看向那个戴着面具的少年。

    “我的声音……我的声音怎么会变成这样?”

    但是他一开口,声音却偏偏又尖细妩媚宛若女子,同他外表形成了极大反差。

    那少年瞥了一眼,见怪不怪地说道。

    “你饮下的那碗酒……我想想,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当初用了些古怪灵果,大概有些副作用吧。”

    “不过也不一定永久如此,也许数百年自己也会恢复了吧。”

    那大汉显然是想要找这个少年理论的,但是这个少年却一副颇为不耐烦的模样,他直接挥了挥手,这大汉的身体猛然向后跌落,扑通一声,险些撞上身后的人群,人群之中立刻闪躲开了个空缺。

    其他几个人东张西望。

    有饮酒的一个人却惊喜不已。

    “我的瓶颈……我已经困在这一步数万年,我的瓶颈居然松动了!”

    他此言一出。

    下头立刻哗然一片。

    本来大家已经见到了前头这两个汉子的例子,已经开始打退堂鼓,生怕众目睽睽之下,说出自己的秘密,但是眼下见到这等突破的例子,又开始骚动,重新燃起希望来。

    但是也有人质疑。

    “这该不会是同你一唱一和的托吧。不过是一碗酒,怎么可能这般神奇……”

    台上的少年却发出一道嗤笑声。

    他说出的话语,让质疑的人,感觉到脸颊仿佛都有些火辣辣的疼痛。

    “不相信,你不喝我的酒便是了。”

    “我收你们神石了?”

    “一个个废话那般多。不相信不喝,爱尝不尝。”

    这戴着面具的少年,态度极为硬气。但是他说得不错,本来就是不要神石的东西,上去赌一赌运气,图个乐子也不错,所以还是有人往上头涌动。

    等到前头十个人都下去了。

    这少年才勾了勾手指,然后极为霸气地说道。

    “再来十个。”

    他的手指勾动,齐昊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上挪移,他回头一看,他似乎正好是这一轮的第十个。通宝鼠没算人头,跟着他后头蒙混过关。

    齐昊走上前去,盯着那台子上头的数百只碗,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方才的事情他看在眼中。

    他觉得这戴着面具的少年,应当没有说谎,他说的话是真的,这便也意味着,这里头的确有好有坏,完全凭借运气。

    通宝鼠则是把这个选择权又推回到齐昊头上去。

    “你自己看着选吧。”

    “你闷头挑一碗就是了,我感觉这些酒就算有副作用也不会太大。就算选的不好,当众出丑,反正我们过几日就走了——也不会被人记得。”

    齐昊觉得通宝鼠的劝说很有那么几分道理,他瞥过这些酒碗,气味大同小异,看上去虽然有的酒颜色不同,但是他也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

    他往前走了几步。

    挑选了一只普普通通的酒碗。

    里头装着的酒液,好像也很普通。

    呈现出透明的色泽,齐昊想——至少不会出错吧,然后他不假思索地直接闷头喝了下去。

    但是刚一入喉。

    齐昊就知道,他选错了,因为这酒闻起来没有古怪味道,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掩盖掉的,他握着酒碗刚一入喉,居然有一股强烈无比的血腥气,几乎是直勾勾地冲上他的脑门!

    齐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那味道刺激到了。

    但是都喝了一半……

    他咬紧牙关,一鼓作气地把这碗不明来历的酒液,直接吞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