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走了,回家

    傍晚,一辆颇为破旧的中巴旅游车晃荡在山间的公路上,越接近婺源,周围的景色也就越让人着迷了,目光所及处,群山起伏,仿佛古老的巨龙盘亘在天地之间般,冬日里的雾气弥漫在山间,平添了几分彷如仙境的感觉。

    终于来了,虽然季节不太对。

    我看着窗外,仿佛也被治愈了一点点的心情,说:“婺源,到了啊……”

    “嗯。”

    一旁,唐韵抱着我的手臂,笑道:“虽然现在不是春天,但是婺源的冬景也是不错的,如果下雪的话,那就更是一绝了。”

    “今年会下雪吗?”我有些茫然。

    “会的会的,我们多住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我陷入了沉思,看着她一张绝美的脸蛋,道:“韵儿,你不上课了吗?要陪我在这里过冬?”

    “请假了,没关系,还有什么能比陪你更加重要?”

    我微微一笑,将她轻轻拥入怀中。

    ……

    不久之后,车子停下了,需要我们自己步行去客栈,所幸我和唐韵几乎没有带什么行李,这次来得匆忙,也没有收拾,游戏头盔、换洗衣物什么的几乎都没带,不过这样也好,放下一切,在这里好好的静几天。

    山中,矗立着一棵棵参天古树,云雾缭绕在树枝之间,而就在树下,一座座精致的屋舍林立,白墙黑瓦,充满了古色古香的韵味,这里彷如一个人间仙境一般,美若画卷,就算是在景色不够好的冬天,却已经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心旷神怡。

    一株镀着金黄的树下,唐韵定的客栈到了,与其它屋舍一样,也是白墙黑瓦的构造,迈入大门则是一个院子,里面种着两颗果树,楼上的房间窗明几净,一扇扇精致的玻璃窗让这个古色古香的住所有了几分现代气息。

    “老板。”

    唐韵提着拉着我的手走在前方,道:“我在网上订的房间,唐韵。”

    “哦哦!”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大叔走了出来,笑道:“里面请里面请,你们是两个人入住,是吗?”

    “嗯,登记一下身份证就好了。”

    “谢谢。”

    登记完毕之后,上楼,我们的房间窗户刚好正对远方的群山与云雾缭绕,可以说是这一带最好的房间了,不用想,肯定是挺贵的。

    “怎么样,满意么?”唐韵拉开窗帘,跟我一起站在窗前。

    “满意,怎么会不满意。”

    我微微一笑:“我活这么大,这是住过的最有格调的房间了~~”

    “哼哼,敷衍!”

    她扑哧一笑,说:“已经快要到晚上了,我们去吃饭吧,我已经看过攻略了,最近的有几个野菜餐厅的菜都很好吃,去尝尝?吃完之后,再去商店里买一点日常用品,来得太急了,我连换洗的内衣都没带……”

    “好,听老婆大人安排!”

    “乖~~~”

    她摸摸我的头,笑道:“还有,游戏头盔也没带,不过没关系,我已经用客栈的地址网购了两个头盔了,明天就能送到,你就在这里安安心心的住下吧。”

    “嗯,好……”

    ……

    晚饭。

    就在小镇里的一间饭馆,景色依旧秀丽万分,就连饭馆里的装修都十分的古朴,让人觉得十分放松,菜品虽然不像是山水人家那样的全,但是贵在新鲜,老板娘喜滋滋的站在我们身边,说什么野菜都是在山里挖的,很鲜,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据我所知冬天是不长野菜的,就算是有,那也应该是在蔬菜大棚里的产物。

    不过味道确实不错,在一个久慕其名的地方,陪在身边也是最心爱的人,再加上一口野菜,顿时整个人都飘飘然了。

    “韵儿,我想喝酒。”我说。

    “咦?”

    唐韵歪头看我一眼,笑道:“你不会是想酒后那什么吧?”

    “那麻烦你配合一点啊!”我笑道。

    “哼,信了你的鬼!”

    不过,她还是抬手道:“老板娘,我们点一下酒水。”

    “来了来了。”

    老板娘屁颠屁颠的来了,我看了一下菜单上的酒水,指了指上面的泸州老窖:“来一瓶这个吧?”

    “嗯,好的。”

    “喝白酒?”唐韵眨了眨眼睛,诧然的看着我。

    “嗯,我想醉一下。”

    我如实以告:“昨天一夜没睡,今天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如果我再不借醉好好的睡一觉的话,我怕我很快就撑不住了。”

    她心疼的看着我:“那就多喝点,我陪你。”

    “嗯,你少喝点,一会可能还要拖着我的腿回客栈呢~~”

    她不禁莞尔:“放心吧,交给我了!”

