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古老的传言

    次日,上午。

    附近县城里的一个旅社。

    上午八点许,旅社楼下,一群人准备出发,当苏希然看到我的时候,道:“一夜没睡?”

    “睡不着。”

    “唉……”

    她一声叹息,没有安慰,她知道这时候任何的安慰都显得无比苍白。

    十点不到时,我们包的车抵达了扶苏的家。

    这一次,大门是开着的,已经有不少亲朋好友来了,而且,就在大门的一旁,出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赫然是唐韵、唐颂、王雨等人,他们居然也来了。

    “夕哥哥,你们来了。”她走上前,柔声道,看着我的模样,目光中充满心疼。

    “你们也来啦?”

    “嗯。”

    唐颂点点头:“今天一大早赶过来的,还有北辰基地的人也来了,他们就在里面。”

    “哦……”

    穿过大门,院子里,北风之神、清言、天无悔、问心、玫瑰兮奈特等人都在,纷纷走上前:“老大,你们来了。”

    “嗯,大家辛苦了。”

    我点点头,说:“走吧,我们去看扶苏最后一眼。”

    “嗯……”

    ……

    灵堂设在一旁的棚子里,扶苏的弟弟林小杰就跪在一旁,不断的烧纸,而扶苏的父亲则坐在不远处,满眼血丝的瞪着我们。

    “你们来啦……”林小杰看了我们一眼。

    “嗯。”

    我走近过去,下一刻,就看到了躺在玻璃棺中的扶苏,他脸色苍白而消瘦,比之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要清瘦了许多,从白鹿城一战之后,他一定备受折磨,不断的自责与不甘,竟把他折磨成这副模样。

    只是一眼,我就已经整个人都接近崩溃了,眼泪滚滚落下,却说不出哪怕一句话来,就这么扶着棺材的边缘,将额头抵在上面,泪如泉涌。

    “你还假惺惺的哭?”

    身后,传来了扶苏的父亲的声音,他猛然一脚踏断了拖把的把柄,提着半截把柄就走了过来,低喝道:“他不就是你害死的吗?”

    “蓬!”

    猛然一棍子打在我的后背上,顿时后背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

    “你干什么!?”

    唐韵猛然推开了他:“你这是做什么!?”

    “叔叔,你干什么?!”

    林澈、北风之神也一左一右的拉住了扶苏的父亲。

    我咬着牙,泪水不断往下掉,大声道:“林澈、小北风,放开他,让他打!打吧,你打我越狠,我心里就越好受一点,打吧!”

    “你当我不能……”

    扶苏的父亲挣脱了愣住的林澈和北风之神,上前抡起近一米长的木制把柄又是狠狠的一下打在我的后背上,而我则伏在玻璃棺上一动不动,看着扶苏消瘦的面容,惨然一笑:“扶苏,我的兄弟,咱们的老爸,下手真狠啊……”

    说着,泪水滚滚滑落。

    “蓬!”

    身后,又是一片火辣辣的剧痛,扶苏的父亲连续几棍子下来,终于,“啪嚓”一声,那根把柄直接被打断了。

    “够了!够了!”

    唐韵心疼得不得了,直接伏在我身上,伸手指着扶苏的父亲:“你要打,你就打我吧,别再折磨他了……”

    我鼻子一酸,更是泪如泉涌。

    ……

    扶苏的父亲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这时,一旁也有亲朋在劝说他,拉着他走远了,而我则依旧跪在扶苏的遗体旁。

    “出血了,出血了……”

    身后,苏希然咬着银牙:“丁队,你伤得很重,走吧,去医院包扎一下再说,衣服都已经被血渗透了。”

    出来时,我根本就没穿棉衣,只穿了一件衬衫外加一件白色外套,此时,衣服应该是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我没事。”

    我轻轻摇头,跌跌爬爬的站起身,走到林小杰的一旁,跟他一起跪在灵前。

    “丁牧宸大哥,对不起……”他红着眼睛。

    “没事。”

    “我哥……他留下了一些遗物,你要看看吗?”他问。

    “哦,好……”

    他马上起身回房间,不久之后,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走上前,说:“这是在他去世的酒店房间里找到的,或许,是他打算记录一点东西,但是……你自己看吧。”

    “嗯。”

    我接下笔记本,翻开第一页,一片空白,第二页,也没有,反而在中间出现了撕开的痕迹,显然,扶苏在去世之前似乎是想写下日记,但每写一页,就撕掉了一页,最终只剩下这本被撕掉了一大半页数的笔记本。

    但是,当我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却在上面发现了一行隽秀的字迹——

    “一场游戏一场梦,回首往事皆成空。”

