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豹突击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二百一十七章 温暖的大手

    女人凄惨的哭声中,万家老人已经弯腰愤怒地抓起地上的小子,他扬手将这小子向万林这边扔来:“林儿,给我看着这两个兔崽子!”

    随着这小子“啪嗒”一声落到地上,万林冷冷地看了一眼这小子,右脚跟着扬起踢在这小子刚扬起的脑袋上,他嘴中怒骂道:“兔崽子,你老老实实的躺在这里吧。”

    这小子一声没吭,两眼一闭仰面倒在路中昏了过去。地上的另一个小子看到万林凶狠的样子,吓得他大声喊道:“大哥、大哥,您饶了我们吧。”

    他话音未落,万林的大脚又已经扬起,他盯着这小子怒骂道:“兔崽子,这时候求饶来了,你丧尽良心抢劫的时候干什么去了!”他嘴中怒骂着,一脚又将这小子也踢昏了过去。

    这时,两位师太已经弯腰搀扶起了瘫坐在地上的女人,念慈师太捡起地上的背包塞到女人手中,天绝师太和颜悦色的问道:“这位施主,你不要哭,你孩子怎么了?”

    女人望着眼前这位慈眉善目的出家人,她将手中的钱袋子小心地装进背包,然后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哽咽着说道:“谢谢两位师太,我闺女今年高二,明年就要考大学。可前几天学校突然通知我,说孩子在课堂上发高烧晕倒了,让我赶紧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

    她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她抽泣着说道:“我带着孩子去乡里的卫生院、县医院,那里的医生检查后,说孩子的白血球急剧升高,让我赶紧送孩子到省城的大医院检查。”

    女人说着,吃力的将双肩包背在胸前,她继续说道:“我把孩子送到这里的武警医院,他们检查后立即将我孩子送进了病房,让我赶紧给孩子先交五万住院费,说孩子的病情危重,是什么急性白血病,随时都可能出现生命危险,治疗要花几十万呀。”

    说着,她突然浑身颤抖,双腿一软向地上倒去。天绝师太一手抓住女人的手臂将其扶稳,念慈师太也伸手抓住女人的手腕,她看着女人憔悴的面孔问道:“你是不是好几天没吃饭了?腕脉怎么这么弱。”

    女人站稳脚跟,神色黯然地回答道:“我吃不下呀。孩子需要五万块钱,可我们娘俩相依为命,我没钱呀,别说是几十万的治疗费,就是这五万住院费我也没有呀。可我就是死,也要救我的孩子,她才十七岁呀。”

    她颤巍巍的扬起左手,指着胸前的背包说道:“包里的钱是我刚找乡亲们磕头借来的呀,我路过这里想给孩子买点肉补补身子,可没想到刚交完钱,背包就被抢走了。”

    念慈师太听到这里皱了一下眉头问道:“孩子得了这么重的病,孩子她爹呢,他为什么没来?”

    女人摇摇头回答道:“孩子的爹十年前就得急病走了,只留下了我们孤儿寡母。我为他看病已经借了一屁股债,到现在我都没还清。我好不容易靠着两亩地把孩子拉扯大,可没想到孩子又突然倒下了。”女人说着垂下了眼帘,泪水已经流满了脸颊。

    周围的一群大爷、大妈听到女人的叙述全都动容了,他们已经明白,这是一对苦命的孤儿寡母啊!旁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伸手从口袋中取出三百块钱,他将钞票塞到女人手中说道:“拿着,先救孩子吧。”说完,他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抬脚向旁边走去。

    周围一个个素不相识的人也都纷纷拿出口袋中的纸币,他们走上前将钱塞进女人的手中说道:“拿着,救孩子吧。”“我们也不富裕,先让孩子住进医院。”“我们身上就带着这么点钱,你先拿着”……

    一只只拿着钱的手伸到女人的身前,女人看着这一只只温暖的大手,她扬起满是泪痕的脸,望着身前这群善良的老人哽咽着说道:“谢谢大爷、大妈,我们素不相识,我不能要你们的钱啊。”

    这时,万家老人动容的接过众人手中的钱,他抬手将一把把钱塞进女人的背包说道:“拿着吧,这不是给你的钱,这是救孩子命的钱啊。”

    他跟着看着走过来的万林喊道:“林儿,带我们到医院去吧,我们去看看孩子。”他跟着抬手抓住女人颤抖的右手,暗中输进一股真气说道:“我们略懂一些医术,你带我们去看看孩子吧?”

    随着老人一股纯正的真气涌进女人的体内,女人憔悴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股红色,她惊愕的睁大眼睛望着老人问道:“哎呀,你们会医术?”

    万林看了一眼周围打量着老人和两位师太的众人,他赶紧回答道:“阿姨,您跟我们上车吧,我们到医院看看您女儿。”

    他是真担心周围的人,一旦知道爷爷和两位师太精通医术后,会涌上来拦住他们要求给自己看病,爷爷他们是真没多余的时间呀。

    万林话音未落,一阵警笛声已经响起,两辆警车呼啸着从前面道路开来。警车还没挺稳,几个警察已经从车上跳下。

    他们看了一眼路中停着的越野车和那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跟着又看到两个倒在路上一动不动的小子,一群警察全都愣住了。

    一个中年警察抬手指着路中的万林厉声问道:“你们把这两个小子打死了?”周围的几个警察也都神色紧张的盯着万林,右手抬起按在了腰间的手枪套上。如果路边这两个小子死了,这可是命案啊!

    万林听到问话声,扭身打量了一眼望着自己的几个警察,他冷冷的回答道:“你们放心吧,这两个劫匪死不了,只是暂时昏过去了。”

    周围几个警察听到万林说这两个小子并没有被打死,他们都松了一口气,抬脚向两个昏倒在地上的小子走去。他们已经看到那个满脸泪痕的女人,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问话的警察也松开按在腰间手枪把上的右手,看着万林问道:“你是什么人?”他跟着又后退了一步望着周围大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刚才是哪位拨打110报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