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81章 万妖血池崩塌

    但是有的事情,不会因为担忧便不会发生。

    齐昊抬起头,却看见头顶的湖泊摇晃了一下,然后不知道宁洛动了什么手脚,那血湖就眼睁睁地在齐昊眼前,猛然崩溃了。

    那血湖之中的血液猛然落下来,堵在堰塞湖上头的石碑好似也碎裂开来,耳畔传来猛烈的风声,给齐昊的感觉,倒是好似一场梦一般,那碎裂的石碑掉落下来的时候,几乎砸中他的身体,他整个人倒吸一口气,却看着铺天盖地的血液猛然落在他身上。

    那种滚烫而又灼热的感觉。

    让人绝望。

    齐昊的表情都有了丝丝缕缕的变化,血海之前的少年,明明可以动用遁法逃离的。

    只是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顾白。

    顾白的身形已经飘散开来。

    他显然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动用了遁法,而等到顾白扭头回来看了一眼齐昊,他的唇角涌出一丝担忧之色,伸出手想要攥住齐昊的指尖,却根本做不到。

    因为他的遁法已经发动的缘故,所以顾白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齐昊的身体猛然消失在他视线范围之内。

    顾白的手指想要抓住他指端,只抓住一缕破碎的幻影。

    然后顾白的身体,猛然挪移而走。他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眸,盯着齐昊。

    他脑海之中,浮现出极为复杂的念头,他不敢相信——齐昊留在这里做什么?

    他……他不怕么?

    事实证明,齐昊是当真不怕的。他慢慢地抬起头,眸光之中涌过明亮光芒。

    而就在最为紧要的关头,艳骨出现在这少年身体前头,她的指尖猛然拉着齐昊。

    她厉声呵斥。

    “你疯了?你不要命了么?”

    她觉得齐昊必定是疯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来。可是齐昊却只是摇头,他的眼神,却显得平静温和到了极致,然后艳骨听见齐昊说道。

    “我没关系。”

    这个少年,眼底有光。

    他说道。

    “我要留下来。”

    然后齐昊一根根地松开艳骨手指,他的身体,一瞬间被血海冲击之下,完全地消失。

    艳骨怔怔地盯着齐昊的脸颊,她从来没有想过,这少年的身体之内,居然能够爆发这样猛烈的勇气。

    他身体重重地跌落,艳骨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略微扭曲,她死死地攥紧齐昊的手指,只抓到一缕空白。

    在东荒,之前人们都觉得,她是小疯子。可是艳骨万万没有想到,还有比她更加疯狂的人的存在。艳骨慢慢地向前走了半步,她眼底氤氲着光芒。

    她有些惋惜。

    因为在她眼中。

    齐昊没有及时逃离血海覆盖范围,怕是……再无生机!

    ……

    通宝鼠却没有逃。

    这对于这只贪生怕死的通宝鼠而言,是极为罕见的事情。但是它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打定主意,绝不肯独自逃生。

    它要跟着齐昊继续走。

    不论这个少年做出什么选择。若是齐昊当真……当真陨落了,它便咬牙随齐昊一块便是了。通宝鼠做出这样的决定,一点也不奇怪,对于它而言,这是注定的事情。

    而当那融合了接近万种妖族血脉的血湖,猛然倾斜下来的刹那,齐昊低低地呐喊出来!是生是死,就要看这一刻了。

    ……

    血湖彻底落下来。

    宁洛同那个妖族强者的打斗有了结果。

    她的身影落下来,那只蝶妖溃逃!而宁洛这才发现艳骨同顾白,方才打得天昏地暗,她只注意到下头好似有人,但是却分不出多余的精神力去注意下头的人。

    而如今宁洛方才察觉。

    下头的人,居然是顾白!

    宁洛的表情一瞬连续变化,她默默地睁开眼睛,神色之中都夹杂了几分说不出口的担忧。

    “是……是你们?”

    她扭头看向那万妖血池。

    万妖血池的覆盖范围,只看得到一片茫茫的血色雾气,然后宁洛听见顾白低沉喑哑,令人揪心的声音。

    “齐昊还在里头。”

    宁洛的心是真正提起来了,她猛然抬起头,语气之中都带了几分不忍。

    “什么?”

    “齐昊?”

    她记得那个青年。这个青年给了她极深的印象,宁洛咬紧牙关,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直接便想要冲出去,而外头的血气依然弥漫不断,艳骨却说道。

    “你认识那个小子?”

    艳骨的语气带了点古怪的音调。

    “你现在冲出去救那个小子,也不会有什么用处。那个小子只怕是死定了的——血池崩塌,他又没有逃出来。那血海冲击之下,他一个人类,怎么可能拥有生机。”

    “那个可怜的人类小子,完完全全等同于是被你害死的。”

    宁洛抬起头来,她的神色显得极为复杂黯淡!

    艳骨的这番话,几乎让她的心都揪起来,而艳骨却好似觉得这样还不够过分,又给了她重重一击。

    “对了,不仅如此,那个可怜的人类小子,我看他只怕至死,都一片浑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宁洛看着这个妖族的小姑娘,她慢悠悠地踢着脚,晃动着她自己的那一头小辫子,看上去怡然自得,而宁洛的眼睛却一下子红了起来,她红着眼眶,忍不住反驳道。

    “你这是在胡说八道!”

    “齐昊……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如果我知道他在的话,我不会如此不顾一切地摧毁血池,我一定会先把他救出来。”

    她咬了咬唇。

    “纵然他陨落在里头,也有魂魄可以救——”

    宁洛似是想要抓紧一切机会去救人。这个妖族的小姑娘却慢悠悠地看了一眼宁洛,口中发出了几声充满讥讽的笑意,然后她说道。

    “你们人类就是总是这样,不愿意相信事实。”

    “人死都死了。都是因为你才死的。你现在在这里表现得多么伤心难过,在这里惺惺作态,又有什么作用?人死不能复生——哼哼,我觉得你只是装模作样,一点都不够坦诚。”

    “事实就是他被你击溃的血池给冲走了,那无数种妖族血脉接触到他的身体,就会直接让他的身体的崩溃,人类是承受不了这种冲击的。”

    艳骨的话,终于彻底激怒了宁洛。

    她抬起头看着艳骨,深吸一口气,眼看就要大打出手,艳骨却是一副来啊谁怕你的表情,却突然听见顾白说道。

    “等等。”

    “好像……齐昊没有死。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