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离扶苏近一点

    “小北风。”

    苏希然从地上捡起了手机,开了公放,道:“到底怎么回事,丁队他……”

    “尸检报告,说是脏器衰竭,加上长期抑郁,导致死亡……”北风之神一边说一边哭,道:“扶苏大哥,他一直到自己离世,也不愿意跟我说哪怕一句话……”

    我听着他的话,更觉得心如刀绞,整个人颤栗不已,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冰冷的墙角里缩成一团。

    “丁队……”

    苏希然挂断了电话,就这么泪水涟涟的看着我:“你没事吧?”

    “我疼……”

    我一手捂着心口,抬头看着苏希然,浑身颤抖,泪水不自觉的滚滚而出:“扶苏就这么走了,我心疼……我心好疼……”

    她肩膀一颤,看着我,不禁仰起脸蛋,但眼泪还是不断往下掉。

    “扶苏他……”

    我声音颤抖,看着苏希然,但泪水模糊了视线:“扶苏一直到走,也不肯原谅我啊,他一定是怪我太懦弱了,怪我没能救得了隰有荷华,怪我的懦弱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说着,心头的自责无以复加。

    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心如刀绞所抽干了,忽地脑海里一片苍白,紧接着眼睛一黑,不自觉的跌倒在了冰冷的阳台上。

    “丁队,你不要……”

    耳边,传来苏希然的哭泣声,而我的意识,仿佛正在脱离这个世界一般。

    ……

    再次睁眼时,我已经躺在工作室里自己的床上,外面,阳光和煦。

    “老大,你醒啦?”

    一旁,传来徐佳澄温柔的声音。

    “嗯,澄澄……”

    我转过脸来,看着她,一旁,苏希然、林澈也在,门外,王劲海、张伟、临界听到声音之后也急忙走了进来。

    “宸哥……”林澈咬着牙,道:“医生已经看过了,没有太大问题,但是你的情绪不能再大起大落了,否则心脏怕是会受不了。”

    我看着大家熟悉的脸孔,鼻子一酸,转过脸去,看着窗外,声音哽咽:“扶苏走了,扶苏走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天会这么快的到来……”

    “老大……”

    徐佳澄上前握着我的手,道:“我们……我们都只能接受这一切,说什么都太迟了。”

    “扶苏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我看着窗外,泪水不断滑落在枕头上,颤声道:“我们的扶苏,他天赋过人,在战场上,他是世界第一的刺客,在灵园里,他是世上最温柔的男人,他应该永生永世的在灵园陪伴爱人,而不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结束了他最好的年华。我欠他的,太多了……”

    苏希然哽咽道:“丁队,你不要这样……我们所有人都在等着你振作起来,你不要这样……”

    “如果能用我的一条命,换他的一条命,那该多好。”

    我看着窗外,脑子里却全是酒泉关会议厅里与扶苏争吵的一幕,他俊逸的脸庞仿佛依旧还在眼前,顿时有种心痛欲绝的感觉:“都怪我一时的懦弱,葬送了扶苏他年轻的生命,都怪我……”

    “丁牧宸,这不怪你。”

    临界柔声道:“扶苏有他的坚持,你也有你的坚持,你们两个没有对错,我知道你现在肯定非常难过,但是……但是希然说得对,我们整个天选组,整个北辰都在等着你振作起来,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主持大局?”

    我转过脸擦了擦眼泪,然后奋力从床上坐了起来,道:“扶苏那边,还有什么消息?”

    苏希然道:“我已经联系到扶苏的弟弟了,扶苏他……明天出殡,他家的地址我也已经记下来了。”

    “知道了。”

    我红着眼睛,道:“希然,订机票吧,今天就飞郑州,我想看扶苏最后一眼。”

    “丁队……”

    她眼眶湿润的看着我,随后柔声点头:“嗯!”

    “扶苏也是我的兄弟,我要一起去。”林澈道。

    王劲海、张伟齐齐点头:“对,一起去,扶苏是我们大家的兄弟,我们都想送他最后一程。”

    临界颔首:“我这边已经跟给自己和希然请假了,那就一起过去吧,基地那边呢……怎么办,要不要通知他们?”

    我点点头:“告诉他们一声,愿意去的就去,不愿意的就留下训练。”

    “知道了。”

    ……

    不久之后,机票出了,我们很幸运,订到了晚上七点起飞去郑州的机票。

    下午,驱车前往机场。

    晚上的时候,飞机没有延误,就这么飞离地面,离开了苏南,前往扶苏生活的地方了,只是我没有想到,第一次前往他的家,居然为了最后一次送别他。

    飞机上,我们一行人都十分安静,全程我都看着窗外的天空,心头百味杂陈。

    八点许,抵达郑州。

    临界雇了一辆大车,带着我们一群人前往扶苏的家,他家并不在市区,过去大约还要一个多小时左右,车子行驶在黑漆漆的公路上。

    一个多小时后,汽车来到了一片村庄,周围都是林木。

    车子缓缓停下,司机伸手一指不远处,道:“道行巷就是这一片了,你们自己过去问问地方吧?”

