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10章 世上我最喜欢师父

    这个少女,论容貌,其实不如叶念那么精致。

    叶念是当真美得好似根本不应当在人世界出现的美貌,叶念太过精致绝伦,而且又因为她气质太过清冷,所以给人一种美到几乎不真实的感觉。

    但是这个浮现而出的少女。

    其实论容貌,是不如叶念的,但是她身上有一种——该如何形容呢,清纯如水,让人忍不住心动的气息。她抬起头,眼神清纯宛若丛林之中的小动物,像是完全青春无害的小兔子一般,她对着半空,似是喃喃地祈祷。

    “如果能够解开这匕首之中的秘密,想必是宁次斋的后人,而且你也一定修炼到超脱巅峰了吧?”

    她这是按照常理推断。

    只是没有想到,会有叶念这样强大而又可怕的少女,不到超脱巅峰境界,就能够强大到这种地步罢了——叶念仍然是平静地凝望着眼前这道少女的幻影。

    听见她说道。

    “你修炼的是,我所更改过的功法。”

    “有些事情,我想……我也必须要告诉宁次斋的弟子才对。虽然宁次斋是我创立的,但是我其实是山海大陆,冰泉门的弟子……即便……”

    她说到这里,眉眼低敛,眼眸之中,似是涌动着几分淡淡的苦涩之意,但是她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坚持说了下去。

    “即便我已经被师父逐出师门,但是我还是冰泉门的弟子,从他当年第一次把我捡回去开始,这一点就不会变更了。就算他把我逐出师门,我心里头,永远承认他这个师父,我也永远把自己当成冰泉门的弟子!”

    听见冰泉仙子的这句话,叶念第一反应就是扭头去看那个她口中的师父的反应。

    不论是天上的人。

    还是地下的人,不论是已经飞升到上界,把所有缺陷破绽,所有情感都一并斩掉的冰泉门掌门,还是那个同鬼妖王融合的残魂,他们的神色,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严肃,他们显然想要看一看,这少女到底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冰泉仙子没有让他们失望。

    她平视前方,眼神都似是温柔的——她似是想要表露出几分坦然释然,像是时过境迁之后,再回忆往事那种好似整个人都温暖起来的模样,但是她几番的努力,最终还是失败了。

    她还是没有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还没有开口——她就已经红了眼眶。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

    才开口说道。

    “你要不要,听一听我的故事?”

    她停顿了一瞬,声音是温柔的。

    “我在你眼中,应当是老的不能够再老的,好似老奶奶那般传说之中的人物了吧?毕竟你一定是在我之后不知道多少代,宁次斋才浮现出来的天才人物吧?宁次斋不招收男子,所以你一定是个女孩子。天赋绝伦,应当容貌也极美,这样的女孩子,想必在修炼界之中很多人追求吧?”

    “我真想看一看你。也许等到你,飞升到上界之后,我们就能够见面了。很抱歉——是我修改了宁次斋的功法。其实冰泉门原本的法决,并不限制同男子接触的。”

    “原来,冰泉门,也是一个男子同女子都会收的门派。我当年还有许多师兄弟……”

    她说到这里,突然陷入了沉默。

    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沉默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的表情都逐渐温柔起来,然后她才低低地说道。

    “我当年也有许多师兄弟。我都很喜欢的。”

    “但是我最喜欢的……在冰泉门,也是整个世上最喜欢的人,是我的师父。”

    “当年是他把我领入冰泉门的。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年纪还很小,是他手把手领我进入修炼之路。我记得我家人被屠杀,我躲在水缸里头,他把我抱了出来。他的动作很温柔,一点点地替我擦掉脸上的血痕,我那一刻,便觉得有些心动了吧?”

    她的笑容,是甜蜜温柔的。

    但是不知道为何。

    她明明是在温柔的微笑着的,给人的感觉,却好似冰泉仙子下一秒就会流出眼泪来,她的声音低沉沙哑,仿佛能够一直陷落到人的心底里头去,那么温柔的尾音,甜蜜,却像是刀子——回忆就是一把刀,一寸寸地切割的,是她自己的心脏。

    她说道。

    “师父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不单单我如此认为,整个冰泉门都公认,他是全修真界最好的人,他是一个,完全没有破绽的人。”

    “你可能不相信。但是这是事实。”

    “他拥有举世无双的修炼天赋,他关心所有的门人,他能够解决大家的一切问题——他对所有人都很好。”

    “在我之前,他本来已经打算不再收徒弟。可是我缠着他,我遇到他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孩子呢,他耐心地照顾我,一手养育我长大。我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师父了。”

    “我不知道……师父是不是最喜欢我。但是他最宠我。”

    她喃喃地说着话,回忆着,曾经相处的那些细节。

    “我还记得,我当初十三四岁的时候,第一次来初潮,满身是血。师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以为我受了伤,我也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缩在他怀里头哭得喘不过来气,眼泪把他的衣衫都打湿了。”

    “我攥着他紧紧的,不许他走。他那么在乎自己形象的人,因为担心我,额头上头甚至有汗水,发鬓都被打湿了,我蜷缩在他撒娇,我问他,我是不是快要死了,他说不会,说不论如何都不会让我死的。”

    “后来还是闹得太大,师姑来了,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羞红了脸,却又忍不住去偷看师父的表情。”

    “我想,师父当真是极在意我。我也那么那么在意他啊——在这个世上,我只想永永远远同他在一起。”

    “他在我心中,是世上最为英俊的人。我从没有见过比他更俊美的人了。他永远沉着笃定,但是却会在我的事情上慌张。”

    “他把我当成孩子宠爱,也只有我,哪怕是偷偷违背门规,他看着我叹气,都不舍得惩罚我。”

    “我其实不是故意要违反门规——我只是……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毕竟我的家人都不在了,他就是我在这世上唯一在意的人,我不断地试探他,想要知道,他会不会跟我永远在一起不分离……”

    少女的睫羽都颤动着。

    “我想要知道,在这个世上,我是不是他唯一特别的人。”

    “我只想要得到,这个答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