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11章 师父再爱我一次吧

    大概是孩子的不安,细腻敏感的少女,才会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试探吧。

    如果是换做是原本的叶念。

    哪怕听见这样不加掩饰的倾诉,可能她也仍然理会不了这其中那种细腻而又微妙到了极致的情感,但是如今她听见冰泉仙子这样轻声的,柔和的从她口中,说出属于她的那一段过往。

    叶念却叹了一口气。

    她懂得了。

    曾经她不明白。

    只是如今她已经有些懂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又是什么样的滋味,会让人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她盯着的冰泉仙子的脸庞,看着她苦涩又甜蜜的表情,看着她自然而然地吐了吐舌头,动作可爱至极,比起她,更像是一个年纪很小很小,情窦初开的少女,那样不加掩饰的羞涩同甜蜜,是不论如何伪装,都伪装不出来的。

    然后叶念听见对面的这道幻影继续开口说道。

    “我是不是话有些说得太多了?”

    对面的少女眨了眨眼。

    一瞬流露出孩子气一般淘气的表情来。

    她的表情是如此鲜活可爱,那种表情,会让人忍不住斥责她。然后叶念听见她继续开口说道。

    “我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你便耐心地听下去,让我一直说下去吧。”

    “这些话,我忍了太多太多年了——终于可以拥有一个机会,可以完完整整一字不差地说出来,求求你,让我说个清楚可好?”

    “我只说这一次,然后,这些过往,就应当像是风中的沙子一般,烟消云散,我保证,不论在上界遇见谁,这些话我都不会再说一次了。”

    叶念略微偏头。

    听见耳畔有人说道。

    “她倒是信守承诺。”

    显然,冰泉仙子飞升到神界之后,遇见了不再完整,丢失记忆的冰泉门掌门,所以她也没有把自己同他的过去,告诉他喽?

    他只说了这句话。然后半仰着头。从叶念的角度,有些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隐约觉得,那种眼神是复杂的。那种情感,三言两语也绝对阐述不清楚。

    而叶念继续看向冰泉仙子的幻影。这些话,她听得心安理得,因为这些话原本其实就是应当是说给她听的,她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去听这些冰泉仙子的独白。

    另外的那个家伙的两道分魂,说实话,也只能够算得上是沾了她的光,所以才能够享受这个福利罢了。

    冰泉仙子低着头,她显然是有些纠结的,因为她的手指来回缠绕着,然后手掌用力地握紧了,隔了好一会儿,叶念方才听见冰泉仙子低低地说道。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师父的。”

    “起初是依赖。我想要时时刻刻看到他,想要对他撒娇,希望他把我当成世上最特殊的那一个。”

    “他说我是他的关门弟子,他在我之后,再也不会收其他的徒弟的那一天,我开心得快要发疯了。我又有多么喜欢,这样对他而言,特殊无比的我呢?”

    “可是后来——我连见到他对别人露出微笑,我的心里头,都会有滚烫的嫉妒感。我好想师父只是我的。”

    “我不喜欢师父对着别人温柔的表情。我不喜欢他去关心别人,尤其是同他有婚约的师叔。”

    “我希望他永远留在我身边。”

    “我觉得我是生病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开始慌张。只要他出现在我身边,我就觉得——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师父永远留在我身边,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像是一个为了他而发狂的疯子。可是他不知道。而且我是他一手养大的孩子,我对他生出这样的念头,是不正常的。”

    “如果师父知道我的念头,我担心他会狠狠地斥责我,我更担心,他会因此而疏远我,甚至把我赶出门派。所以我不敢透露出我的念头来。”

    “毕竟他那么好,那么正直……”

    叶念在心中想。

    越是正直的人,越是这种循规蹈矩的存在,一旦打破自己的心理底线,彻底突破常规的限制,才会变得更加疯狂。

    从后续的发展看——冰泉仙子同冰泉门的掌门,这一对师父同小徒弟里头,更加疯狂的那个,恰恰不是那个最开始心动的不谙世事的小徒弟。

    不是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徒弟。

    而是那个被冰泉仙子视作完美无瑕,觉得若是在他身上提到情爱,都亵渎了他的师父,在真正沦陷的那一刻,才疯得最为彻底!

    不得不说。

    叶念的分析,才是最为切中要害的,事实的确也是如此。斩断魂魄的,也是冰泉门的掌门。他疯到甚至要撕裂自己的灵魂。

    冰泉仙子低着头,她有些紧张。

    虽然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独自一个人,但是想到自己可能存在的晚辈,会听到这些话,还是让她手脚蜷缩的紧张起来。但是她既然已经打算独白,打算坦诚地面对自己的一切过往,所以她鼓起勇气,继续说了下去。

    “我做了很多错的事情。”

    “我不该对自己的师父心动。我也不该对师叔动手。当初,我年纪太小,又被师父宠坏,所以不知道天高地厚,我只想要永远做师父最宠爱的小徒弟,只想要天天同师父在一起,根本不想要去思考其他任何可能的问题。”

    “我只想要天长地久地同师父在一起,不希望这样的状态,被其他任何事情打破,只希望他能够一直,一直地留在我身边。”

    她的语气,听上去几乎如同忏悔一般,她低下头,沉默了很久,她说道。

    “我很愧对冰泉门。也很愧对师父对我这么多年的教导——是我的错,我不该对他心动,不该执迷不悟,不该……不该让自己泥足深陷,不该对师父产生不该有的遐想。”

    “他是那么……完美,那么毫无破绽的一个人。我不该也不能,成为他生命之中,修道之路之上的唯一的一个污点。”

    “正因为我做过错事,所以我才要离开山海大陆。”

    她的声音低沉而又疲倦。

    她说道。

    “我没有资格再回去见他了——师父不论怎么惩罚我都是应当的,正因为我对他动心,这都是我的错,我理所应当收到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