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他们太难了

    “东部战区,现在压力肯定不小。”煌溪沉声道。

    “日韩两个服务器原本就是强服,现在加上欧服,人数上已经绝对优势了,而且还是前后夹击,飓风要塞的压力绝对是不可能小的。”

    山有扶苏手握双匕,却又一扬眉,笑道:“但是林途一句话就调走了古剑、唐门、英雄殿这么多一线公会,现在国服超过八成的强力公会几乎都在东部战区,这要是打不赢的话,也就怪不得谁了。”

    “哼哼~~~”

    临界倚靠在城墙上,清风吹拂下长发飘飘,一双美目看着我们,道:“林途想要证明自己,所以挑大梁去指挥东部战区,说实话,东部战区的结果怎么样跟我们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就算是东部战区败了,我们也没有半点责任,谁想出风头,谁就背锅。”

    “话是这么说……”

    我依旧神情懒散的坐在雉堞上,眺望着远方的平原与群山,在一阵阵晚风的吹拂下格外舒适,道:“但如果东部战区真的崩了,我们这里也好不到哪儿去,总之,盼望一点他们的好吧,有古剑、唐门、银狐、战天盟这些强力公会在,应该不至于,就算是欧服和日韩服务器结盟了也没关系,我觉得还是有的一战的,拖到国战结束就行了。”

    “嗯,也只能期望如此了。”

    苏希然点点头,却又问道:“丁队,如果东部战区失利,欧服、日韩服务器的人长驱直入打进了国服版图的话,我们怎么办?这种情况下,咱们增援还是不增援?”

    “这要看当时什么情况了。”我淡然一笑:“如果酒泉关有余力的话,我们自然要增援,但如果酒泉关也被围攻的话,那我们就无能为力了,西境战线一破,带来的后果比起东线崩溃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嗯,我也这么觉得!”

    就在这时,空中一道渺小的身影飞来,靠近之后才发现是骑乘着战鹰的天无悔,手握战刃停留在空中,沉声道:“老大,印服的人已经快到了,来的都是主力,前十公会里独角兽、奥斯汀、戈达瓦里,一个都不缺,辎重在后面,大约还要三四个小时才能抵达酒泉关。”

    “辎重里有火浆炮吗?”

    “没有。”他摇摇头,道:“至少我麾下的战鹰骑士没有看到有火浆炮的身影,按理说他们的火浆炮应该是已经耗尽了。”

    “那就好。”

    我点点头,道:“全体都打起精神来吧,准备战斗,北辰主盟的近战系玩家下城墙,我们在城下缔结40码纵深的阵地,不让他们靠近城墙,就这么消耗他们。”

    “知道了!”

    “下城墙!”

    在我的率领下,一群北辰铁骑纷纷跳下城墙,“蓬蓬蓬”的落地,随后有序的缔结出一重重的防线,一直把我们的防线向外推进了40码,乌泱泱的一群重装系玩家顶着盾牌,刀剑齐鸣,铿铿铿的拔剑声此起彼伏,在月光下,众人的铠甲一一泛着各自不同的光泽,此时,连一根针掉地的声音几乎都能听见,一片寂静的等待大战到来。

    ……

    大约半小时后。

    远方,传来了嘈杂无比的一片马蹄声,山谷外,地平线上出现了黑压压的人群,印服的人终于来了,月光微弱,几乎看不清他们具体的身影,只能看到一整片灰色影子在夜色中不断逼近酒泉关,直到他们接近了我们大约3000码内之后,才能勉强看清楚他们的公会徽记,正如天无悔所言,来的都是主力公会,戈达瓦里、奥斯汀两大公会的人群在前,独角兽神殿的人在后。

    “还来吗?”

    剑墨隐者手握利刃,目光冷冽道:“这几个公会的人都已经掉了多少级了,还这么不知死活想强攻酒泉关,正是不知所谓!”

    “他们只能拼了。”

    我淡然笑道:“他们也分兵攻打神象城和青光城了,但显然这两座城池太坚厚了,根本打不动,所以才来打酒泉关,想要另辟蹊径打穿国服的防线,总之,酒泉关必须要能守住,不然我们和印服之间的唯一壁垒就要被打穿了。”

    “嗯!”

    众人齐齐点头。

    “他们准备进攻了!”城墙上,唐韵手握神杖,身周炽烈火焰萦绕,一双美目看着远方,道:“城下的人小心啊,必须要顶住他们的这一波强势进攻。”

    “城上的云游仙医!”

