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我该怎么救赎自己?

    在婺源的日子,过得很快。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几乎每天都是上午陪唐韵去登山,下午喝茶、聊天,晚上看看综艺节目,然后在夜宵的时候喝个大醉,一夜好梦。

    ……

    婺源第八天,清晨。

    终于,还是要决定上线看一眼了。

    系统更新,人物读取成功。

    “唰!”

    人物出现在了重建的天风城中,而在北方的大地图上,一座新生的主城正在筑城之中,那是重建的白鹿城,规模与原先一模一样,只是重建的时间略微有点长,游戏里的资源变换需要遵循经济规律,所以白鹿城的重建、资源刷新,几乎都是要等价兑换的,不断从神象城、青光城抽取资源,同时还要国服官方大量投入资金、资源等。

    看了一眼好友列表,我有一千多封未读邮件,大部分都是安慰之类的消息。

    而就在其中,我眼睛一亮,发现了一个熟悉的ID,赫然是山有扶苏的一封语音邮件,发送的事件是20天前,那时候他还没走!

    难道……这是一封定时发送的邮件?确实是这样了。

    点开邮件,确认播放,下一刻,山有扶苏的声音恍如隔梦般的回荡在我耳边——

    “夕哥,对不起。”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与你对话,所以,我只能选择逃避。”

    “夕哥,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我能感觉到,我的生命正在不断的飞快流失着,我很清楚这种感觉,而现在,我知道她就在天的另一边在等着我,所以我……甚至在期待这一刻的到来。”

    “只是,我不甘心啊,夕哥,你始终都是我的哥哥,白鹿城被围的时候,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狠心看着你口中的弟妹在敌人的铁蹄下灰飞烟灭?”

    “我知道,你是为了大家着想,你是一个好盟主,但是……但是夕哥你为什么这么狠心。”

    “对不起,这一次是我太任性了,我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对不起,夕哥,你永远都是我最好最好最好的大哥,我在世界的尽头,也会为你祈福,愿你平安喜乐,不再受尽委屈,不再左右两难。”

    ……

    “滴”的一声,语音播放完毕。

    我却崩溃了,一屁股坐在天风城东广场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眼泪不由自主的直往下掉,到了这时候,扶苏他依旧用三个“最好”来形容我这个大哥,我真的配吗?是我的自私,把他逼上了绝路,是我的懦弱,让他别无选择?

    我配作他的大哥吗?

    就如扶苏说的一样,我太狠心了,太多的理智,让我变得不像是自己,甚至不像是一个人了。

    猛然间确认下线,拼命的扯掉了游戏头盔。

    我飞奔来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往自己的脸上扑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久之后,唐韵也下线了,她听到了动静,出现在我身后,幽幽道:“夕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

    我摇摇头,说:“太久没上线了,有点不太适应,我今天先不上了,韵儿你自己练级吧。”

    “不了,我陪你。”

    “谢谢你……”

    我走上前,紧紧的拥住了她,道:“韵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但是我……但是我……”

    “我知道的。”

    她紧紧的抱着我,道:“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好吗?”

    “嗯。”

    我缓缓松开她,道:“突然间,有点想吃糖炒栗子了……”

    她不禁扑哧一笑:“怎么突然有胃口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出去给你买?”

    “嗯嗯,本来应该我自己去买的,但是……我伤心过度,腿脚不便,只能委屈一下媳妇大人了啊,哈哈哈~~~”

    “哼哼,大懒虫。”

    她披上漂亮外套,道:“那我去啦,你烧点水,泡一杯红茶给我。”

    “嗯好,得令!”

    ……

    她下楼了。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她的背影,禁不住泪水涟涟,说不出的不舍,但心头的压抑却让人无法去思考,无法做出任何决定。

    直至唐韵走远之后,飞快下楼,到了商店里,买了一个铁盆,然后又买了一堆这里人生火的木炭,随即回到房间,封上房间里的所有窗口,关掉空调和报警器,将木炭放进盆里,生火之后,便抱着膝盖,坐在电视机前。

    我别无选择,那些噩梦与自责,就像是一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了,我原本不相信世上会有抑郁症这种东西,但我此时此刻真正的明白,有时候,死真的比活着容易。

    不久后,房间里热气腾腾。

    呼吸也随之变得困难起来,大脑有些眩晕,我知道,这已经是快要一氧化碳中毒的迹象了,再过不久,便开始浑身冒冷汗,肢体也变得无力起来,此时,我就算是想自己站起来去开窗、开门也已经不太可能了。

    “扶苏……”

    仰头看着天花板,我喃喃一笑:“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弟妹,也没能保护好你,是我这个大哥的怯懦让你失望了,现在,我来赎罪了,我来见你们了,我要宰了龙,我们这次真的可以一起煮龙肉吃了……”

    此时,意识开始模糊,即将陷入沉睡之中。

    死去的感觉,真好啊。

    一切,都解脱了……

    ……

    脑海里一片空白,但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了唐韵的尖叫声,以及她奋力推开门窗的声音,当我睁开眼睛时,就看到她哭成了一个泪人,就这么坐在我面前。

    “韵儿……”我浑身无力,动惮不得。

    “混蛋……你混蛋!”

