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王妃又下毒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03章 宫九歌以后我养你(全文完)

    老头再次上前为她探脉:“她体内的蛇毒和幽冥草之毒已经清了不少,不过这次这两种毒激发了她之前的寒毒,你之前的封印被破除了。”

    男人皱眉,想办法再帮她封印。

    “你别想再为她封印,寒毒已经激发,你封不住的,而且你的身体也不容许你再次动用灵力。”似是知道他想什么,老头冷哼一声,“若是不想今年就死,还是好好养着吧,否则就算把她救回来,你也没多少时日陪她了。”

    男人闻言眼底满满都是悲凉之色。

    看他这副样子,老头心里微微泛疼:“就算是为了她,你也多保重保重身体吧!”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现在最在意的就是床上这丫头了,为了她这是连命都能不要了。希望这丫头待他也是真心的,为了这丫头,他或许还会想要努力活下去。

    男人怔怔地看着脸色有所好转的龙小七,唇角微微上扬:“这次谢谢了。”

    “老头我上辈子一定欠你的,要不怎么这辈子尽为你操心了。”老头无奈地轻叹了一声,便从窗子飞了出去。

    男人轻轻为龙小七拭去唇角的血渍,抱着她昏昏沉沉地闭了眼。

    龙小七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到自己再次从那开满鲜花的山谷回到了那冰山雪海,她怎么跑也跑不出漫天冰域。

    龙小七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

    感觉自己被一团温暖包围着,龙小七舒服地蹭了蹭。

    “你这女人是要把我磨疯啊!”嘶哑的性感声音伴随着那丝丝的酥麻感觉吹到耳里,龙小七的脑袋多了一丝清明。

    她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入眼的便是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见她终于醒了,宫九歌唇角微微上扬,爱怜地在她发懵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再不醒,我怕我会直接在梦里就把你给办了。”

    听了这话龙小七这才反应过来那一直顶着她的炙热是什么,顿时忍不住尖叫一声:“啊!”

    看着她炸毛一样,又叫又跳,宫九歌忍不住笑起来。

    还是充满活力的样子适合她。

    外面灵鹫和玉鹤听到叫声,一起冲了进来,却是瞬间傻眼了:“殿下,夫人!”

    之前还奄奄一息的夫人,这会儿正坐在殿下身上,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看着傻眼的灵鹫和玉鹤,龙小七这会儿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每次丢人的样子都会被这两个家伙看到。

    龙小七龟缩一样,将自己缩进被子。

    宫九歌好笑地将她搂到怀里,然后瞪向灵鹫和玉鹤:“还不出去。”

    “是。”两个回过神来,连忙垂眸敛目地退出了房间,还贴心地为两人关好房门。

    “看样子夫人是没事了。”玉鹤想到刚刚的情景,提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下了。

    灵鹫挑眉:“岂止是没事,我看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都能揍人了,哪里还有什么毛病,倒是可怜了殿下,又得挨揍了,不过看殿下那样子也是乐在其中,从什么时候开始殿下喜欢挨揍了?

    屋里,龙小七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趴在宫九歌怀里,顿时又要闹了。

    “别闹,让我好好抱一会儿。”宫九歌紧紧抱着她,哑声说道。

    听到他那无比眷恋的声音,龙小七的身子瞬间不动了,愣愣地趴在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你知不知道你这次有多危险?”好半晌,宫九歌才开口,却不是责备,而是满满的心疼。

    龙小七灵动的眸子晃了晃:“我睡了很久吗?小绿的毒其实很好解的,只要他的唾液就能解。”

    她当初也是因为自信能解小绿的毒,才会为她吸毒的。

    “她不只中了小绿的毒,还有幽冥草的毒。”宫九歌解释。

    “幽冥草?”龙小七想到什么,倏地抬眸:“我知道了,一定是那杯酒里有毒。”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喝酒的时候翠心表情那么奇怪了。

    “你说酒有毒?”宫九歌也明白什么地皱眉问道。

    “恩。”龙小七点头,解释道,“她当时也给我倒了一杯,我没喝,毒也不是我下的。”

    “我知道。”宫九歌安抚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应该是她自己下的毒,想要陷害你,还好你没喝那杯酒。”

    虽然她为她吸毒也中了幽冥草之毒,不过她体内的幽冥草之毒却是不多的,如果她当时喝了那酒,她怕是会更加危急。

    龙小七皱眉:“她怎么样了?”

