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88章 一日为王,永不变

    艳骨用手指栓起她飘荡开来的幽黑长发,而等到长发被束起,她又恢复成了那个看上去好似活泼的小姑娘的模样,只是她伸出手,用手指梳理了两下自己的长发,她的神情,还是显得略微有些心事重重。

    她默不作声地抿唇,抬起头。

    模样有些不复天真。

    她开口问道。

    “可是……”

    她深吸一口气,似是做足了心理建设,才开口问道。

    “你要如何保证万妖符一定能够炼制成功。”

    白玄说道。

    “我有我的办法。”

    艳骨的那两枚红鱼玉佩同黑鱼玉佩已经到了他的手掌心,玉佩在他掌心游动,他把神力注入其中,仔细观看映照出来的影子,然后白玄做出公平的点评。

    “倒是算得上是好法宝。”

    他这句话平静绵密。

    内里却蕴含了极为深沉的风暴。

    艳骨却只能凝望他的脸颊。她想这个妖神少年,似乎承担了很多。但是他虽然承担了许多,他却也根本不需要旁人来可怜他,亦或者是——站在他那边,那些对于他而言,都是根本不重要的事情。

    他完全可以,按照他所想的走下去。

    这才是真正的无所畏惧。

    ……

    同一时间。

    万梵从那座石碑走出,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看向远处隐约浮现的雷霆,口中似是在喃喃自语。

    逆天改命的唯一的那个机会么?

    ……

    “这两枚东荒秘钥,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启那个杀阵?”

    “那杀意只要发动,估计无人可以逃离。”

    艳骨转过头看向白玄,他慢慢走在山崖尽头,然后眺望远方。她不知道是妖神的历史更为悠久,还是万妖女王的历史更加悠久——大概是妖神更久远一些吧。

    艳骨其实很早之前就听说过他。

    九尾玄狐。

    世界上最后的妖神。

    尽管她没有打算离开过东荒,但是白玄的名字,这一代妖神的名字,却已经传遍东荒。大家都说,他也许终有一天会来东荒,但是他也有可能永远都不会来到。如今艳骨盯着他的侧脸,看不穿他魂魄深处的惊心动魄的黑暗,看不透他瞳眸的深色,她只是咬着唇,然后轻声问他。

    “介意把你的故事说给我听么?”

    “我保证,我不会告诉其他人!”

    白玄发出沉闷的笑声。

    “故事?什么故事?”

    “你很想要了解我么?”

    艳骨点头。她不能不承认,她心中的这种渴望。

    “是。我很好奇,为什么,成为这一代妖神的是你,为何被命运选中的是你。”

    大概是因为不同,所以才想要了解。同为妖族特殊存在,艳骨对于那些普通妖族不屑一顾,哪怕是高高在上的那些所谓的妖族顶尖血脉,艳骨也依然看不上眼。

    唯有白玄。

    这个妖神少年。

    对她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少年,才让她高看一眼,才让她更想要了解,有关于她的一切。艳骨默默地看向白玄,她眉眼之中,依然涌动着强烈的光芒,她迫切想要了解白玄。

    而对面的少年唔了一声,他说道。

    “你不是知道,我是最后一只九尾玄狐。”

    “难道这句话,还不足以说明我的来历同我的一切么?”

    他这句话说得浅淡无声,语气之中,却又带出几分淡淡的嘲讽来。他抿着唇,眼尾上挑的瞬间,让艳骨恍惚了。他这么一点高傲,挠在人的痒处。

    越是高傲,越是迷人。

    艳骨向前走了半步。

    她的声音,透出了几分迫切来。

    “可是……之前的妖神,没有谁比你更强大。”

    而对面的少年,则是这样回答她。

    “也没有谁比我吃过更多的苦。”

    “没有谁比我在黑暗之中挣扎更久,没有谁比我更被天道所不容,没有谁比我更难——我曾经淌过黑暗河流,我也曾经苟且求生,如果可以,我想要同这个世界……一干二净地一同毁灭,但是我经过苦难之后,才知道什么才是我的救赎。”

    他说道。

    “算了,我同你说这些,你不会懂的。你没有同我经历过那一切,我也奢求你能够对我的感受感同身受。”

    他这样说。

    反而激发出了艳骨的好胜之心。她咬了咬唇,倔强地抬起头来,声线都是氤氲一片的。

    “谁说我不会懂?”

    “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痛苦么。我是如何过来的,当年上古妖族崩塌,东荒大乱,群妖潜伏,妖神山失踪,最黑暗的一段时光,妖族人人喊打……我虽然没有诞生在上古时代,但是我诞生的时候,一切辉煌都变成了传说。”

    “所有的一切,都只存在于旁人的口中。”

    “那些荣耀的过往,成了故事。”

    “而我成为了最为多余的那个古妖。所有古妖觉得我无用却又不得不畏惧我,我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我在东荒就好似一个游魂。”

    “迎接我的只有每日每夜的孤独。”

    “而我心里头清楚又明白,若是我诞生在上古时代,在妖族的一切荣光都尚未褪去的时代,我会是人人称赞的传奇,我会成为这片大地的主宰,这片大地的真正王者,可是如今这一切都成为了幻影,是泡沫,是我永永远远也触碰不到的东西了。”

    “难怪那便是快乐么?”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楚同难处,我更清楚我自己的痛苦同难处是什么。”

    “你说我无法对你的痛苦感同身受,难道你便能够懂得我么?”

    把这些话,一气呵成地吼出来。

    艳骨觉得痛快许多!

    她说出这些,才觉得淋漓尽致,至于对面的少年会如何想,她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根本没估计到想那么多。

    等到说完之后,她看着对面的白玄抬头。心里头居然也没有半点后悔或者不甘心,她只是慢慢地凝望着对面的少年的脸颊,然后听见他说道。

    “你说得对。”

    “我们的情绪,我们的悲欢喜乐,都不共通,不能够强求。”

    而对面的白玄的眸光则是缓缓停留在艳骨脸颊上。

    他隔了很久。

    久到……艳骨觉得他不会再说其他的话了,艳骨方才听见白玄说道。

    “很高兴在东荒之地遇见你。但是你要记得,就算这片东荒不承认,你也得清楚明白你的身份,同流淌在你身体之中的血脉。”

    “一日作为王者,这一点——永永远远都不会再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