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豹突击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二百一十四章 书房中的血案

    随着管家几声轻轻的敲门声,房门打开,一个身穿睡衣、面容憔悴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口,他看了一眼站在管家身后的维修员和两个保镖,扭身向书房内走去。

    这时,站在管家身后的维修员凝神看了一眼中年人,眼中猛地闪出一道贼光,他抬脚向屋内走去,管家和两个警卫随即跟了进去。

    常教授讲到这里突然止住了话音,万林有些诧异地看着他问道:“当时在书房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常教授摇摇头回答道:“没人知道在书房中发生了什么,别墅中安装了许多监控摄像头,可在这位科学家的强烈反对下,这位科学家的书房和卧室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无人知道书房中发生的事情,只在书房中留下了一个血案现场。事后,人们在书房中发现了管家和那两个安保人员的尸体。”

    “他们怎么死的?”万林皱起眉头问道。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卫和一个管家,居然在瞬间就死在书房,这确实让他感到有些惊愕。

    常教授眼中闪烁着一抹精光回答道:“三人都是一刀毙命,脖子处都有着一个细长的伤口,尸检结果表明,颈骨上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割痕。可以说是在瞬间,这三人就被来人一刀割断了咽喉要害,管家和两个保镖都至死都没有做出反抗的姿态。”

    他说到这里,眯缝起眼睛望着窗外继续说道:“太惨了!事后我看到三具尸体的照片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具尸体横躺在书房的地板上,他们眼睛圆睁,脸上都露着不可思议的神色,两个警卫的手枪都没来得及拔出。”

    “难道那个维修工就是剃刀?”万林低声问道。常教授扭头看着万林说道:“对,这小子‘剃刀’的代号,就是从这里流传到外面。从书房中的现场看,这小子的动作极快,用一片细小、锋利的刀片同时划过了这三人的脖子,三人根本就没来得及做出防卫动作。”

    万林听到这里,他沉思着问道:“难道那个科学家就没出声发出警报吗?楼下和院中不是还有几个警卫吗?”

    常教授回答道:“从事后的案情分析看,那个剃刀的动作极快,他用刀片干掉那两个警卫和管家后,然后迅速控制住了科学家。他随即模仿管家的声音,招呼楼下的一个保安上来,然后隐蔽在房门旁,在室内一刀干掉了这个警卫。”

    “院内的警卫呢?”万林低声问道,常教授立即回答道:“这小子干掉室内的几个警卫后,逼迫科学家和他一同走下楼,两人随即出现在别墅门口。还没等院内的另外两个警卫反应过来,剃刀已经从科学家身后突然窜出,右手扬起一把****连续开了两枪,两颗子弹几乎是在同时命中警卫的脑门,枪法极准。”

    万林听到这里,神色凝重地说道:“果然是高手!”常教授说道:“对,绝对是一个高手,当时我听到这个案件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些间谍很可能会渗入我们这里从事不轨行动,现在他果然来了。”

    他跟着说道:“这个剃刀极为猖狂,他在击毙院中所有警卫后,还抬起冷笑着看了一眼院中的摄像头,然后才逼迫着科学家,一同钻进停在院门外的面包车扬长而去。事后,警方从这小子扔在别墅内的工具箱中找到一个夹层,那把****应该是藏在那里带进了别墅。他们的安保工作还是存在漏洞。”

    万林听到这里猛地攥紧了拳头:“警方难道没有循迹追踪这辆面包车?”常教授回答道:“事发半小时后,警方才察觉科学家出事了。”

    常教授摇摇头跟着说道:“他们随即一边调集大批警力封锁道路,一边沿途调集道路上的监控。在三个小时后,他们在郊外的一处僻静的草丛中,发现了这辆被废弃的面包车,而剃刀和科学家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万林听到这里沉思着说道:“看来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参与行动的人决不会只有剃刀一人,肯定还有接应小组。不然剃刀劫持着科学家,不会这么快就从警方的视线中逃脱。”

    “对,警方在随后的侦察中发现,当时在事发地附近,确实出现过一辆形迹可疑的摩托车和两辆轿车,这三辆车在警方随后的侦察中被发现。经调查,这几辆都是失窃车辆,根本就无法找到当时的驾驶人员。”常教授说道。

    万林听到这里低头沉思了片刻,他跟着抬起头问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个科学家找到没有?”

    常教授脸色阴沉的回答道:“三年后,警方在距离事发地三百公里外一片杳无人迹的山间,发现了一堆枯骨,经警方采用技术手段鉴定后,确定就是那个被绑架的科学家。”

    “他们杀害了那个科学家?”万林猛地站起厉声问道。常教授也握紧拳头站起回答道:“对,这个科学家已经被他们杀害,经法医鉴定,科学家的骨骼存在多处骨折,颈骨上还留有一处刀痕。”

    常教授说到这里,眼中也猛地闪出一道凌厉的光芒,他愤怒地说道:“警方断定,致命伤就是被一种极薄的刀片抹过了颈部。由此推断,这位科学家在死前受过那个兔崽子极为残忍的折磨,最后被剃刀残忍的一刀抹过脖子杀害。”

    万林听到这里,身上猛地涌出了一股浓烈的杀气,侧面的门帘都在这股浓烈的杀气中向外扬起。

    万林凝望着窗外沉默了半晌,他咬着牙根问道:“看来这个剃刀是对科学家进行了严刑逼供,他得到想要的科研情报没有?”

    常教授摇摇头回答道:“事后,当地的警方、安全部门和研究机构联合进行了评估,他们推断,剃刀他们虽然劫持了这个科学家,可科研资料和研究成果都在研究所内,这位科学家的家中并没有涉密文件和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