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花豹突击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三百零九章 暴怒的黑蛇

    黑蛇伤情刚愈,就陪着山口保安的老板黑田来到红狐总部,他们与红狐的老板菲利普斯达成合作意向后,几人随即联合制定出一套完整的行动计划,准备窃取华夏军工情报。

    黑蛇随即向黑田和菲利普斯告别,他亲自带着菲利普斯派出的两个红狐小队,一同抵达华夏周边的山区,他们沿着一望无际的森林,从大山深处偷偷溜进了华夏。

    此时,黑蛇在重伤中,就像是一只钻进烟筒中的老鼠,他脸色铁青,满身灰尘地躲在山洞一个狭窄的支洞中,身边竖着一支亮着微弱光亮的小手电。

    他左臂的衣袖和半个身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他坐在布满灰尘的洞底,扬起右手吃力的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一个急救包。

    黑蛇拔出腿上刀鞘中的军刀插进衣袖,跟着将左臂的衣袖割开,他咧着嘴,望着小臂和大臂上两块正在冒着鲜血的伤口,眼神中透着一股暴怒的神色。

    黑蛇心中明白,大臂上的伤口是被那个豹头一枪击中。小臂上的伤口,是在那只凶猛的小动物扑来的时候,他本能地扬起左臂,继而被那只小动物一爪子抓伤。此时两道伤口的肌肉都向外翻起,伤口深可见骨,一股股鲜血正向外涌出。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手臂上的两处伤口,随即紧咬牙根、强忍着伤口处传出的剧痛,用右手从急救包中取出一个小瓷瓶。

    他低头咬掉瓷瓶上的瓶塞,将瓶中黑色的粉末,全都倒在手臂正在冒血的两处伤口上,他跟着用绷带,紧紧将整条手臂紧紧缠绕了起来,鲜红的血迹立即将绷带染红。

    他包扎完伤口,抬手抹去额头冒出的一颗颗黄豆大的冷汗,剧痛让他全身都在颤抖。他将后背靠在身后冰冷的洞壁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跟着又低头向靠在身边的狙击步枪望去。

    漆黑、狭窄的山洞内,黑蛇已经借着微光手电的光亮,仔细检查过伤口,他知道自己左臂的伤情虽然很重,可并没有伤到筋骨。

    只是现在他左臂重伤,暂时无法使用身边这支狙击步枪,可伤势完全可以康复,他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靠在冰冷的洞壁上喘息了好一阵,铁青的脸色由于失血变得一片灰白,可他那双细长的小眼睛中,却冒出了一股冰冷、充满怨毒的神色。

    黑蛇从口袋中取出一根能量棒放进嘴中,他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跟着将手中的包装物塞进口袋。

    他低头凝神注视了一眼靠在身边的狙击步枪,跟着暴怒的抓起地上的狙击步枪,他扭身对着侧面坚硬的洞壁,扬起手中的狙击步枪,“啪”的一声狠狠砸向身边坚硬的岩石!

    他随即一把抄起身边的MP5弯腰站起,拿起竖在洞底一块岩石上的微光手电,背起背包,猫着腰向洞内深处跑去。

    就在这时,远处的洞口方向忽然传来一声震耳的爆炸声,另外几声爆炸声也跟着响起,整条山洞都在凶猛的爆炸声中,剧烈摇晃了起来。

    一声声震耳的爆炸声中,狭窄的洞顶和洞壁上“扑簌簌”的落下了一块块碎石,原本涌向洞外的黄色烟雾,也在这瞬间倒卷着向洞内涌来,刺鼻的气味立即弥漫在狭窄的山洞中。

    黑蛇苍白的脸上猛地闪出一股惊愕的神色,他立即明白对手已经将身后的所有洞口炸毁,他跟着将手中的武器挎到肩上,伸手从怀里取出一粒红色药丸塞进嘴中,他又重新举起微光手电,踉踉跄跄向山洞深处跑去。

    黑蛇左臂的两处伤口,确实是被万林的狙击子弹和小花锋利的爪子抓伤,虽然黑蛇已经撒上独门伤药,可他也知道自己在左臂重伤的情况下,已经无能再使用身边的狙击步枪,所以他在暴怒中,砸毁了自己视若手足的狙击步枪!

    黑蛇本身就是一个心胸狭窄、行事乖张的暴徒,此时他再次被万林和小花击伤,心中确实十分暴怒!

    他几次伤在那个豹头和小猫的手中,这让他心中仿佛燃烧起了一股熊熊的火焰,连脸上那双小眼睛中,似乎都在黑暗中冒出了燃烧的火光。

    他几次与豹头面对面的对决,都让他像是一只丧家之犬般,带着重伤逃离,要不是他在行动中,携带着自己研制的独门烟雾,恐怕他早已经暴尸荒野。

    此时黑蛇已经知道,那个豹头的代号,肯定是来源于身边那只凶猛的小动物,他也知道这只神奇的小动物,已经与那个豹头融为一体。可他确实没有预料到,这次在准备充足的情况下,他居然又伤在了豹头这个华夏特种兵的手中。

    自从黑蛇在袭击鹰隼基地被重伤后,他九死一生地逃回了山口保安的总部。他在极度的愤怒和暴躁中,在疗伤中就打伤了好几个医护人员。他跟着又不等体力完全恢复,就又在极度的愤怒中,跟着黑田一同前往红狐的总部。

    黑蛇连续伤在豹头手下,而且每次都是九死一生,这确实让黑蛇这个著名的狙击手心中,充满了沮丧和愤怒。他要报复,要把那个华夏的豹头击毙在他的枪口下。

    自从黑蛇出道以来,他就凭借出色的功夫和超人的狙击技术独占鳌头,无论是在当年的特种部队和现在的山口保安,他一直自负地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没人能从他的狙击步枪的枪口下逃生,更没人能面对面的击败他这个具有极高功力的忍者。

    他确实没想到,自己会屡次败在一个他看不起的华夏人的手下,他不甘心,一定要报仇雪恨,他就是死,他也要将那个豹头击杀在他的枪口下!

    愤怒已经让黑蛇失去了理智,他不顾重伤初愈、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连续几天几夜,在红狐的老巢与山口保安和红狐两的大老板,共同制定了窃取华夏军工情报的计划。

    他跟着在极度的仇恨中长途跋涉,带着红狐的两个小队秘密潜入华夏,来到了距离余静研究所不远的这片山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