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12章 师父你能不能,原谅我?

    “只是若是一切能够重来一次,我只是想要求求他,求求他,再看我一眼可好?”

    “求求他,把我当做从来没有犯过错的那个孩子,再疼我一次……只要一次。”

    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忍住她最后的话语。

    只是她最后的话语,声音很轻很轻,几乎接近于呢喃声一般,听见她低声絮语地说道。

    “求求师父,再爱我一次吧。”

    “如果能够再见到他……他会不会还是恨我这个曾经的徒弟呢?”

    “可是我还是……爱着他啊。”

    她缓缓地仰起头来。她已经很努力了,不想要让自己表现得太过脆弱,只是眼泪还是往下滴落,她伸出手,胡乱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颊,只是声音里头都带了几分浓重的鼻音。

    “还是我不好。让你这个晚辈,看了我这开山祖师的笑话。”

    “你可别喜欢上什么不应当喜欢的人了,那种感觉——是真的……”

    她又停顿了一下。

    间隔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一字一顿,认认真真地说道。

    “那种感觉,是真的很痛很痛的。比一万道利刃加身,还要疼得多——是体验过的人,虽然不后悔,但是也不想要再要体验一遍的疼痛了。而且最疼的,不是自己受苦,是担心自己的喜欢,会对对方造成影响。”

    “如果师父当初没有遇见过,他的人生,应当会更加光风霁月,更加完美无瑕吧?”

    红着眼圈的少女。

    声音之中带了浓郁的哭腔。

    “我是他最大的破绽。是他最大的污点。如果他没有收过我做徒弟,他的人生,是完美的。”

    “可是即便如此,我也希望……哪怕是重来无数次,我还是希望,我能够遇见他。”

    “师父没有我是完美的。可是我如果没有遇见他,我的人生,就是一片黑暗。连哪怕一点点的光都没有了。”

    “我生命里头全部的光彩,都是师父赐予我的。从他带我回冰泉门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快乐,痛苦,我的生命的一切,都只有他。”

    叶念其实听见这番话。

    她有些震撼。她之前,其实也有不能够理解冰泉仙子的部分——但是听见她带着哭腔的话,她心中最深处,某个最为柔软的角落,却好似被人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我的故事,真的我再也不会再告诉任何人了——”

    “如果我飞升之后能够遇见他……”

    “他应当会很讨厌我这个,给他惹了麻烦的徒弟吧。”

    “我只要看他一眼,就心满意足。”

    “他还能认出我么。他还肯原谅我么——我犯下的错,是不是他也觉得无可饶恕,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师父啊。”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意。我只想要追逐他。”

    “我是只对他心动的……傻瓜。他是不是很讨厌我对他的爱意,他是我的师父,我却对他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你别学我。”

    “这么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不该喜欢的人,真的很傻——修炼者都控制不住的心,我简直丢修炼者的脸。”

    她吸了吸鼻子,那模样是真的很可爱,哪怕是叶念都会觉得可爱的程度。

    “这些话,你听过之后便忘记吧,我只是告诉你,有我的前车之鉴,所以宁次斋只有女弟子最好了,这样,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好好专心修炼。我会在上面等你。”

    看着对面的女孩子的影子逐渐消失的样子,她有些发怔,一直等到匕首上头的光芒彻底消失,她还有些醒不过来,这种气氛仍然是凝重的——

    叶念花费了一段时间,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然后她说道。

    “她挺可爱的。”

    鬼妖王不肯说话。

    对面的男人,像是一尊雕塑一般,好似许久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隔了好长好长的时间,叶念方才听见他开口说道。

    “她的确飞升到上界去了,然后她来找过我。找到我的时候,我并没有认出她。”

    “我斩断了情感,斩断了过往羁绊,只是觉得她面容熟悉,却不知道,我对她会有什么特别反应。”

    “我修为比她高。她处心积虑接近我,却因此,让我觉得有些讨厌。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欺辱,却没有出面为她撑腰。我看着她闯阵受伤,也不曾给她半片药草,给她哪怕一粒丹药。”

    鬼妖王的眸光像是钉子一般,仿佛能够狠狠地戳在他的脸庞上头。

    他的声音,是低声絮语。

    听不出情绪。

    但是——却又隐藏了一些,只有他本人才明白的——特别的含义。

    “我看着她受苦遭罪。我想这个修炼者当真是烦人得很。”

    “她却想尽办法,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只是冷眼旁观她不断受伤,她被人折断九条经脉,我也没有出手——有人伤她本源之力,我只是觉得这样的话,她应当不会再出现了吧?”

    鬼妖王忍不住了。

    “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明明是曾经放在心上的人……就应当斩断了情感,就能如此……冷漠彻骨么?

    就算同为,同一界飞升者,也不该如此冷漠。他不是想要圆满,想要完美无瑕么?能够如此冷漠地对她。

    他还算什么圆满,什么完美无瑕!

    但是对面的人,开口说道。

    “她的生命力很顽强。我记得她曾经坠落在烈火原,浑身被烈焰灼烧的时候,她只是看着我,张着嘴,然后告诉我——一点都不疼。那一次,她伤得很厉害,那种痛苦,就如同凡人被火焰烧伤,皮开肉绽。”

    “她捂着脸,说她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

    “我给了她一瓶药膏,她对我笑,说让我别看她。”

    “我见过她很多次受伤,但是她从来不哭。我给她药膏,她的眼泪才大颗大颗地落在伤口里头,那该是一种钻心的疼痛吧,我想大概是的,她张着嘴,开口却问我。”

    “如果她承受过那么多的苦头的话,我能不能原谅她。”

    “我不明白,我该原谅她什么。”

    “我隐隐感觉到,我丢掉了什么。”

    “脑海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丢掉的东西毫无用处。”

    “但是——却又有另外一个声音,让我明白,我丢掉的东西——我必须得找回来。”

    “所以,我下界种下了槐树。等待着。”

    “那个答案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