    “嗯,谢谢了,司机。”

    “不客气!”

    一群人下了车,我走在前方,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路边抽烟,于是走上前,问:“这位大叔,您知道林苏的家是哪一户吗?”

    “林苏?”

    他抬头诧然看了我们一眼,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他朋友。”

    “林苏已经走了,你们是来给他送葬的吧?”

    “嗯……”

    “明天才出殡,今天来早了。”

    “没关系,我们先去看看他。”

    “哦,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大概半里路之后右转,看到有一家摆花圈的,就是林苏家了,小心路滑,最近刚刚下过雨。”

    “嗯,谢谢你了,大叔。”

    “哦,好。”

    ……

    道路有些泥泞,走了一会,果然,前方有一户人家院子里灯光很亮,里面还传来了哀乐,门前摆放着花圈,到了。

    但是,站在门口的时候,我却心头百味杂陈,止步不前了,真希望这是一场梦,当梦醒来的时候,我又可以在游戏里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世界第一刺客,而此时,只要我向前跨出这一步,就等于是接受了这个事实,接受扶苏已经走了。

    “丁队……”

    一旁,苏希然柔声道:“怎么啦?”

    “没事……”

    我走上前,敲了敲院子的铁门,“当当”两声之后,一个约莫六十岁上下的老人打开了门,他的脸上满是皱纹,扶着门的手掌也显得很是粗糙,布满了茧子,一双眼睛则布满血丝,看着我们,用河南话问道:“你们是谁?”

    “林苏的朋友。”我说:“我们是想送别林苏的。”

    “林苏的朋友?”

    他显得有些戒备,道:“你是不是……是不是那个丁牧宸?”

    “是我,你是?”

    “我是林苏的父亲。”他目光中透着寒光,说:“明天才出殡,你们走吧,要来的话,就明天再来。”

    “叔叔……”

    我皱了皱眉:“我们想……看他一眼?”

    “看他一眼?”

    扶苏的父亲目光中透着愤怒,道:“我听说在那个什么游戏里,林苏就是跟着你混,最后才蒙受冤屈,如果不是你,我的儿子怎么会得上抑郁症,怎么会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么久?你今天居然还有脸来看他最后一眼?”

    “叔叔,我……”

    “滚!”

    他怒吼一声:“林苏真是眼瞎了,认识了你这种人,再不滚,我可就要动手了!快滚!”

    我浑身颤抖。

    “叔叔,对不起……”

    “滚!”

    “叔叔,我……”

    他狠狠的关上了门。

    一旁,林澈咬着牙:“凭什么,他凭什么怪你啊?这公平吗?”

    “别说了……”

    我轻轻一摆手,道:“确实怪我。”

    临界秀眉轻蹙:“这不让我们进门是什么意思?丁牧宸,现在怎么办?”

    “你们几个打车走吧,去附近找个旅社住一晚,明天再来,我在这里等等。”我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围墙,道:“我站在这里,就能离扶苏近一点,能多陪他一会。”

    苏希然声音哽咽:“丁队,你别这样……”

    “希然……”

    我看着她,道:“这样的话,我心里能好受一点,你懂吗?”

    “我懂……”

    就在这时,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又开了,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追了出来,道:“丁牧宸?是丁牧宸大哥吗?”

    “我是。”

    我马上转身,看着他,道:“你是……扶苏的弟弟?”

    “嗯。”

    他点点头,说:“我叫林小杰,林苏的弟弟,对不起……我爸因为哥哥走了,伤心过度,所以脾气特别不好,我知道这件事绝不可能怪你的,真的对不起……”

    “没事的,小杰,我也有责任。”我说。

    他的脸上带着歉意:“今天的话,我爸的脾气确实太大了,要不你们明天早上过来吧,明早过来见我哥最后一面,明天我爸或许就没有那么生气了,而且明天来的人多,他也应该不会当众发脾气,今天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事,没事的。”

    我点点头:“那……我们明天再过来吧。”

    “嗯,辛苦你们了,真的对不起。”

    “没事,没事……”

    ……

    看着林小杰的背影,临界眼圈红红的说:“扶苏的弟弟,倒是挺懂事的一个孩子。”

    “嗯,走吧,找个地方住一夜,明天再来。”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