    “听说流产了,至今还在昏迷。”宫九歌冷淡道。

    孩子到底还是没保住,龙小七有些难过地垂下眼眸。

    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虽然还是个为成型的孩子,但始终是一个生命。

    两人正说着话,灵鹫便焦急道:“殿下,诸葛将军来了。”

    宫九歌倏地眯起眼,然后看向龙小七:“我出去,你别出来。”

    “不,我跟你一起。”龙小七晃了晃脑袋,那个人武功不错,她不能让他单独出去见他。

    宫九歌见她坚持,便扶着她出去。

    诸葛戎一看到宫九歌扶着龙小七出来,眸光倏地一凛,举起长剑就朝龙小七刺了过来。

    龙小七皱眉刚要出手,就见宫九歌突然挥手。

    “轰”的一下,诸葛戎瞬间被打飞了出去。

    “噗……”诸葛戎重重跌到地上,猛地喷出一口老血。

    诸葛戎都忘了痛,震惊地看着宫九歌说不出话来。

    不仅是诸葛戎,还有龙小七,灵鹫玉鹤,甚至急急赶来的宫振威和太后等人。

    他竟然会武,而且还那么厉害!

    “你……”龙小七也一脸呆滞地看着宫九歌,突然意识到在林子里那个戴面具的男人是谁了。

    宫九歌安抚地看了她一眼,才抬眸看着宫振威:“龙儿没有害过那个女人,是那个女人自己下了毒,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作的孽,是她自己自食恶果。”

    宫九歌只跟宫振威解释,其他人一概不理,说完,打横抱起龙小七便要走。

    宫振威见状顿时急了:“你要去哪儿?”

    宫九歌再次看下他:“我早就说过我对皇位没兴趣,而且你喝了我的血,至少近几十年之内不会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宫九歌说完便继续往前。

    龙小七还懵逼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灵鹫和玉鹤呆滞了下,也连忙跟了上去。

    殿下这是要带夫人离开皇宫,不行,他们得跟着啊。

    “站住!”见宫九歌要走,宫振威更是急了。

    太后也让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宫九歌冷笑:“你以为你这些人能拦得住我?”

    宫九歌袖袍一挥,那些人瞬间便倒飞了出去。

    宫九歌抱着龙小七便飞出了那高高的宫墙。

    灵鹫和玉鹤见状也有样学样地跟着飞了出去。

    “老九你回来!”宫振威急得朝着宫九歌的背影大喊,可是他却头也不回。

    那身影消失,宫振威顿时便吐出一口血。

    “皇上!”众人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旁边太后也是气急攻心,猛地吐出一口血,很快头发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起来,皮肤也瞬间从吹弹可破变成了老巫婆。

    “啊!”宫女太监们看到太后这模样全都疯狂尖叫起来。

    太后察觉到什么,也是疯了一样不可置信地尖叫。

    这边宫里一团糟,那边宫九歌已经抱着龙小七出了城。

    灵鹫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马车,驾到两人面前:“殿下,夫人,上马车。”

    宫九歌抱着龙小七便上了马车。

    龙小七窝在宫九歌怀里半天,才愣愣抬眸:“我们要去哪儿?”

    “去玉清门好不好?”宫九歌看着她问道。

    龙小七这会儿倒是不再排斥玉清门了,笑着道:“好,师父应该会喜欢你的。”

    其实她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喜欢他,但是她喜欢了他,师父那么疼她,必定也是喜欢他的吧。

    “那我们以后就不回来了?”龙小七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远的皇宫皱眉道。

    “不回来了。”宫九歌语气坚定。

    他已经厌倦了这里的生活,他们给他的养育之恩,他也早就用血还清了。

    龙小七顿时便又高兴起来:“那以后你都住在玉清门,我跟师父说,他一定会收留你的。”

    有了他的玉清门,或许就不那么寂寞了吧。

    宫九歌看着她笑道:“我已经让老师去向你师父提亲了,等我们到了玉清门就成亲。”

    龙小七闻言脸色一红,不过倒是也没矫情:“好。”

    见她答应,宫九歌顿时便高兴了,抱着她亲了亲。

    龙小七窝在他怀里,想到什么问道:“你是怎么会武的?”

    “一直都会,偷偷学的。”其实他一直都会武,而且武功很好。

    “那你师父是谁?”

    一个修为很高的大师。

    “那他有我师父厉害吗?”

    宫九歌想了想:“或许差不多。”

    龙小七顿时精神了:“那我能见见他吗?”

    宫九歌笑起来:“若是有机会,带你去见他。”

    “哎呀,糟了!”龙小七想到什么,顿时便激动地喊了起来:“柜子里还有我藏的一万两银子呢。”

    宫九歌哭笑不得:“你储物袋里不是有很多银子了。”

    龙小七一想自己储物袋里还有巨额财产,顿时也就不心疼那一万两银子了:“这些银子应该够我们花了,宫九歌以后我养你。”

    “好。”宫九歌十分实用这样吃软饭的状态。

    “马上要回玉清门了,我还给师兄们带了很多礼物,不知道师兄们有没有回玉清门。”龙小七又开始从储物袋里掏礼物了。

    宫九歌已经可以想象到她的师兄们收到她的这些礼物的表情了。

    一路上,龙小七都喋喋不休,宫九歌一直十分耐心地听着。

    有她,这大概便是最完美的人生了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