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63章 少年人,心存勇

    她心中存了这样的困惑,自然便要问出口。

    而听见叶念这么问。

    对面的人,则是说道。

    “龙渊我当然认识他啊。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甚至还没有遇见龙女,我看那龙女,也注定是他的劫难吧,我原本以为,他是可以飞升到上界的……”

    “毕竟他也是天资绝顶的存在了。不过说起来,能够成就仙帝之位的,又有哪一个,不是天资绝顶呢?”

    这一点。

    倒是真的。

    能够成为仙帝的。

    的确都是天资过人,气运滔天。

    但是走到这一步,也并不意味着从此之后就能够高歌猛进,照样会面临许多困难考验。

    对面的这个囚徒,大概是对于龙渊仙帝了解很深吧。

    所以他特别的不知不觉。

    话语都说得多了很多。

    “其实龙渊仙帝,之前是没有感情的存在。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心中只有修炼。”

    “他从来没有把感情放在第一位。”

    “遇到那龙女之后,他大概才彻底打破了自己的原则,从而深陷进去。甚至最后愿意用自爆来成全。不过,那龙女也最终追随他而去了,感情都是相互的啊……如果告诉当年的他。”

    “他会爱上一个异族,而且爱得死去活来,甚至为了那个异族,不惜牺牲掉他自己的生命。告诉他这样的事情。”

    “我揣测。他多半也是根本不会相信的吧?”

    “谁会相信呢?”

    叶念听见对面的男子的声音。

    很轻很轻。

    喃喃的。

    像是风吹过。

    “不过他最终既然做出了那样的选择,想必。也是根本没有后悔过丝毫的。不论如何来说,都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年少的时候的想法,未必会持续一生。人年少时候的想法,多多少少都会改变的。”

    这男子的话语。

    说得极为让人心动。

    叶念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她说道。

    “是啊。人年少时候的想法,未必会持续一生,所以,一方面要心意笃定,一方面,又要随心而行。”

    “但是,这样从来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啊。”

    她的语气。轻飘飘的。

    好似一片从天而降的羽毛。

    对面的人说道。

    “你如今也到了金仙,我想,一些关于大罗的事情,甚至关于仙帝的事情,都可以提前对你说一说,就是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

    而叶念听见这男子这么说。

    她想了想。

    说道。

    “但闻其详。”

    这男子盯着叶念看了一眼,然后他说道。

    “你得知道,仙帝是怎么来的。”

    叶念先是一怔,随即不假思索地说道。

    “当然是修炼来的。”

    这件事情。

    她没有任何犹豫。

    而对面的男子点了点头,他说道。

    “理论上是如此,仙帝的确是修炼来的。但是——”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他说道。

    “那么多修炼者,那么多大罗,为何仙帝的数量如此之少,当然,仙帝的天赋毋庸置疑,都是很高的,但是拥有极高天赋的人很多很多,为何只有那些仙帝最终成功突破,这是许多大罗,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的问题。”

    “而你去问仙帝。他们为何能够突破到仙帝。”

    “其实大部分仙帝,也说不清楚到不明白。”

    “甚至。仙帝之中。也有一部分资质平庸的存在。”

    “你一定遇到过。”

    仙帝之中。

    也有资质平庸的存在?

    叶念本来一顿。

    想说怎么可能。

    但是转念一想。

    好像这句话,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仙帝之中资质平庸的问题,她居然好似真的见到过。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天音仙帝绝对能够算一个了。天音仙帝,就是仙帝之中资质不那么出彩的存在,这件事情,好像她自己都是承认的。

    但是她也顺顺利利突破到了仙帝?

    这么说。

    好像当真是一门玄学。

    叶念一瞬沉默。

    而听见叶念沉默,对面的这个囚徒说道。

    “仙帝需要的并非修为高低。甚至有的时候,悟性,天赋,都不是最重要的。这些不是不重要,但是有的时候——选择大过于努力。”

    “仙帝,有一个条件。是能够,入门某条法则。”

    “这个条件,经常被忽略,但是在我眼中,是最重要的,甚至决定了你的未来,成为仙帝之后的高低,甚至是仙帝之后的道路,都同这一时刻冥冥之中的选择有关,可以说,绝对是马虎不得!”

    这囚徒说得郑重,煞有其事。

    而叶念听见他这么说。

    少女睫羽一颤。

    她心头则好似涌过风雪漫漫,片刻她说道。

    “所以选择大过于努力?”

    对面的人谨慎地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

    “虽然未必是绝对,但是也可以这么说。”

    选择大过于努力——这少女的神色冷静,她说道。

    “所以,如何确定自己适合的法则之道是什么,如何入门?”

    这件事情。

    还没有那么容易。

    对面的囚徒。

    思忖片刻,然后他说道。

    “入门某条法则可以。”

    “但是……这种机遇,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许多大罗也是丝毫摸不到门槛,这只能说,是某种冥冥之中的东西,有的人,也许看见一片雪花飘落,就能够领悟冬之道。而有的人,看见雪花坠落,领悟的却是风之道,重力之道,速度之道……拥有各种可能性。”

    “实在是不可能一概而论。”

    “而更多的人。”

    “看见雪花坠落,只会缩一缩脖子。”

    “然后说。”

    “真冷。”

    “这就是区别。”

    叶念听见他这么解释,先是一怔,随即感觉到了几分淡淡的无奈,他这样说,跟没有说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囚徒说道。

    “不过。虽然说,大道三千,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就好。但是也总有人天赋异禀,能够感悟到多条大道。”

    “在这种情况下,总有人,选择放弃那种比较艰难的,为了图能够快速突破,选择更加简单的道路。这种做法,当然也无可厚非,但是往往会堵死自己的后头的道路,选择这样做的人,不少人都后悔了。”

    “许多时候。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并不是好事情。尤其是少年时。少年时,就该一往无前。”

    “留有退路。”

    “便欠缺了三分心气。大不了从头再来,东山再起。”

    “但是若是心境上缺了一个勇字,那便是永生永世,同成功无缘了!”

    这算是他的。

    人生感悟了!

    他语重心长地告诉叶念,何尝不是他自己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