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在上(电视剧名一念时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7章 什么都让他做了

    时小念头疼地踩上贝壳路,沿着蜿蜒的小路走向前。

    细沙如雪,碧蓝的海水不时扑上沙滩,湿了沙子再缓缓褪去,一望无际的海面映衬着蓝天的颜色,仿佛隔出了另一个世界。

    时小念顺着小路走进大片绿色树林,她小心地注意着脚下,却发现周围连一点残枝树杈都没有,更有没石块什么的。

    整条小路周围都干净极了。

    她扶着大树躯干往前走去,只见每一棵大树都被修剪过,表面一点扎手的感觉都没有。

    宫欧带着人这几天就在这里做这些么?

    他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她求婚跟这些比起来都算是小动作了。

    哎……

    看到这么美的场景,时小念竟发觉自己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求个婚怎么就那么难,最难的就是宫欧。

    他想的比她还多还完美。

    “吱吱。”

    有小鸟停留在树上唱歌。

    时小念抬头望去,竟看到一只彩色羽毛的小鸟,美丽极了,不时张开翅膀,在树枝上跳来跳去。

    真可爱。

    远远的,她就望见树林的尽头是一片茫茫的白色。

    “宫欧?”

    时小念扬声喊道,他是在那里等她么?

    没有人回应他。

    白色的鞋子踩在林间的贝壳路上,时小念小心地穿过树林,拍了拍手,抬起头正欲再喊宫欧,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眼睛所及之处都是一个个树桩。

    地面陷进去很深。

    用树木与贝壳制造了临时的台阶。

    稀稀落落的树桩中间是细雪一般的白沙,有古旧的晾衣架支在离阳光最近的地方,一个个罐子并排放着,摆了两层,有些像壳类,有些又像陶罐一类,分不清是什么材质。

    很多老旧的东西摆在露天之下。

    一根根长短不一的粗柱立出一道宽宽的大路来,像是一个大门,又像是无声的守卫,守护着这个岛。

    再远处,是一个类似祭坛一样的圆锥体,形状设计得十分巧妙。

    锥体之上,是一个半人半鱼的雕像。

    一头波浪般的长发下,雕像的面目慈祥美丽,她身着一条束腰阔裙,裙摆层层叠叠极为高贵,腰间挂着一些贝类的装饰品。

    这不就是她在阿尔瓦家族穿过的那一条裙子么?

    原来,这里真的是圣牙湾。

    宫欧没有骗他。

    他真的找到了。

    时小念一步步走到雕像前,难以置信地捂住嘴。

    真的找到了。

    “看来这里说有神族是假的,阿尔瓦的先祖看到供奉的人鱼神像就以为这里的人都是神族。”一个磁性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时小念淡淡一笑,她本来也没有指望真能发现神族,这与她的信仰相悖。

    她抬起手触摸神像,上面有明显修补过的痕迹。

    她忽然明白大家这几天的工作量比他想象得还多。

    “时小念,你什么意思,就知道盯着神像,都不回头看我一眼!”

    不满的声音传来。

    时小念低笑,人已经落入一个怀中。

    神像前,宫欧从后霸道地将她搂进怀中,惩罚性地勒紧,下巴抵在她的肩膀,恶狠狠地咬牙,“时小念,你找打!”

    时小念任由他抱着,也不说话。

    “还不说话!”

    宫欧一股怒气游走全身,张嘴便咬住她的耳朵,时小念缩了缩身子,他立刻松口,舌尖舔舐耳廓,如同在疗伤。

    时小念被吻得耳朵发颤,人更往他的怀中靠去。

    “干什么一直沉默?”

    宫欧贴着她的耳朵发狠地问道。

    时小念仰头望着雕像的美丽容颜,顿了几秒才开口,“这几天你都是很晚才回到房间,还不允许开灯,倒头就睡,我都没有好好看过你。”

    “那又怎样?”

    “让我猜下,大哥被你折磨成那样,那你自己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子呢?”

