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69章 消失的叶念同玉雕

    “你们有几成把握?”

    简之舟思忖片刻,给出了一个他认为保守的说法。

    “七成左右。”

    叶念更加头疼。简之舟口中的七成概率——几乎就等同于百分之百,这根本不用多想,多半就会将要成为事实,可是如此一来——

    叶念说道。

    “那你们说同我有关的东西呢?”

    简之舟眼下,正好带着她绕过回廊,然后叶念抬起头,屋子里头空空荡荡,唯独只有最中央,摆放了一尊玉雕。简之舟说道。

    “那东西隐藏在玉雕之中。”

    玉雕?

    叶念的眸光落在对面的玉雕之上,她认真地凝神打量着这尊玉雕,眸光缓缓在玉雕之上游走——这玉雕,雕刻的工艺极为了得,给人一种切切实实的真实感,就连神色,都同真人无疑,每一个细节,都竭尽全力地雕刻了,可以说,算得上是认真到了极致!而叶念的视线几乎难以从这玉雕之上挪移开来,她认真地凝望着这玉雕,隔了许久,叶念方才说道。

    “是冰泉仙子的雕像。”

    她能够认出。

    是因为她是宁次斋的弟子。

    而听见叶念这样说,简之舟点头,他说道。

    “叶遵道也是这样说。所以他说,这玉雕,只有可能是那个人留下来的,里头说不定会隐藏什么秘密。毕竟这玉雕如此精细,显然那个人在雕刻的时候,倾注了他自己全部的情感,才能够把这玉雕做到如此尽善尽美。”

    叶念听见简之舟这样说,少女的指尖轻微一颤,她的手指缓缓地从玉雕之上抚摸而过,然后叶念停顿了一下。

    她才继续说道。

    “话虽然如此,也许这只是一个纪念而已……”

    她嘴上这样说,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地,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一步。少女的指尖,缓缓地从玉雕之上抚摸而过,她的指尖触碰到玉璧,那瞬间,她的身体轻微一颤,感觉像是过电!

    而她的耳畔,则是响起了真实无比的叹息声。

    她情不自禁地回头看向简之舟。

    她以为简之舟知道触碰这尊玉雕,会出现叹息声的事情,但是简之舟的神色却是一片茫然的,显然这件事情,就连简之舟也是一无所知,简之舟盯着她的眼睛,神色完全紧张无比。

    简之舟不知道?

    难道她脑海之中的叹息声,只有她才能够听得到?

    叶念还来不及深思,接着这道叹息声之后,她听见脑海之中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有一个人,声音低沉徘徊在她的意识海之中。

    “如果我当初……直接告诉她。我也心悦于她,会怎么样?”

    这句话,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同凄然。甚至让叶念的心,都在一瞬间动荡起来,叶念抬起头盯着这座玉雕的眼睛。

    虽然叶念同冰泉仙子,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是冰泉仙子的这双眼睛,却能够一眼望穿她的心脏一般,她所感知到的——那种从心底弥漫开的冰冷同怆然,让人几乎是在一瞬间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叶念怔怔地盯着眼前的人影。

    下一刻——

    她突然发现,这座玉雕之上,突然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晕。而这层光晕里头蕴含的能量,让她觉得熟悉又危险!

    而她身后的简之舟。

    本来他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尊之前没有任何异象诞生的冰雕,会在一瞬间发生如此大的变化,他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然后简之舟第一反应,就是要伸出手去拉住叶念!

    他的动作已经很快很快了。

    但是——

    却还是慢了一步。

    简之舟的手指,几乎是在触碰到叶念身体的那一瞬间,叶念的身体,似是立刻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雾气,那白光飞速覆盖到她全身,而简之舟明明攥住了叶念的手指,但是那瞬间的感觉,给他的感觉,却好像是他握住的是虚无缥缈的空气一般无二,简之舟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难看异常,他死死地咬紧牙关,但是还是抱了一丝希望地激发灵力。

    他想要把叶念从乳白色的光晕之中拖拽回来。

    但是简之舟失败了。

    光芒一闪。

    然后,简之舟就眼睁睁地看着!叶念同那尊冰雕,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他的眼前!

    他猛然跪倒在地!简之舟伸出手掌,用力地握紧拳头,然后重重地砸在地板上头——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他死死地咬紧牙关,每一个字,都像是用力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一般。

    “大……挪移阵!”

    他不知道叶念被挪移到了何处。

    但是简之舟并没有颓废太长时间。他咬紧牙关,然后这个青年飞快地站起身,他的指尖飞快地掐出数道符咒之印,想要追踪叶念被挪移到了何处。他的动作飞快,因为太过用力,额头几乎都浮现出了一道道的青筋。

    唇瓣被他咬出来了清晰的血痕。

    下一瞬间。

    简之舟的口中一甜,然后简之舟猛然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那鲜血不仅仅只有这么一口而已,接连又是数口鲜血,在简之舟的身体之前,几乎形成了一片细密的血雾,而简之舟死死地握紧手指,他的眼底浮现出强烈的自责之色来,隔了数道呼吸之后,简之舟方才站起身。

    自责没有用。

    叶念被传送走已经成为事实。

    是他大意,是他太过自信才造成了这种局面,而且,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是,简之舟如今连到底是何人把叶念传送走这件事情都没有丝毫的眉目。

    简之舟站起来之后,他伸出手,随意地抹掉了自己唇瓣之上的血痕!他精致绝伦的眉眼里头,满满的都是决然之色。既然如今叶念已经被传送走,这件事情已经无可挽回,那么唯一补救的办法, 就是尽快找到她。

    简之舟已经下定决心。

    不论如何。

    他都要找到她。

    他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掌心的纹路,然后咬紧牙关——

    这个局面……

    即便他不愿意,但是他也不得不再联系叶遵道一次了。

    叶遵道有九澜尘之剑。而且如果当真是他所想的,那个最糟糕的可能性,他一个人,应付不来,只有同叶遵道联手,才有一点微弱的机会,把叶念带回来。

    是的——

    简之舟之所以如此犹豫如此悲观,是因为他怀疑。

    是鬼妖王传送走了叶念!

    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

    他的手掌用力到他的指尖几乎镶嵌到肉中。只能尽快联系叶遵道。他相信叶念不会陨落,但是他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是他所想的最坏的那种可能,当真是鬼妖王的话,叶念能够坚持多久!

    所以只能越快越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