    她一边哭,一边大声道:“我就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回来居然变成这样了……你如果就这样走了,我……我怎么办?你想……你想把我一个人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吗?我以后……我以后该怎么办?你让我……你让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眼泪直掉:“我实在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对不起,对不起……”

    眼泪模糊了视线,我喃喃道:“当初,我们刷生死门的时候,你说过,生死两面,生与死就连在一起,我当时还不以为然,却没想到那些都是真的。”

    她看着我,咬着银牙,道:“丁牧宸!我的夕哥哥,你死之后,你对得起林苏了,但是我呢?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希然姐吗?你对得起澄澄吗?这么多爱你的人都在等着你振作起来,你却选择了放弃,我知道你痛苦,可是……看着你这么难过,你知道我更难受吗?”

    “对不起,韵儿……”

    我倚靠在墙壁上,泪水涟涟:“对不起……当初,我没能救得了依然姐,现在,我一样救不了扶苏,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一个人,到底还有什么用……”

    “你……”

    她咬牙道:“这根本就不是你的责任,间接害死他的人是那些组委会的混蛋,绝不是你,你现在走了,谁为林苏讨回公道?你以为你这样一走了之就算赎罪了吗?如果你现在走了,以后谁陪我,以后我要跟谁过完这一生?如果你走了,你的父亲,谁来为他奉老?如果你走了,北辰这么多人就真的变成一盘散沙了,以后谁能引导他们?如果你走了,剑墨、林澈、王劲海、清言那些人争吵起来,谁能服众?如果你走了,希然姐、澄澄被人欺负了,谁能保护她们?如果你走了……”

    “对不起,对不起……”

    我紧握着她的手,浑身颤抖:“我一时被蒙了心,一时心里过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韵儿……”

    她双眼通红,泪水不断滑落:“现在,还想烧炭自杀吗?”

    “不想……不想了……”

    我冲上前紧紧抱住她:“是你把我骂醒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扶苏在天上,也一定不想看到这么痛苦的,夕哥哥,振作起来吧……”

    “嗯,我一定,一定振作……韵儿,你也别哭了。”

    她跪坐在地上,泪水滚滚落下,一双美目就这么看着我:“你知道吗?你吓坏我了……我差点就失去了你,我……”

    “对不起,对不起……”

    “好啦,我们收拾一下房间吧……”

    “嗯。”

    ……

    不久之后,客栈老板冲上楼来,看着这里,目瞪口呆:“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没事,没事了,老板。”唐韵道。

    “这个房间怎么乱糟糟的……”老板皱眉道:“墙壁和天花板都被熏到了,这个……恐怕……难道你们是想烧炭?不行,这个房间不能给你们住了,你们赔偿一下,然后就搬走吧,这个房间已经被你们弄得不干净了!”

    “老板,什么叫不干净了?”唐韵秀眉轻蹙道。

    “你说呢,居然敢在房间里烧炭,你说这房子还能算是干净的房子吗?”

    “废话!”

    唐韵很生气:“你可以让我们搬走,但你凭什么说房间不干净了?你早上刷牙了没有?房间怎么就不干净了,话给我说清楚了!”

    老板皱眉:“赶紧拿上你们的东西,该赔偿的赔偿,走吧!”

    “我就不赔偿了。”

    唐韵站起身来,淡淡道:“你这民宿一共多少钱?我整个买下来。”

    “你……”

    ……

    最终,唐韵花了2400W把这一小片的民宿都买下来了,我则有些无语,就为了争一口气居然买了一个民宿,不过唐韵也确实不缺这点钱。

    “怎么,不开心啦?”已经身为店老板的她,笑吟吟的问我。

    “没有不开心,就觉得有点浪费钱。”我说。

    “谁说的。”

    她抿嘴一笑:“以后这里可以当成我们旅游、约会的基地呀,每年春天油菜花开的时候都来一次,有自己的店面,随时想住随时住,多好啊!”

    “有道理,那我也投资一半股份吧。”

    “好嘞,谢谢老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