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85章 你变得好可怕

    艳骨自顾自地说这话,白玄却根本不想理会她。

    他看着宁洛,开口说道。

    “你回去吧。”

    “东荒这边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

    宁洛的神色却有些焦灼,她咬了咬唇瓣,盯着那个少年俊朗非凡的那张脸庞,心里头却有着庞杂而又琐碎的情绪,隔了好一会儿,宁洛才低声问道。

    “你是不是一定要炼制万妖符?”

    “如果你说是的话,我的确不想要同你动手。但是我阻止不了你,总有人能够阻止你这种……你这种疯狂的行为的!”

    宁洛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死死地盯着白玄的脸颊。

    她虽然没有说出那个名字,但是她知道白玄一定知道,她所说的人,到底是谁。

    是玄月。

    如果白玄一定要炼制万妖符的话,她拼尽一切,也要回神鲸岛说服玄月,她阻止不了他,但是只要有玄月在,玄月必定能够阻止他。

    这是宁洛所相信的事情。

    她的眼神闪烁着几分明亮的光。

    而她虽然没有说出口叶玄月的名字,但是白玄显然也知道她说得是谁。

    即便是骄傲锋利如他这样的人,在听到那个名字的瞬间,神色之中也多出了几分变动——然后白玄慢慢地抬起头来。他看着眼前的宁洛,然后他轻声说道。

    “若是你想要阻止的话,随便你。”

    他这句话,说得极为认真。

    “但是你如果想要回神鲸岛,让她前来。那么我不会放你回去。而且,你以为如今的神鲸岛,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回归的么,你忘记了么,神鲸岛已经被封闭起来了,正因为如此,所以那里已经无法再回去。”

    “而且我也不会让你打扰到她。”

    “我和他苦心为玄月营造出的净土,不会让任何人破坏掉。”

    宁洛听见白玄这句话,突然猛然抬起头,她的眼神一瞬间变得迷茫。

    “你和……他?等一等,这个他,指的是谁?”

    “你和谁,瞒着玄月,商议了什么事情不成?”

    但是对面的这个骄傲无比的妖神少年,却根本没有回答她提问的意思。他向前走了半步,那些妖族依然匍匐在他身前,他开口说道。

    “要麻烦你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了。”

    宁洛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她往后退了数步,却听见白玄说道。

    “你如果想要让你在乎的那个人活下去的话……最好还是听我的话。”

    “他已经是半魂修之体,若是折腾下去,魂魄散去,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宁洛听见白玄这番话。

    她不敢置信地拧起眉头!

    “你是说……你是说澹台镰?”

    “你怎么可以用澹台镰来威胁我?”

    她万万想不到,白玄会这样做。这样手段凌冽心狠手辣的人,不是她所认识得那个白玄,但是对面的少年,却声线冰凉地反驳宁洛。

    “为何不能?”

    “你在乎他,想要让他活下去的心不假,但是你想要让他活下去,就不能同我作对。”

    宁洛倒吸一口冷气。

    “你当真是……当真是可怕极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怕的模样。”

    而白玄却只是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相反艳骨听见白玄这样说,眼神之中反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欣赏,艳骨直接说道。

    “杀伐果决,你这样做,配得上我们妖族的妖神之位,否则婆婆妈妈,我也瞧不上。”

    她笑眯眯地说道。

    “对了,在这里的人族还有两个小家伙。我从其中一个家伙手中,换来了这枚黑鱼玉佩。拿了他的东西,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算得上是欠了他一个人情,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对那两个小家伙动手?”

    “毕竟他们的修为很低,也影响不到什么大局。”

    艳骨这是在替齐昊说好话。

    但是妖神白玄本来就对那两个人类少年毫无兴趣,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便随意地向着前方走去。

    艳骨这才开心起来。跟在他后头,她对这个少年一点都没有惧怕之意,毕竟同为妖族,艳骨的眸光在他身上流转,她反而对于这少年更加充满好奇,她很想要了解关于他的一切,所以一路上唠叨不休,声音听上去都清脆得很。

    “你是什么时候到东荒来的?”

    “我从未离开过东荒,但是自认为对于东荒的风景还有几分了解,可要我对你介绍一番,东荒到底都有什么壮阔景色?”

    “东荒同其他地方截然不同。这里是古妖族的发源地。你的感受,应当比普通妖族还要更加强烈一些,你是不是能够感觉到,古妖族的血脉力量?”

    艳骨的语气,喋喋不休。

    而这少年则是突然扭过头看向艳骨,他说道。

    “万妖女王也这么多话的么?”

    比起沉默的白玄。

    艳骨更像是一个极端。她吐了吐舌头,她的神态,就像是一个可爱的人类小姑娘,加之她那满头摇晃起来的小辫子,又让人觉得不忍心发火动怒生气。

    然后白玄听见艳骨说道。

    “可是我很想要知道,你为什么会回到东荒。之前的妖神,都没有回归东荒,他们大概觉得,神界才是他们的战场。”

    “你是不是觉得,东荒也是古老陈旧之地,可是这是我们的妖族的故土。不论旁人如何说,我大概永远不会离开这里。”

    她这句话说得,极为笃定。

    而对面的白玄却告诉她。

    “不要把话说得太早。这个世界上,或许并不如同你所想的那般,也不存在什么永远。”

    他这句话说得认真之极!

    “世上本没有永远。”

    “我回东荒,是因为有事要做。”

    艳骨点了点头,语气满不在乎。

    “我知道啊,你是为了那张符咒而回归。你想要得到万妖符么。但是除此之外呢。”

    “你还有其他目的么?”

    “如果你没有见过东荒壮阔,我也可以带你见一见。”

    她对白玄,却没有陌生感。反而天生想要亲近他。妖神气息,看在别人眼中,是威严,对于其他妖族而言,是不敢直视的王者威严气息,但是对于艳骨而言,却是让她觉得分外亲切,很想要接近的气息。

    大概是本源吧。

    妖神本源在吸引她。

    这种致命的归宿感,她从来没有在其他妖族身上感受到。但是在白玄身上,却让她感受到了这种,整颗心脏好似都在疯狂跳动一般的感受。证明——白玄的与众不同。

    他是妖神啊。

    妖神,就是妖族的信仰。艳骨看着他的背影,这少女的眼中,神采涟涟,她的眸光,几乎黏在白玄的身上,挪也挪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