    我朝着上方喊了一声:“无差别给城下的所有骑战系玩家都加上增益BUFF,快点,马上就要开战了。”

    “知道了。”

    苏希然、长安月下凉等人纷纷挥动法杖,将一个个闪亮的BUFF贴在了我们的头顶上,有红色,有白色,有紫色,也有绿色。

    远处,对方玩家的马蹄声越发的激烈,重骑兵在前的进攻姿态已经展现出来了,当来到我们大约2500外的时候,立刻全部停止,随即人群分开,一缕缕人群从阵列之间渗透而出,赫然都是黑岩公会的玩家,有骑战系,也有步战系。

    他们迅速在印服阵地的前方铺开,迅速聚集了至少超过20W兵力之后,阵列前方一人策马而出,正是黑岩公会盟主愤怒咆哮,他巍然将长剑高高扬起,随即直指向酒泉关的方向,一声低吼道:“黑岩,进攻,碾碎这座城塞!”

    “杀!”

    众人纷纷拔出利刃,顿时月光的照耀下,一整片的利刃折射出令人心寒的光辉,马蹄声渐渐轰鸣而起,黑岩公会的数十万人就这么杀了过来,犹如潮水一样淹没而来。

    “命令炮击吗?”

    城池上,王劲海问道。

    “不!”

    我摇摇头:“节省炮弹,能用人力解决的战斗就用人力解决,否则大家的包裹里背着这么多的红蓝药水岂不是没用了!”

    话音未落,我猛然拔出光明之火,剑刃直指前方,低喝道:“兄弟们准备战斗了,守住阵地,每个人都给我寸步不移的守住自己的位置!”

    “开战!”

    最前排,一群骑战系玩家纷纷将重盾轰落在地,形成了一整排的盾墙效果,而城墙上的灵术师们则飞速抛射技能,将一簇簇烈焰火雨笼罩在我们的前方,不断燃烧着空地,等待对方的来临,弓箭手们也齐齐的拉开了弓弦,瞄准远方,箭矢呼之欲出。

    大地微微颤抖,对方至少十万铁骑的冲锋,有种日月无光的感觉了,骑兵们的冲击速度不是一般快,几乎刹那间就穿过了我们弓箭手的箭矢封锁范围,“蓬蓬蓬”的撞击在北辰铁骑的防线上,一时间,我们的人被眩晕一大片,紧接着,对方的人群飞速发动剑之咆哮、剑舞风暴、连击等技能,奋力要杀穿我们的防线。

    “治疗,跟上!”

    我一边大喊一声,一边抬起长剑,一道雷霆怒斩落下,顿时前方扇形内的黑岩公会玩家瞬间变成了一片白光升腾而起,尽数秒杀了,雷霆怒斩这种稀有、大杀伤性的技能没别的技巧,早用早CD,能用就用,没必要捏着,用完30秒后又能再用,就是要无限杀戮才够爽!

    也正是因为这样,北辰铁骑才显得格外厉害,在我们的序列之中,除了我和临界、剑墨隐者之外,还有煌溪、随风之刃、天无悔、风暴之灵等十几个人也通过各自不同的渠道获得了雷霆怒斩技能书,这是别的公会所无法比拟的,我们一个北辰就有接近20人学了雷霆怒斩,而别的公会,可能只有寥寥两三人罢了,就连强悍的银狐公会,似乎也只有四五个人掌握。

    于是,这20名掌握雷霆怒斩的玩家就变成了战场上的关键了,30秒钟一次的雷霆怒斩,让我们的对手吃尽了苦头。

    眼前,黑岩公会似乎就是这么一个受害者,一波猛冲不但没有击杀北辰几个人,反倒是自己被一波雷霆怒斩洗礼之后损失惨重。

    几分钟后,他们的远程系玩家也杀入了战场,但根本没用,他们的火力很难秒杀北辰铁骑,哪怕集火也差了一点输出,反倒是他们的人群在北辰远程系的高度优势下,距离城墙40-60码的位置变成了灵术师、弓箭手、火枪手的远射战场,恰好这片区域都是印服的人,一时间各种技能交织,使得这场战斗不像是攻城,更像是在收割国战积分了。

    “集火今夕何夕!”

    人群后方,愤怒咆哮不敢亲自上,却在后排指挥,啐了口唾沫之后,低吼道:“太嚣张了,居然敢持有星空城信物作战,给我集火,各种集火,打掉他,谁能抢到他手里的信物,谁就是印服的救世主,谁就是我们真正的英雄!”

    一时间,各种技能都招呼了过来。

    我压根不理,依旧挥动长剑四处乱砍,身后城墙上有苏希然、长安月下凉等几个顶级的云游仙医锁定治疗,这群人想秒杀我根本不可能,而且我一身的减伤效果,对方打我费劲,本方云游仙医对我的治疗却是事半功倍的,这一刻,连我自己都觉得黑岩公会的人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