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拆图腾

    我微微一怔,星骐城?

    星骐城能有什么事,星骐城周围有白鹿城、天风城两大超级主城拱护,还有巨鹿城、渔阳城等次级主城随时增援,想打星骐城就必须要周围的一整片国服城池全收拾了,对于这一点我太有把握了,所以,纸飞机的忠告无非是想扰乱我们的注意力罢了。

    “是吗?”

    我微微一笑,策马走上前,俯瞰着纸飞机,也低声一笑,道:“那就睁大眼睛看着,看着我们怎么把你们的神象城灭了,把你们神象帝国给灭国了!”

    “……”

    纸飞机仿佛被识破了一样,有点心虚,冷笑一声:“哼,既然你一意孤行,那就没办法了,咱们……战场见吧!”

    “好!”

    我抬手拔出光明之火。

    “唰——”

    纸飞机则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居然被我拔剑的姿势吓得交空间折跃技能了,瞬间出现在了对方盾阵的后方,而事实上这时候我一个破风之雷冲上去就至少有50%的几率在他开无敌之前用雷霆怒斩秒了他,但是没必要,既然要打,那就堂堂正正的打下神象城,杀一个纸飞机也于事无补,他对于这场攻城战的作用绝对不会大到哪儿去的。

    ……

    转过身,带着随风之刃返回阵地前方。

    一群盟主级玩家都在,洛想骑乘着白马,手握战刃,嘴角带着淡淡笑容,看着前方巍峨的神象城,道:“纸飞机威胁你了?”

    “也不算,说我蠢罢了。”

    “哦……”

    鱼书则笑道:“敢骂我们的夕掌门蠢,一会要好好的揍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说错话的下场是什么,对了,夕掌门你脾气就这么好,打算让他们骂吗?”

    “才没有。”

    我嘴角一扬:“等一会,等我们的火浆炮组装起来之后就准备开战,到那时我要让全印服的玩家知道我的脾气有多差!”

    苏希然、唐韵一头黑线的看着我。

    煌溪则道:“老大,一会我们怎么打?不能一窝蜂的冲吧?”

    “当然不能,对方有至少500门火浆炮,一窝蜂的冲不是找死吗?”我悻悻然,道:“等我们火浆炮架设起来之后,前排开始冲击,吸引对方火浆炮的火力,而我们的火浆炮则在玩家掩护下推进,一旦进入射程马上瞄准对方的城墙,先把他们的城墙打掉再说,城墙一破,神象城就等于是剥掉了外衣的河蚌了。”

    “嗯!”

    “张伟,火浆炮还有多久好?”

    “快了,还有二十分钟左右,急个JBM啊你!”

    “……”

    一旁,一群盟主级玩家都惊了,一剑寒州扬眉道:“你们北辰的成员都这样跟盟主说话的吗?靠,脾气太坏了,换成我早把他踢出公会杀到零级、现实中锤他了!”

    我点点头:“我也早就想这么干了!”

    不远处,张伟估计一阵恶寒:“别啊,小宸哥哥……”

    “滚,恶心!”

    “哈哈哈哈哈~~~”

    ……

    不多久,一门门火浆炮出现在我们的身后方,北辰与一群公会的火浆炮都架设好了,1500门对500门,在数量上有绝对优势。

    “准备了!”

    我猛然一张手,召出火璃龙,翻身骑乘上龙背,道:“五分钟后准备战斗,阵列中的玩家直接对前方对方城外的阵地发动进攻,你们除了要打掉对方阵地之外,还有注意规避对方的火浆炮齐射,我方火浆炮直接瞄准城池上对方的火浆炮,先把他们给端掉再说,此外,由于对方的火浆炮有城墙高度增幅射程,所以我们的玩家可能要多承受几分钟炮火攻击了,大家一旦阵亡也不要觉得难过,你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这场战役会记住我们每一个人,好了,全体准备,五分钟后开始战斗。”

    说着,一拽缰绳,带着火璃龙笔直扶摇冲向了高空。

    “喂,丁队,你干嘛去?!”苏希然大声问。

    “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坏脾气!”

    “哈???”

    “嘿嘿嘿~~~~”

    半分钟后,冲进了云层之中,随即飞到了神象城的核心上空,轻轻一按龙颈上的鳞片,顿时火璃龙心领神会的带着我俯冲了下去,一人一龙穿透了云层之下,往下俯瞰,就是神象城中心处突起山脉上的神象雕像了,这座雕像的位置高达两百米,至少至少二十米高,如同一个庞然大物一般,但现在,它将会面临生命中的最后几秒钟了。

    “铿!”

    抬手拔剑,剑刃划过剑鞘,带出炽烈的火星,随即拉平了火璃龙的飞行姿态,就这么贴着雕像的一条腿飞了过去,同时长剑激荡出凛冽剑气,“蓬蓬蓬”的连续三剑砍在了象腿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迹,巨岩雕刻的作品,确实相当坚硬。

    不过没关系,有的是时间!

