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元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四十章 意料不到的结局

    当秦莲闯入黑色铁塔时,她就察觉到眼前景象变幻,待得再度凝神时,便是发现自身处于一座战台之上,战台宛如青玉所铸,极为的辽阔,而在战台的四周,有着一座淡淡的光罩垂落下来,将四周覆盖。

    显然,此时的她,已经身处铁塔内部的一层之中。

    秦莲脸颊不起波澜,凌厉的眸子盯着前方,那里的虚空微微波荡,一道身影也是浮现出来。

    正是那赤云剑派的张乘风。

    “早就听我那计虎师弟说了,秦莲姑娘实力强悍,看来今日我是要倒霉了。”张乘风盯着秦莲,笑着说道。

    然而面对着他的这些话语,秦莲却是丝毫没有要搭话的打算,纤细小手一握,那赤雀大刀便是闪现而出,刀刃上有寒芒流转,引得虚空微微动荡。

    轰!

    在其体内,更是有着惊人的源气爆发开来。

    三轮琉璃大日在身后虚空若隐若现,源气风暴肆虐,带来了可怕的威压。

    “二十一亿左右的源气底蕴...”

    那张乘风见状,眼瞳也是微微一缩,对方的源气底蕴比他足足多了两亿,这是一种极为不小的差距,因此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能够跟天阳榜第六交手,倒算是了了我一桩心愿!”

    不过张乘风也是非泛泛之辈,他心中虽然凝重,但却并没有畏惧,他双掌合拢,然后缓缓的拉开。

    只见得赤红源气在掌心中蔓延,渐渐的形成了一柄燃烧着火焰的三尺长剑,剑身上,铭刻着诸多火焰纹路,灼热的温度释放出来,引得虚空扭曲。

    嗡!

    赤红源气爆发而出,在其身后同样是有着一轮琉璃天阳若隐若现。

    不过,即便同样是琉璃天阳,但其间显然也是有着高低之分,最起码,从源气的雄浑程度来说,秦莲要比张乘风强不少。

    砰!

    秦莲眼神凌厉,手掌握紧赤雀刀,下一瞬间,只听得源气轰鸣,她的身影已是化为一道赤光暴射而出,其速如奔雷,那张乘风仅仅只能见到眼中赤光一闪,然后便是察觉到一道赤红刀光带着清澈雀鸣,狠狠的斩下。

    刀光掠过,虚空震裂。

    张乘风不敢怠慢,燃烧着火焰的剑光也是陡然迎上。

    铛!

    刀光剑光硬碰,有着滔天火苗溅射开来,焚烧虚空。

    不过硬碰间,秦莲娇躯纹丝不动,反而是那张乘风身影有些狼狈的倒射而出,手中火剑隐隐的有些哀鸣声,显然是不敌秦莲凌厉攻势。

    两亿源气底蕴所带来的差距,在此时显露无疑。

    唰!

    秦莲一刀得势,修长的长腿微微一曲,火焰在身上炸开,而她的身影却是如鬼魅般的消失。

    嗡!嗡!嗡!

    漫天赤红刀光从天而降,直接是笼罩了张乘风所有的退路。

    “小圣术,赤云剑光!”

    张乘风将体内源气疯狂的爆发,剑光席卷,那些剑光凝聚,仿佛是层层赤云,赤云翻滚,对着秦莲笼罩而去。

    这赤云剑光乃是赤云剑派的招牌源术之一,一旦施展,剑光如云,层层叠叠,如果被卷入其中,便是如深处天火肆虐中,难以逃脱。

    显然,这张乘风也没有任何要试探的意思,一出手,便是倾力杀招。

    赤云剑光笼罩而来,秦莲眸子微眯,下一瞬间,她身后那长长的马尾陡然炸散开来,青丝化为赤红之色,长发飘荡,倒真是如那赤雀一般。

    “小圣术,赤雀舞!”

    她的嘴中,有低吟声响起。

    唳!

    只见其莲步踏空,娇躯旋转,赤红源气喷薄,手中赤雀刀猛然斩下。

    那一斩,似是赤雀轻舞,以滔滔燎原之势,狠狠的斩入那赤云之中。

    嗤啦!