    ……

    看着这行字,我禁不住的悲从中来,这句话是扶苏最后写的字,也像是他这一生的真实写照一样,一场游戏一场梦,回首往事皆成空,扶苏在游戏里是一个天纵之才,但是最后的结尾却是这样的平淡,一场白鹿城之战,却也结束了他的一生。

    “回首往事皆成空……”

    “回首往事皆成空……”

    我念叨了两遍,心疼得直抽搐,泪水噼噼啪啪的打在这页纸上,扶苏带着莫大的悲伤与不甘离去,这种心情,我此时此刻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

    一旁,林小杰道:“我哥他……他离家出走之前跟我说过话,他说,他终于知道那个叫隰有荷华的女孩在哪,他要去找她了……”

    “什么?!”

    我猛然浑身一颤:“他真这么说的?”

    “嗯!”

    一瞬间,我如遭雷击,难道说,扶苏在死前已经得知隰有荷华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难道说……他是故意的?

    一旁,苏希然听到我们的对话,已然一切都明白了,她轻轻跪倒在地,泪水涟涟的看着扶苏的灵位,道:“扶苏他……扶苏他难道是为了见她才……才……才……”

    她哭得梨花带雨,却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场一首老歌:“不懂怎么表现……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

    是殉情吗?真的是殉情吗???

    “希然,别唱了!求你,别唱了……”

    我跌倒在地,心头仿佛被千万把刀剑刺穿一般的痛,当年听着林俊杰的这首江南,不觉得有什么,但如今听懂了这首歌,却哭得如此狼狈不堪。

    ……

    不久后,林澈、随风之刃、天无悔、清言、王劲海、张伟、北风之神等人也齐刷刷的跪在扶苏的灵前,所有人都红了眼圈,都泪水涟涟,看着灵前扶苏的照片,仿佛他音容笑貌还在眼前,可我们都知道,一切再也回不去了,扶苏走了。

    接近傍晚的时候,终于,我们送完扶苏最后一程。

    ……

    晚上,附近的县城。

    我们大家都聚在一起,静静的坐在酒店的大堂里。

    “接下来,怎么办?”林澈红着眼睛问。

    “扶苏走了,但我们的生活还在继续。”苏希然轻声道:“那么大的一个北辰,还需要我们这群人去维持,明天,大家都回去吧,该做什么做什么。”

    “我不回去。”

    我轻轻一摆手。

    “师父,你要……你要干什么?”随风之刃道。

    北风之神也说:“老大,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别让大家担心你了。”

    “我没事。”

    我轻轻摇头,道:“我只想找个地方一个人静静,想想过去,想想未来。”

    “我陪你。”

    一旁,唐韵握着我的手,美目中满是担忧:“不管去哪儿,我都陪着你。”

    “嗯……”

    我轻轻点头,挤出一抹笑容:“韵儿,我一直想去婺源,不如……我们去一次吧?”

    “好呀,但是现在不是旅游季。”

    “没关系,只是想去,不是为了什么。”

    “嗯。”

    临界欣然点头:“那么,丁牧宸和唐韵去婺源,我们其余人……就各自返回吧,该回家的回家,该回基地的回基地,扶苏在天上看着我们呢,自然希望我们能好好的,对不对?”

    “嗯,对。”

    ……

    一群人商议定了,就各自订机票,唐韵飞快的订到了去上饶的火车票,明天一早就出发,到了上饶之后再坐车去婺源,不算太远。

    次日清晨,穿衣服时,后背火辣辣的疼痛,怕是扯到伤口了,禁不住惨哼了一声。

    一旁的床上,唐韵秀眉轻蹙:“去医院上点药吧,万一发炎了就麻烦了。”

    “不用。”

    我摇摇头:“让它疼吧,这样我心里舒服一点。”

    她咬着红唇,欲言又止。

    清晨,送苏希然、临界、林澈等人走了之后,我和唐韵就前往高铁站了,郑州到上饶,五个小时就到了,加上坐车的时间,一共也就六七个小时就能抵达婺源了。

    ……

    高铁上,外面的景色不断倒退。

    一旁,唐韵拿着手机,不断的给我看图片。

    “这家客栈怎么样?好漂亮啊……”

    “这家呢,打开窗就能看到山,装修都很好看。”

    “夕哥哥,这个呢?贵是贵了一点,但是条件好呀,怎么样怎么样,你选一个。”

    我第一次陪她出来这么远旅游,唐韵虽然受到扶苏的事情影响情绪有点低落,但其实还是挺开心的,看得出来。

    只是,我的心头百味杂陈,这次恐怕根本没有什么游山玩水的兴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