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62章 一枚蛊丹的考验

    而叶念同简之舟,则是在某个陌生的山脉降落了下来。

    树木郁郁葱葱。

    那个青年抱着昏迷不醒的任寅虎,表情仍然焦灼到了极致,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叶念同简之舟,脸颊之上浮现出苦涩之色来,然后这青年低声说道。

    “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实在是……不知道应当如何是好。

    斩妖联盟不能回去,可是这里是鬼妖的地盘,想要找到一个能够让任寅虎安心养伤的地盘,谈何容易?

    简之舟则是说道。

    “我们先把任寅虎送去养伤。”

    叶念听见简之舟这样说,她的视线落在简之舟的脸颊上,简之舟的表情,给叶念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她同简之舟之间早早已经培养出非同一般的默契,听见简之舟这样说,叶念立刻反应过来,她抬起头看了简之舟一眼,然后不假思索地开口问道。

    “你有地方能够让任寅虎养伤?”

    可是简之舟这三十年不是一直在海岛那边养伤。

    但是叶念不愧是叶念,她心中微动,想到了之前简之舟提到过的,他之前一直有同那个人传讯之事,她的睫羽略微一颤,然后叶念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

    “你不会是打算把任寅虎送去……叶遵道那里吧?你知道叶遵道在何处?”

    听见叶遵道这个名字。

    就连之前那个一片茫然的青年。

    也立刻忍不住在一瞬间抬起头来!

    而简之舟却否认了这种说法。

    “不是。是鑫源坊市的一个地下据点。我在当初打算同山海大陆斩妖联盟合作开始,就已经准备了。除了明面上的传送阵之外,我还另外准备了数个据点。本来是打算隐藏在山海大陆之中,作为一条退路的。”

    “眼下这种情况。既然斩妖联盟被慕沙宗掌控,把任寅虎送回去,他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倒不如直接带他去那个秘密据点养伤。”

    “那个据点,连山海大陆斩妖联盟的人都不知道,应当还算安全吧。”

    他说得轻描淡写。

    但是这意味着,他至少从三十年前就开始布局了。

    不愧是简之舟,走一步,总会提前谋划好一百步!

    叶念看了他一眼,她抿了抿唇,尽管早就知道简之舟多智近妖,但是对于他提前做出的这些安排,她总会还是有些惊诧。她想了想,少女说道。

    “那把他送走之后……”

    简之舟同叶念对看一眼。两个人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他们既然来了山海大陆,自然不会选择再灰溜溜的回去。既然都来了此处,当然要深入北地。而且现在鬼妖王还未出现,已经是相对安全的局面,若是拖到鬼妖王重新出山,那才当真是危机重重。

    两个人默契十足,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能够明白对方的打算。

    但是对面的青年还是一片迷糊,而简之舟则是直接利落地说道。

    “我们走吧。”

    这青年怔怔盯着这两个人看,简之舟则是看了这个青年一眼。这个人……倒也是个棘手的麻烦。

    带走他自然是不成。这里颇为危险,此人成圣初期的修为,只怕是根本跟不上他同叶念的脚步。

    但是若是把此人留下照顾任寅虎……

    这当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简之舟却始终不能够完全放心此人。不是他疑心,而是若是此人当初主动要去救任寅虎,是苦肉计,他本人其实被慕沙宗收买的话,留下他同任寅虎单独相处,毫无疑问,几乎是把任寅虎送入绝地。

    他同叶念,总不能再救他第二次。

    简之舟的指尖轻轻地掐了两下,然后他抬起头,眼底涌动了几分淡淡笑意,然后叶念听见简之舟开口说道。

    “我要麻烦你帮我们做一件事情。不知道你该如何称呼,我们一直忘记了询问你的名字,当初是因为情况危急,倒是我们疏忽。”

    这个青年自然连连摆手。

    “我叫做卫寒楚。”

    “有什么事情,只要能够帮得上任大哥,尽管吩咐!”

    简之舟递给他一瓶丹药。他说道。

    “吃下里头的丹药。”

    他脸上仍然带着柔和笑意,这叫做卫寒楚的青年不明就里,怔怔地盯着简之舟看,不明白简之舟为何会提出这样一个,让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要求,但是简之舟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他咬了咬牙,然后一瞬间下定决心,不再犹豫。

    他直接仰起头,然后直接把里头的丹药咬了下去。

    那枚丹药,显露出一种奇异的红色,看上去十分瑰丽。但是这青年咬下这枚丹药的时候,脸色却显得不太好看,龇牙咧嘴的,似乎这枚丹药的味道很是欠佳。

    然后他这才抬起头看向简之舟。

    简之舟抛给了他一块玉简。

    “你吞下的丹药,是一枚蛊丹。你发个誓言,保证你不会伤害任寅虎,然后照着玉简上头去搜寻药材,把药材放在指定的位置就可以了。”

    “至于如何化解蛊丹,我会留给任寅虎一块玉简,等到他苏醒,自然会帮你。”

    “要麻烦你受些委屈。”

    他的语气,颇为礼貌客气,但是话语之中的内容,还是显露出几分冰凉来。此人猛然瞪大了眼睛,盯着简之舟的脸颊,嘴唇颤动,似是想要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有点垂头丧气。

    “你们信不过我?”

    “怀疑我是慕沙宗的卧底?”

    简之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发不发誓言?”

    “天道誓言。”

    对面的青年咬紧牙关。他的额头上头似乎隐约有汗水渗出,而简之舟则是轻飘飘地说道。

    “我是神丹师,你应当也是知道的。这枚蛊丹,一旦发作,不会有任何时间给人去化解,哪怕是超脱境界的大能,出手相救,也来不及,你会在瞬息之间,化作一滩血水,你得想好。”

    这个青年的眼神之中,更加显露出几分惊恐来。

    主要简之舟说这番话。

    很有说服力。

    因为之前神丹师的比拼,他的确是展露出了他的几乎是不可思议的炼丹造诣,他若是这般说,多半是真话,并非是哄骗人的假话。这个青年眼中浮现出剧烈挣扎,到最后他还是猛然抬起头来,他说道。

    “我发誓。”

    他安静发下誓言。

    眼中是决然。

    然后他说道。

    “不论你们相不相信我,但是任大哥的确当初对我有极大恩德。我知道斩妖联盟很多人,因为慕沙宗势力强劲,而选择投靠慕沙宗。而不投靠慕沙宗的人,则是会被打压。但是我始终觉得,我得对得起我的良心,对得起死掉的那些前辈们——”

    “我不会做他们的走狗。”

    简之舟的唇角弯了弯。

    他说道。

    “我带你们去闭关的地方。”

    其实那枚丹药,并不是蛊毒丹。

    但是眼前的青年的表现,算得上是通过了他的考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