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豹突击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二百一十六章 拦住他们

    后面那小子一脚踹开追出的女人,他跟着就冲到摩托车后,迅速从车后的行李箱中拔出了一把半尺多长的西瓜刀。

    他扬起手中的西瓜刀,扭身对着追来的几个老人和路边的几人摇晃着骂道:“不怕死的都他妈过来!”

    阳光中,这小子挥舞的砍刀闪烁着一抹抹寒光,从菜市场追出的众人赶紧停住了脚步,脸上都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这小子看到众人都在他凶狠的刀光下停住脚步,他一手抱着抢来的背包,一手提着明晃晃的砍刀蹿上摩托车,车上的小子立即加大油门向前冲去。

    就在这时,菜市场中人影一闪,一个头戴僧帽、身穿灰布大褂的尼姑,突然从人群中钻出,她速度飞快地向前面启动的摩托车冲去。

    一位老尼姑和头发花白的老人也跟着出现在菜市场门口,老尼姑声音尖利地喊道:“念慈,给我拦住这两个孽障!”

    万林跳下车,一眼就看到念慈师太和爷爷、天绝师太冲出,而两个小子驾驶的摩托车也已经呼啸着向自己冲来,他身子一侧猛地扬起右掌。

    就在这瞬间,念慈师太的身影已经闪电般出现在摩托车后,她扬手一把抓向坐在后座上的小子,嘴中厉声喝道:“下来!”

    万林刚扬起手要击出一掌,他看到念慈师太已经出现在两个劫匪身后,他赶紧方向手臂,身子斜着向冲来的摩托车扑去。

    驾驶摩托车的小子已经看到拦在路中的越野车和扑来的万林,这小子猛地扭转车把,摩托车斜着向越野车侧面冲去。

    这时,坐在后座上的小子也突然感觉到一股劲风直奔他后背袭来,他猛地扭身,手中的砍刀直奔念慈师太伸来的手臂砍去。

    “小心!”万林一边向前扑出,一边对着扑来的念慈师太喊道。随着万林的喊声,已经扑到摩托车后的念慈师太突然晃动了一下。

    耀眼的刀光带着风声紧擦着师太的身影掠过,念慈师太闪过横着劈来的刀光,右手突然伸出,闪电般抓住对方持刀的手腕猛地一扭,跟着大力向后甩去,她嘴中大声喊道:“庵主,接住!”

    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小子惨叫一声,手中的砍刀脱手向侧面飞去,整个身子也同时向后飞出,抱在怀里的背包脱手向地面落下。

    “好!”路边和追出菜市场的人群立即发出了一片喝彩声,天绝师太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林儿,截住摩托车。”此时爷爷和师太也已经看出,是万林从横在路中的越野车上跳下。

    随着天绝师太尖利的喊声,她瘦弱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飞来的小子身前,她身子一侧让开对方抓来的双手,右手带着一抹寒风高高扬起,照着对方的脑袋就要狠狠拍下!

    随着天绝师太冲出的万家老人大惊,知道这位天绝师太嫉恶如仇,这一掌要是拍在这小子的脑袋上,肯定会要了这小子的狗命。

    他赶紧伸手一把抓住天绝师太的手腕喝道:“妙真,留着这小子的狗命!”话音中,老人的左手已经伸出,照着飞来小子的肩头“啪啪”就是两掌。

    “哎呦”,这小子惊叫一声,身子直奔路中落去。天绝师太突然看到身边的老人抓住自己的手腕,她愣了一下,跟着就明白了万家老人的意思,知道自己无权干掉这小子,她猛地向前跨出一步,一脚踩在这小子的胸口上厉声骂道:“孽障,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下抢劫,你们不想活了!”

    这时,摩托车已经轰鸣着冲到越野车侧面。就在这瞬间,紧闭的车门突然被大力打开。“咣”一声巨响声中,飞驰的摩托车横着向侧面倒去。

    车上的小子惊叫一声,直接从摩托车的车把上飞了出去,他跟着就狠狠摔在坚硬的柏油马路上。他身后的摩托车也应声倒在路中,在惯性中带着一溜火花紧擦着这小子的身边冲过。

    尖利的金属摩擦声中,这小子连滚带爬地向路边逃去。他跟着就从路边窜起,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就向人行道上逃去。

    这时,万林已经几个箭步冲到这小子身后,他一把抓住对方向后扬起的持刀手腕,大力向侧面扭去。

    随着“咔嚓”一声腕骨骨折的声音,这小子惨叫一声跌倒在地,跟着就被万林一脚踩在胸脯上。

    突然大力推开车门、一举撞翻摩托车的正是常教授。此时他走下车,看了一眼已经被万林和爷爷踩在脚下的两个小子,他望着路边一个一手提着菜篮、一手举着电话的老人喊道:“这位老哥,报警没有?”

    路边的老人放下电话喊道:“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他跟着望着站在路中的万林几人大声喝彩道:“哈哈,你们砍瓜切菜一般就把这两个兔崽子撂倒了,太厉害了!”

    边上的另一个老人也看着正扶起被抢女人的两位师太赞道:“没想到尼姑也这么厉害啊!哈哈,这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从菜市场追出的一群老头和老太太,也兴奋的望着路中的两个尼姑和老人举起了大拇指。

    这时,念慈师太已经抄起歹徒扔下的背包,她扭身走到被天绝师太扶起的妇女身边说道:“施主,这是你被抢走的背包吗?你看里面缺东西吗”

    女人接过师太递过来的背包,她一边打开背包向内望去,一边流着眼泪说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她跟着从包内拿出一个用破旧的塑料袋,她凝神望着里面一堆有些破旧的纸币,泪如泉涌地说道:“在、在,这是我女儿的救命钱呀!是我跪着从一个个从乡亲们那里借来的钱啊,这是我女儿的命,这些钱要是被抢走,我也不活了!”

    说着,这位中年妇女扔掉手中破旧的背包,双手紧紧搂着装满碎纸币的塑料袋,她跟着又突然趴在地上。

    她对着念慈师太“嘭嘭嘭”的磕了几个响头:“谢谢师太、谢谢师太,这是我孩子的命啊,你们是真正的活菩萨呀。”说着,她突然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