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元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防线破碎

    当圣族的圣者开始出现时,周元瞬间就感觉到压力倍增,原本按兵不动的颛烛等另外九位圣者,也是再无法保持旁观,而是陆陆续续的尽数投入到了前线次空间的防守之中。

    只是最前方的防线,囊括了上百座次空间,而周元需要坐镇居中调度指挥,所以颛烛九位圣者就只能不断的奔走于各处次空间,四处救火。

    而能够引得他们出动的,自然便是圣族的圣者。

    圣者间的战斗,或许能分胜败,但要分出生死却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因为圣者的生命力太过的顽强,而且又各自有着诸多的保命手段,所以除非双方间的实力真是差距太大,不然就算失败了,那也是有着脱身之法。

    所以,颛烛等九位圣者在这段时间中,虽说屡屡与圣族的圣者交手,其中有胜有负,但所幸并没有折损,甚至于连最外围的防线都尽数的保了下来。

    但对于这种情况,周元并未感到轻松,反而心头更为沉重,因为自己这边同样没有留下对方任何一位圣者,而是任由他们自由来去。

    而这些圣者一回去,自然会将这边的情报也带走,或许要不了多久,圣族那边就会摸清楚他这里的虚实。

    按照周元所料,当他这边底子被摸清楚时,圣族就会开启最为猛烈的进攻,那个时候,他这边的防线,就将会被撕裂得千疮百孔。

    这种被动而劣势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可没有办法,圣族的整体实力本就胜于诸天,而苍玄天这边的防御力量更是诸天中最差的一环,他们所能够做的,也就是尽可能的多拖延一点时间。

    呼。

    周元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眼神有些发狠的盯着面前光幕最外围的光点,咬牙道:“狗,娘养的,要来就来吧!”

    于是,圣族最为猛烈进攻,就在十日后爆发了。

    这一次圣族进攻的规模,远超此前的任何一次,颛烛等九位圣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圣族出动的圣者尽数的纠缠住。

    周元面前的光幕之上,有涟漪不断的绽放,他紧咬着牙关,眼中有着血丝在攀爬涌动,因为此时那最外围的次空间,几乎全部都变得血红起来。

    这种情况持续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周元瞳孔猛然一缩,因为他见到,一颗血红光点在此时突然的黯淡了下去。

    光点的黯淡,代表着那座次空间已经陷落。

    而随着那第一座次空间的陷落,这犹如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在接下来短短四五日的时间中,那外围防线的一座座次空间开始接二连三的黯淡,那种陷落速度,足以表明圣族的攻势是何等的猛烈。

    周元眼中血丝越来越浓,那一刻他甚至都要忍不住的出手前去支援,但最终还是被他强行的克制了下来。

    因为他这里更为的重要。

    不仅是这里需要他来指挥,调动,而且这座海域空间算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中枢点,这里的战略位置,远比前方陷落的那些次空间要强得多。

    前方次空间陷落,顶多只是让得圣族推进速度加快一些,可如果他所在的这座空间被占据陷落,那么圣族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苍玄天!

    所以他必须坐镇于此,哪怕最后此处要陷落,他也要提前将这座空间摧毁,免得此处成为了圣族进攻苍玄天的跳板。

    于是,无法动弹的周元,只能坐在此处,眼睁睁的看着那外围的防线不断被摧毁,一座座次空间不断的黯淡。

    在圣族这种推进速度下,半个月之后,周元面前那光幕之上的原本如蜘蛛网般的光幕,此时已是尽数的黯淡。

    其中唯有一颗依旧光亮璀璨,正是代表着他所在的这座海域空间。

    除此之外,周元经营了大半年时间的防线,彻彻底底被撕裂了。

    ...

    “局面可真是难看啊...”

    周元长身而起,他的神色有些怅然,这一面的防线,他算是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可当圣族真正全力推进的时候,他这些防御,仅仅支撑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圣族根本没有玩什么花里胡哨的手段,完全就是凭借着强悍的实力一路碾压,推进。

    而这,最是让人感到一种无力。

    周元身旁,颛烛等九位圣者也是沉默无言,此前半个月,他们也经历了一场场的大战,如今大半的人,浑身涌动的圣者伟力都是有些许凝滞感,那是因为身上有伤势的缘故。

    他们虽说没有折损,但却因为各种原因,被圣族的圣者所击伤,不过好在并不算大碍。

    周元目光望着岛屿的其他方向,此时岛屿四方,都是有着不少的人影凌空而立,这些正是此前跟随他而来的苍玄天法域强者。

    原本他们分散于各处次空间防御,可现在随着那些次空间陷落,他们也再度聚集于此处了。

    看得出来,人数比最开始少了一些。

    在众人中,周元再度见到了大半年未曾碰面的李纯钧,楚青,左丘青鱼,李卿婵等人。

    如今的他们,神色比起以往都是要显得凌厉许多,气势间涌动着一股遮掩不住的煞气。

    即便是曾经最为纯真的绿萝,如今也是变得沉默许多,那原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流露着薄薄的冷冽之气。

    他们以往不是没有经历过历练,但那些时候与眼下这种残酷战争相比,还是欠缺了一些火候与气氛。

    周元收回目光,然后环视众人,那一道道视线也是汇聚在他的身上,其中有尊崇,敬畏以及茫然与忐忑。

    “诸位,眼下的局面对我们很不利。”周元淡淡的声音响起。

    “我们努力经营了大半年的防线,如今已经彻底崩溃,或许此时在这座次空间不远处,就有着圣族大军在蜂拥而来。”

    “不过我并不打算轻易退却,我想要在这里继续坚守,然后与那圣族,狠狠的碰上一碰。”

    “因为在这座空间之后不远处,就是苍玄天。”

    “如果我们轻易的将这座空间拱手相让,那么或许要不了多久,圣族大军,就会逼近苍玄天。”

    “我们的家族,宗门,亲人,都将会被圣族大军的阴影所笼罩,终日恐惧。”

    “所以,我不愿退,你们呢?!”他的暴喝声如雷鸣,震得这座空间都在颤抖。

    一片沉默,但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在变得凌冽,决然。

    “周元天主,我的族叔前些天就在我眼前战死,可我不想退,因为我知道,今日退了,或许下一次,想退都没机会了!”有一名法域强者突然声音沙哑的出声,他的眼睛通红,其中满是杀意与仇恨。

    “不退!”

    “不退!”

    一道道咆哮声此起彼伏的响彻起来,所有人都是眼睛猩红,杀意浓烈。

    后方不远便是苍玄天,他们能往哪里退?!他们是苍玄天中最精锐的力量,他们在造化塔中享受了由整个苍玄天提供的机缘与造化,而好处得了,眼下需要付出的时候,跑得掉吗?如果真的跑了,那万人唾弃,岂不是比死还难受?

    耳边回响着那一道道咆哮声,周元微闭着眼目,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挥了挥手,顿时所有声音都是安静下来。

    一道道人影凌空而立,那股山雨欲来的气氛,仿佛是令得这座空间内的空气都是凝固了。

    周元也是负手而立,手掌一抹,面前那光幕便是黯淡下来,最后化为一颗玉石落地。

    他没有再理会,因为眼下这已经没什么作用了。

    时间,在这气氛凝固的空间中悄然的流逝。

    不知多了多久,直到某一刻。

    远方的虚空突然在此时渐渐的有涟漪绽放,继而虚空开始被撕裂,最终形成了一道空间漩涡。

    空间漩涡深处,有无数道充满着恶意的视线洞穿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