    虚空似是有着被撕裂的声音响起,刀光落下,只见得那连绵赤云竟是在此时被生生的斩裂开来,甚至于下方的青玉地面,都是出现了一道长长的痕迹,只不过那青玉似乎是具备着某种力量,痕迹很快消失,恢复原样。

    噗嗤!

    但那张乘风却是没这般力量,那道赤雀刀光在斩裂赤云后,所余之力,直接是斩在其胸膛之上,当即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躯狼狈的搽着地面倒飞出千丈。

    双方交手不长,但这胜负,却已是颇为的明显。

    与此同时,在那铁塔之外,无数道视线望着这般战斗,也是发出了低低的哗然声。

    从先前的交锋来看,第一场争斗,无疑是秦莲将会取胜。

    而在天渊域这边,也是爆发出了诸多的欢呼喝彩声,众多天阳境强者与有荣焉的样子。

    “不愧是秦莲师姐。”木幽兰也是松了一口气,在天渊域四位天阳境扛鼎者中,她的实力算是最弱,如果她对上那张乘风的话,其实也没多少的胜算,所以秦莲能够干脆利落的取胜,倒是能够大大的提升士气。

    周元没有出声,他目光看了一眼远处五大联盟所在,那边倒是没有什么动静,可意想之中的慌乱也并未出现,那种感觉,仿佛早就有所预料一般。

    他眉头紧皱起来,对方,究竟在想什么...或者说,是认命了吗?

    ...

    赤红长发飘舞的秦莲身躯缓缓的落下,手中赤雀刀轻摆,她眼神冷冽的盯着远处整个胸膛都险些被劈开,显得极其血腥与狼狈的张乘风。

    “咳,不愧是天阳榜第六,果真是厉害啊。”张乘风抹去嘴角的血迹,咧嘴笑道。

    秦莲依旧不答话,长发飞舞的她,缓步走出,手中刀锋拖过地面,留下黑色的灼烧痕迹。

    “我知道有你秦莲在的这场,五大联盟中没有天阳境能是你的对手,包括我。”张乘风继续说道。

    “或许你们所有人都会以为你这一场会赢得干脆利落...呵呵...”他嘴角的笑容有些诡异起来。

    秦莲眸光寒光陡然大盛,她速度猛然暴涨,化为一道赤光,直接就要将那张乘风斩杀,结束争斗。

    “但是秦莲,你赢不了我的!”

    他狞笑着,只见得那伤口处的血肉竟然是蠕动了起来,然后似乎是有着什么东西从其血肉中钻出来,那竟然是一些染着血的符文,这些符文在钻出张乘风的血肉中,便是迅速的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颗染血的光球。

    一种令人心悸的力量从中散发了出来。

    那符文光球仿佛还在微微的跳动,诡异异常。

    虽然明知道那符文光球极为的危险,但秦莲脸颊依旧冰寒,赤雀刀凶狠斩下,身后琉璃大日大放光明,滔滔源气直接是引得虚空震荡。

    轰!

    然而,尚还不等那刀光落下, 符文光球之上的血光便是蠕动起来,下一瞬,一股恐怖的力量喷薄而出,虚空都是开始扭曲。

    轰隆!

    铁塔之外,无数道目光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

    那股力量太过的恐怖,竟直接是生生的将战台周围覆盖的光罩都是撕裂开来。

    砰!砰!

    两道身影自塔内暴射而出,最后接是摔在风雨湖湖面上,砰砰的砸出了一个个水坑,足足数千丈后,方才狼狈无比的停了下来。

    噗嗤!

    秦莲稳住身影,一口鲜血自嘴中喷出。

    她双目喷火的望着远处,那里的张乘风如同烂泥般的躺在水面上,整个身体几乎是被撕裂,面色惨白得犹如将要死去。

    不过即便是重伤成这样,但那张乘风却是冲着秦莲咧嘴笑着。

    秦莲脸色铁青。

    当然,面色铁青的不止是她,郗菁,玄鲲宗主他们的面色也是在此时变得阴沉下来。

    秦莲与张乘风双双被震出铁塔。

    虽说张乘风只剩下半口气,但结果却是没有多少的变化。

    也就是说...

    这场本该他们天渊域干脆利落取胜的第一局,最终...竟然是平局收场!

    这奇物之争,终归还是出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