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40章 不怕死的榆木脑袋!

    鹤夫人显然是也多出了几分怒气,半空之中,传来了她低沉的,强自按捺她自己的怒气的声音。

    “榆木脑袋!”

    鹤夫人显然是气得不轻,所以才会这么说,既然这个少女说服不了,她也不想要再啰嗦了。

    她不知道,紫荆仙帝给这少女下了什么蛊毒!

    才让这少女不愿意离开。

    但是这少女,到底知不知道轻重好歹?

    她如今出声,其实根本就是在拯救这个少女啊,若是没有她出声的话,这个少女,多半会被其他仙宫一起诛杀掉!

    紫荆也是个蠢货!他以为自己能够护得住这个好苗子?

    他拿什么护住她?

    实在是,蠢不可及,蠢到冒泡!

    这种程度的愚蠢,是几乎是要让鹤夫人冷笑的地步!鹤夫人深吸一口气,隔了好一会儿,她方才喃喃地开口说道。

    “你们根本就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紫荆仙帝默然不语。

    他其实明白。

    但是他不会让叶念离开。

    既然当初叶念能够坚定地选择他,那么他就不会放弃。他也知道这些人的担忧,包括白衣青年江柳树所问的每句话,他心里头都一清二楚,他不说而已,并不代表,他对于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紫荆仙帝的睫羽轻微颤动了一下,片刻之后,他方才轻声说道。

    “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不会退缩的。多谢鹤夫人对叶念的青睐有加,但是……既然她不愿意,我想这件事情,也许就此作罢。而至于其他人,你们若是想要动手的话,现在就可以出手了,我等着你们!”

    他这句话,说得沉沉稳稳!

    他的眸光略微抬起。

    注视着对面的人影。

    在婆娑的影子之中,紫荆仙帝很清楚,黑暗之中,无数魑魅魍魉将要现身,但是他心中,居然没有丝毫畏惧。

    而叹气的鹤夫人沉默了许久,方才最终抛下一句话。

    “但愿你不要后悔才好!”

    鹤夫人这句话冷漠彻骨。

    而伴随着鹤夫人的这句话说完——她的人影似乎是逐渐消失,她应当是当真如同她自己口中所说的那般,直接转身离开,再也不理会这些事情了。

    而紫荆仙帝仍然沉默,他站在叶念面前,他的身旁,仿佛在一瞬间有紫色花朵缓缓绽放,而紫荆仙帝整个人,他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座,根本不会消失的雕塑。

    如同山岳一般!

    厚重无比!

    叶念凝望着紫荆仙帝的背影。

    她深深呼吸了一下。突然心头有一瞬间感觉山雨将来的感觉,

    下一秒,果真如同她心中所揣度的那般几乎是在一瞬间,短短的一夕之间,天地风云变色——然后电闪雷鸣。

    法则之力,降临!

    看似好像无人出手。

    但是那是因为,出手的层面,是叶念所看不到的。

    而就在这无声的交锋之中。

    紫荆仙帝他的唇角,却赫然多出了一缕血痕!极为浓郁的血痕,就在他的唇角处,隐隐约约浮现而出的鲜血,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他自己眉眼则仍然是平静祥和的,他伸出手指,轻轻地擦拭掉了他自己唇瓣的鲜血。

    紫荆仙帝眼神温柔。

    他抬起头,看着天穹。

    声音喃喃地说道。

    “还有多少暴风雨?”

    “来吧,一起上。”

    他不畏惧!只要他还在。

    只要他还站在叶念面前,他就可以倾尽一切地为这个少女遮风避雨,因为这个少女坚定地选择了他,所以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少女失望的!

    这是,他紫荆的心意,他既然心存此念,就必定倾尽一切,要将此事做到最好!

    半空之中,又是几道飓风闪电。

    紫荆仙帝的唇角,再度多出几缕血痕来,因为这是大道之争,大道之争,最为残忍冷酷,正因为如此,所以也容不得人有丝毫喘息的间歇,他唇角的血痕逐渐变多。

    他并未出手反击,只是整个人沉默不语,安如山岳。

    风雨仿佛下一刻要吞没一切,天地变色,天穹顶端,有风波落于他瞳眸深处,眸光深处,是破碎开来的天地,细碎的法宝光芒,同样闪耀在他的眼眸深处,这个青年一言不发,却给人很安心的感觉。

    他紫荆仙帝。

    的确是一个真男人。

    不论如何艰难险阻,他可以,完全自己独自扛下来!

    他唇角的血痕逐渐增多。即便是他再厉害。

    但是此时此刻。

    他要面对的,是接近两位数左右的仙帝的大道之攻!

    何其凶险?

    若是一个不慎,他甚至有可能陨落在这里。但是他却不愿意让鹤妇人带走叶念,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孤注一掷了,或许看在许多人眼中,会觉得,他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傻得可怜,但是对于紫荆仙帝自己而言,他既然这样做了,他选择了这样的行为,他就绝对不会后悔!

    ……

    隐匿在高山旁的白衣青年,有些烦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他抬起头看着头顶的这一幕,神色隐隐约约又有几分不忍,犹豫再三,只能低声地呵斥道。

    “笨蛋……蠢货,现在是让你逞英雄的时候么?”

    “我若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个局面,才不会劝你护着叶念……让她被鹤夫人接走,你也不会有事,她也不会有事,不是皆大欢喜么?”

    “现在这样算什么?有一个算一个,跑都跑不了,说不定命都要丢在这里……你以为这样就是英雄好汉了?我呸,这样才是,才是最傻最傻的傻瓜蛋!”

    “谁会如同你这般做事,简直是蠢不可及,笨蛋,大蠢货!”

    这白衣青年显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一直在那里碎碎念,念念叨叨的样子,其实倒是颇为可爱的,而这白衣青年念叨了好一会儿,却突然陷入沉默,隔了好一会儿,这白衣青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的声音很轻很轻。

    “大笨蛋……不过这样也挺有安全感的。永远不会放弃么……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紫荆这一次会不会创造一个罕见的奇迹了……”

    这白衣青年,一边这样念叨着,同时眼底再度浮现出几分淡淡的无奈来,他伸出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声音很轻很轻。

    “不过说穿了……你这样做,也是符合你的本心的吧,虽然危险了一点,但是若是不这样做的话,你也就不是那个紫荆仙帝了啊……”

    这白衣青年的声音逐渐低沉下去,隔了好一会儿,这白衣青年方才再度缓了一口气,低声喃喃地说道。

    “也许……有的时候,也需要这种,不顾一切的傻瓜?”

    “可是你这样做,我怎么冲上去救人,你搞得这声势太大了啊!”

    赞赏归赞赏,该苦恼的事情,还是继续得苦恼下去。

    这白衣青年愁眉苦脸地叹气。而他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旁,多出了一个蹲在地上的短发少年。

    这白衣青年吓了一跳,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短发少年,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这个短发少年,头发是真的很短,几乎接近于板寸的发型了。但是他的脑袋圆溜溜的,所以这样的发型,在他的头上,却居然很奇特地让人觉得很好看。

    而且这少年。

    有一双明亮得宛若天穹之上星辰一般的眼睛。他穿着一身灰不溜秋的破布袍子,看了他一眼,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大步地走上前来,在他肩膀上头拍了拍。

    “别担心么,天塌不下来的。”

    这白衣青年江柳树,居然觉得,这安慰自己的灰衣少年,给他几分,分外眼熟的感觉?

    他眨了眨眼睛。

    此人……

    等等。此人不是跟着叶念一块代表紫荆仙宫进入四灵秘境的那个神秘少年么?

    这少年不知来历,他现在还没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