    “嘭嘭嘭~~~”

    剑光不断迸发,转眼间就把一条象腿给砍断了,紧接着飞向了另一条,依旧还是一套技能直接砍断,随即冲向了第三条腿,当我把第三条象腿也斩断之后,明显的感觉到整个山体都震动了一下,远方,城墙上守御的玩家纷纷看了过来,虽然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肯定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们打死也没有想到我会对他们的标志建筑动手。

    最后一条象腿了,也是整个雕像的最后承力点!

    “蓬!”

    一剑雷霆怒斩咆哮而出,雷光撕碎了坚实的岩层,锋利的剑刃就这么一划而过,顿时整个巨象都动摇了起来,最终伴随着巨响声中山脉上滚了下去,仿佛一场天灾一样,“轰”的一声,巨象圆润的身躯滚下了山,直接在王宫的城墙上撞出了一个大洞,很好,省得我们进攻王宫了。

    “走了!”

    一拽缰绳,带着火璃龙凌空飞起,紧接着一掠而过,巨龙仿佛是一条大爬虫一样伏在了神象城内的大圣堂顶部,在椭圆顶部的掩护下,对方的玩家已经发现不了我了,而就在下一刻,火璃龙再次发力,带着我飞起,直接掠过了东城墙!

    “吼~~~”

    龙吟声中,一口龙息喷吐而下,横扫城墙,而我也顺势一剑甩出,追月斩化为一道绚烂剑芒在城墙上绽放开来,一人一龙的攻击瞬间秒掉了上百人,并且把一门火浆炮给烧熔了,瞬息间完成了攻势,随即扬长而去,飞向了国服阵地。

    身后方,一群印服玩家气得暴跳如雷,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身后满是他们的唾骂声。

    “今夕何夕,你等着瞧!”

    “今夕何夕,你算什么世界第一人,你简直就是一个恶棍,你恶贯满盈!”

    “混账啊,今夕何夕你哪有半点宗师玩家的气度,你怎么能这样!”

    “枉本姑娘S1总决赛的时候这么喜欢你,你现在都做了些什么,居然打翻我们都城的图腾、冲击我们的城墙?我的天啊……这个男人也太出色了……”

    ……

    当我飞回阵地的时候,进攻时间也开始倒计时了!

    “脾气果然很坏呢……”

    苏希然手握梦入星河,嘴角带着淡然笑意:“好了,归队,准备开战了!”

    “嗯!”

    我直接带着火璃龙驻留在玩家阵营的上空,道:“好了,兄弟们,倒计时已经结束,开战!”

    “开战!”

    一群人纷纷拔出刀剑,随即缓缓向前移动。

    “火浆炮,前推,最快速度!”

    后排,张伟一声大吼,督促着重炮团的玩家向前推进,其实这场攻城战的焦点都在火浆炮的射程上,平地上的火浆炮打到城墙上,射程至少缩短到了2400码,但城池上的火浆炮打我们,至少增加到了2600-2800码,没办法,抛物线原理就是这样,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吃亏的。

    很快的,以临界、剑墨、煌溪、随风之刃等人为首的北辰骑战系团队进入了对方的炮击范围。

    可是,城墙上的纸飞机却纹丝不动,没有下令火浆炮开火,只是让一些普通重炮开火罢了,这家伙是个聪明人,他在等着炮击我们的火浆炮,双方都知道彼此的弱点与优势,这场战斗也就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一直停留在空中,测算着距离。

    双方的火浆炮距离越来越近,转眼间我们的火浆炮就接近对方的2700码内了,也差不多是时候就要开始了!

    “火浆炮,开火!”

    城墙上,纸飞机发出大吼之声。

    下一秒,城池上的500门火浆炮纷纷吐露火舌,一枚枚炮弹在风中呈现着抛物线姿态轰向了我们。

    也就在这一刻,我猛然一抬手,祭出了亚特兰蒂斯之盾,发动特技——深海壁垒!

    “嗡嗡嗡~~~”

    一股股滔天波浪涌动而起,直接在国服火浆炮阵地的前方凝成了一个巨大的结界,顿时,对方的炮弹尽数打在了结界上,消磨结界韧性的同时,炸出一道道绚烂的火焰。

    “就是现在!”

    我单手举着盾牌,一边看着下方,低吼道:“全速把火浆炮前推,把他们的城墙全部纳入2300码炮击范围内,瞄准攻击!”

    “好!”

    张伟大吼一声:“都听到了?快点!深海壁垒支撑不了多久的!”

    ……

    远方,城墙上的纸飞机一脸愤怒:“全体炮击,给我打掉今夕何夕的结界,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