    不久之后,上酒了,然后又点了一份老鸭煲,就跟唐韵你来我往的一杯一杯喝了起来,基本上我一杯一口,唐韵则是一杯分了三四次,但不久之后,唐韵就已经俏脸微红了,说:“哼,一会喝醉了,恐怕生活用品都没法买了。”

    “那就明天再买呗,需要什么的时候,再去买,反正商店不远,我来的时候看到了,距离客栈也就几步地而已。”

    “嗯~~”

    烈酒烧心,一整瓶酒几乎大部分都是我喝的,而我最大的量其实也就是半瓶高度白酒罢了,喝到后面的时候,脑子都开始迷糊了,好在唐韵比较清醒,结了账之后,我搂着她的香肩,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酒家,眼前的事物乱晃,距离酩酊大醉只差一步了。

    “这种感觉,真好。”

    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我笑道:“我差点……差点都忘记扶苏这个人了……”

    唐韵眼圈一红,道:“好啦,酒仙,我带你商店里走一圈?给你买点睡衣和内衣什么的?还有牙刷牙膏剃须刀呀!”

    我点头:“嗯,我都听媳妇大人的~”

    “哼哼,你有的选择么……”

    “那个,刷我的卡吧……”

    我老脸一红,把银行卡递给唐韵,说:“订酒店是你花钱,吃饭还是你花钱,买日用品你再花钱,我都快变成小白脸了!”

    她转身看着我,抓起我的卡就揣进了兜里,说:“我先帮你收着,别弄丢了,再说你现在也不像是小白脸啊,脸喝得这么红,倒像是红脸的关云长了。”

    “那我就是关云长……”

    我脑袋一迷糊,开始吹上了:“想当年,我也是千里走单骑,一个人拿着信物横穿万里枫林返回国服的,虽然最后失败了……”

    唐韵吃吃笑:“嗯嗯,你最厉害了好吧,商店到了,我要买东西,你能站稳么?!”

    “可以。”

    我走进商店之后,就在货架一旁站定,唐韵则提个篮子飞快的将货架上的日用品扫进篮子里,不到两分钟就回来了,笑道:“老板,结账。”

    结账之后,挽着我的胳膊:“走啦,回家了。”

    “嗯,哦……”

    ……

    回到客栈之后,上楼。

    唐韵将睡衣扔给我,说:“洗澡去!”

    我脑袋有点懵:“不洗行不行,我怕我会淹死在浴缸里。”

    “淋浴!不是说好什么都听媳妇大人的吗!?”

    “哦!”

    洗完澡,套上睡衣,一头就栽在床上了,这个房型虽然很大,但是只有一个大床,正如我当初与唐韵约定的一样,只是,这一次却没有那样的心思了,就在唐韵去洗澡的时候,我已经陷入了梦乡,梦境里却都是扶苏捏碎星空城信物,以及灵园里他们两个恩爱无比的画面,耳边甚至还有人在轻轻吟唱着,一场游戏一场梦,回首往事皆成空,这一夜,注定无数梦境了。

    谁说酒后无梦,都是骗人的。

    ……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上午了。

    窗外,和煦的阳光投射在地板上,折射着柔和温暖的光辉,身边,唐韵不在,于是拿过手机,上面有一条她的留言:“我去拿头盔,马上回来。”

    于是,在我刚刚放下手机的时候,房门刷卡的声音响起,唐韵回来了,俏脸上还带着从外面回来的雾气,长长的睫毛上挑着露珠,将手中的两个头盔晃了晃,笑道:“搞定,我们在婺源也一样可以上线,不会错过天空之境新版本了。”

    我苦笑一声:“媳妇儿,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心情上线么?”

    “不急。”

    她凑上前,在我唇上轻轻一吻,笑道:“等你有心情了,就上线带我练级,这几天我们就游山玩水好了,快点起床吧,吃完早餐之后,你带我去登山,去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好不好?”

    “嗯,好的。”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个电话,来自于董小瑜。

    “喂,丁牧宸?”她声音很轻,似乎生怕打扰到我。

    “是我,小瑜,你有事吗?”

    “嗯。”

    她似乎欲言又止的模样,过了半晌,才说:“山有扶苏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听说了,对不起,真的太对不起了。”

    我冷笑道:“对不起就算了吗?张千年、刘基,以及名人堂组委会的那群畜生们,扶苏的死,他们要负一半责任。”

    “我们月恒官方已经派河南分部的同事去吊唁了,真的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丁牧宸,对不起。”

    “小瑜,这与你无关。”

    “可是……”

    她沉默了几秒钟,道:“我还是要代表月恒中国向林苏、向你道歉,这次真的很对不起。”

    “算了,不说了。”

    我心里有些烦躁,道:“你这次打电话给我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

    “嗯。”

    她轻轻点头:“现在,无论是微博上,还是游戏论坛里,山有扶苏的走,让许多人群情激愤,都在唾骂月恒公司,在舆论下,张千年等人决定重新归还山有扶苏CSL名人堂头衔了,并且,将会在下个月举行名人堂盛典,你身为CSL名人堂排名第一的人,我们邀请出席的所有人中,你的份量是最重的,届时还会有许多重量级的嘉宾,总之,希望你准时到场。”

    “现在归还了,还有什么用?”

    我淡淡一笑:“你就不怕我去砸场子?”

    她笑了笑:“你如果砸场子的话,我就负责收拾烂摊子,谁让你是丁牧宸。”

    “好了,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