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41章 一棍疯魔,仙帝退避三舍

    “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发出灵魂质疑!而这个少年则是扭过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也有点奇怪,好似他的这个问题,问得十分可笑似的,然后江柳树就听见这少年说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我当然要在这里啊!”

    江柳树的眼神古怪地盯着这灰衣少年看!这灰衣少年被他盯着,他说道。

    “我留下来,是要解决问题的。”

    这白衣青年听见他的这句话,眼神愈发古怪了,那句大言不惭就在嘴边,险些脱口而出,他随即深呼吸了一下,他很想要质疑一下眼前的灰衣少年,主要是想要问一问他,他有什么本事,可以解决问题,不过话到了嘴边,又被他自己吞咽回去。

    这灰衣板寸少年。

    一直给他一种古古怪怪的感觉。

    他也说不好。但是反正这种感觉,跟普通的修炼者肯定是截然不同的。

    江柳树盯着他看,而这灰衣少年却突然笑了起来,他抬起头看着天穹之上,好似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也太欺负人了。看起来,是不能不管了。”

    江柳树瞪着他。

    “欺负人?不能不管?”

    “你怎么管?你拿什么管?”

    江柳树很质疑对面的人!

    他觉得这个少年,根本没有管的资本!而对面的灰衣少年,仍然是平平静静地笑了起来,他看着对面瞪大眼睛的白衣青年,然后朝着江柳树挥了挥手。

    “你还挺有趣的。记得替我保守秘密啊,别让叶念知道。”

    江柳树仍然双眼迷茫。

    别让……

    叶念知道?

    别让叶念知道什么?

    江柳树完全懵掉了!

    不过他方才,好像看见了那个灰衣板寸少年,他的后背的地方,好像背了一根……好像铁棍一样的东西?

    那就是他的法宝么,一根铁棍?

    看上去倒是普普通通,拿着这样的东西,他能成功?

    江柳树觉得实在是担忧无比,这不是,这不是明目张胆地闹着玩么。

    ……

    天穹之上,那些仙帝谈笑风生。他们觉得紫荆仙帝非要坚持维护叶念这一点,觉得有点可笑。

    而他们是不可能,让叶念这个好苗子。

    留在紫荆仙宫的。

    可能他们杀不了紫荆,但是斩杀一个刚刚到达金仙境界的少女,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么。

    他们也看出了,叶念的修为到了金仙境界。

    但是那又如何,在仙帝面前,不论是金仙,还是灵仙,其实都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而已,只要他们想,随时都可以一掌拍死对方。

    所以这些仙帝才会如此的平静,他们完完全全是有恃无恐!

    这些仙帝根本不把叶念放在眼中。

    紫荆虽然厉害。

    但是他们联手,紫荆又能够撑下来多长时间?

    正因为意识到这大势对于他们有利,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有恃无恐,就等着秒杀掉紫荆身后护着的少女而已。

    这种争斗。

    说上去惊心动魄,但是对于他们而言,也不过是顺水推舟,借势而为,他们的强大,斩杀一个金仙少女,实在是太容易了。要怪,就该怪她的愚蠢,她若是跟着……

    若是跟着鹤夫人离开。

    也不会遭遇此劫。

    只能说,此女的愚蠢,最终害了她自己!

    众人在心中是这样想的,这种心思直接浮现在他们的面容之上,他们谈笑风生,肆无忌惮地议论着,该如何秒杀叶念。

    而叶念的眸光平静地凝望着自己身前的紫荆仙帝,她眼瞳深处,犹有神光点点浮动。

    她不知道。

    这场搏杀何等凶险。

    但是叶念心中,却有一种直觉,告诉她。她不会输,哪怕是再凶险的搏杀,她也绝对不会输!

    天穹顶端的仙帝们,仍然在利用各自的大道,想方设法地给紫荆仙帝的道心之上造成伤痕,若是能够一箭双雕,直接对付了紫荆仙帝,想必也是极为痛快无比的事情。

    所以他们下手一个比一个狠厉。

    但是就在此时此刻。

    他们的面前,却突然浮现出了一根,平平无奇,看上去毫无特色的普通铁棍!但是就是这根平平无奇的普通铁棍,几乎是一瞬间浮现在他们面前,甚至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这根铁棍就瞬间迎风起势,然后在他们面前摇动了几下。

    瞬间放大了无数倍。

    然后。

    这根铁棍,一瞬间狠狠地砸了下来!

    ……

    这根铁棍砸下来的那瞬间,简直是地动山摇,让人感觉到诧异到不敢置信的地步——一根铁棍,居然能够拥有这样可怕的威力么?

    但是这却又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这根铁棍不给人任何思考的时间,而且上头也没有任何的法则之力。

    问题偏偏出在这里。

    如此普通,毫无特色的一根铁棍。

    他们居然……就是抵挡不了!

    让人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任凭他们如何法宝齐出的好,任凭他们如何动用法则之力也罢,但是这毫无特色的一根铁棍,狠狠地砸下来的瞬间,根本让人无法喘气,有一种宛若泰山压顶的绝望感觉!

    头顶仿佛一瞬间都感觉到了轰鸣声,感觉像是被铁片狠狠挤压着胸膛,让人喘不过气来,这些仙帝,震惊地看着这根铁棍,脑海之中,也好像是被这根铁棍搅动得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鬼?

    所有人的心中,立刻一瞬间涌动而出这样疯狂的念头!

    而这根铁棍,仍然不给人任何犹豫地落下,打得人彻彻底底六神无主。

    这甚至让这些仙帝觉得有点可笑,也完完全全意料不到——怎么会如此呢,是啊,怎么会如此呢,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无可违逆,让人根本反应不及的地步,那根铁棍。

    完全横扫千军!

    这些仙帝都被这一幕震惊,许久才有了进一步的反应,而第一瞬间的直觉下意识带来的反应呢,则是想要后撤,让其他人来分担自己的沉甸甸的压力。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从铁棍之后。

    则是突然跳出了一个灰袍少年。

    在场这么多人,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灰袍少年到底是如何出现的,这个灰袍少年,就好似这样突然跃入众人的视线范围之内,然后这灰袍少年笑眯眯地抬起头来,他的声线极为清朗,混合了一点淡淡的自信恣意。

    站在那里。

    好似天空清朗。

    天光浮动,明亮日光照耀在这灰袍少年身上, 让人着实感觉到过目难忘,而少年则是施施然地抬起头来,一句话说得气定神闲,却又自信无比,这少年直接开口说道。

    “你们想要欺负她?”

    “我不许。”

    这少年出现得实在是太突然了!

    而且他一句话,说得也是太随意了些,只看着这个少年,笑眯眯地半抬起头来,然后他好似在一瞬间打了一个响指,他指尖,好似一瞬间掠过浮动的闪电——而那根漆黑的铁棍,再度重重地,不顾一切地砸了下来!

    那铁棍,来势汹汹,少年眉眼慵懒,神色更加平静,他眼底涌动的,好似明月大江流,然后这少年认认真真地说道。

    “欺负我想要保护的人,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事情,我想要护着的人,谁也伤不了!”

    下一刻。

    铁棍再度落下,好似石破天惊!

    感觉天地都因为这一棍,在一瞬间陷入沉寂!

    这少年的声音却略微扬起。

    “我想要保护的人,谁也伤害不了。”

    前一句。

    是宣言。

    后一句。

    则是事实!

    这少年凭借他这惊人的一棍,让人退避三舍,不敢再同他对敌丝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