    “……”

    搂着他的宫欧沉默了。

    时小念背靠着他,竖起自己的手开始掰手指,声音清甜,“第一,头发乱了还长了;第二,黑眼圈应该比大哥的重三倍;第三,胡茬冒出来了,很扎人;第四,精神一定特别差,气色不好。颜值比以前降两倍,嗯,这是保守估计。”

    “……”宫欧的身体一点点变僵,抱着她道,“那你还是不要回头了。”

    “……”

    闻言,时小念眉头一蹙,飞快地转过身,心一下子疼得像被揪了一把。

    宫欧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

    他站在那里,身上套着一件长款的风衣,衣服上全是一些尘埃和沙粒,蓬松凌乱的发下,本该英俊的脸庞像是缺少水份一般,很干很干,干得嘴唇都有些开裂的痕迹,除了青影沉沉的一双眼,脸上还挂了彩,留下一道血痕。

    “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宫欧抬起手掌心向她,挡住自己的脸。

    这会他宁愿她不看他,早知道他就先去冲个澡再说,他是太想让她看到复原后的圣牙湾。

    这手不抬还好,一抬,时小念又看到他手上一些细细的伤痕,有几个手指头还包着创可贴。

    “宫欧!”时小念气愤地抓住他的手,“你怎么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猛然尖锐的声音刺得他耳朵一疼。

    “一点小伤。”宫欧放下手,微仰起满是青茬的下巴,挑了挑眉,“成熟一些不好么?”

    “你这这叫幼稚,小葵都比你成熟。”

    “……”

    宫欧默。

    “那边坐下。”时小念气急败坏地将他往一个大树桩上推下。

    宫欧的长腿踉跄两步,跌坐下来,时小念立刻从口袋里拿起一盒药膏,在食指上粘住一些往他脸上抹去。

    “你怎么还带着药?”

    宫欧盯着她问道。

    “猜也猜到了,只是没想把你会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时小念边道边细致地给他擦药,“宫欧,你少让我担心一会好不好?”

    语气很重。

    “哦。”

    宫欧乖乖应话。

    时小念弯着腰站在他面前,一字肩的领口随风浮动,“美丽”的风光便若隐若现在他眼前,诱惑着他的视线。

    今天的内衣是白色的。

    够纯情。

    “我下巴上也有点疼,看看有没有伤到。”宫欧仰起下巴。

    “我看看。”

    时小念担忧地更弯下腰,低头检查着他的下巴,指尖摸索着那一片青茬,“没有啊,很疼吗?”

    “还好,你是不是看漏了?我脖子好像也有点疼。”

    宫欧直勾勾地盯着她胸前的风景。

    再往下一些。

    再下来一些。

    “这里吗?”时小念浑然不觉,腰弯得不能再弯,却是什么都检查不到,再一转眸,就见宫欧色眯眯地盯着自己,还幼稚到朝她的衣裳吹起一股风。

    她无语了。

    她愤怒地站直身体,瞪向他,“我看我说错了,哪是小葵比你成熟,连小南瓜都比你成熟,他还知道醒了就玩、累了就睡,不给我添这么多堵。”

    “……”

    宫欧坐在树桩上看着她,颇有些无辜的样子,薄唇的裂痕让人心疼。

    他不说话,杀伤力比说话时更强。

    时小念很想怪他,见他这个模样却狠不下心来,她在他身旁坐下来,给他手上的伤口抹药,又将所有的创可贴小心翼翼地换上新的。

    宫欧低眸凝视着她专注的模样,道,“我这都是小伤,你先看看这里,和你想象中的圣牙湾像不像?”

    她哪有想象中的圣牙湾啊,她只有想象中的求婚现场。

    结果她想做的都让他错了。

    见她不说话,宫欧以为她还闹心,于是更加卖力地说道,“过了那么多年,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居住的迹象了,全都埋在土里。”

    “……”

    “但我看到那个罐子我就知道这里确实有人住过,所以我让人把这里的树全砍了,往下挖,将以前的遗迹挖了出来进行初步复原。”宫欧向她邀功。

    “……”

    “那边还有那些人穿过的衣服,技艺精巧,就是没有一件完整保留下来。”

    “……”

    “还有那边,有木屋的痕迹,我也进行了重新复原,晚上我们可以住在木屋里看海。”

    “……”

    时小念将他的手指全部进行重新包扎。

    宫欧的脸猛地逼近她,在她眼底放大,他定定地盯着她,眸子漆黑,“时小念,我做得好不好?”

    像个等待老师表扬的学生。

    时小念只好挤出一丝笑容,“好,太好了。”

    他就是做得太好了,好得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听到这话,宫欧将她一把搂进怀里,在她脸上用力地印下一吻,用胡茬胡乱蹭着她的脸,得意地道,“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再多的伤都值了。

    她向往圣牙湾,他就将圣牙湾的原貌复原出最完整化来。

    时小念靠在他怀中,望着远处的一个个木屋,不禁有些自厌,“宫欧,我想找到圣牙湾不假,但我没想让你付出这么多。”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那个只能享受果实的人。

    “你也可以付出。”宫欧再次吻上她的脸,薄唇含糊暧昧地道,“我们的木屋里,我亲手打造了一张床,很结实,很隔音,你想付出随时有机会。”

    “……”

    时小念无语地推开他的俊庞,道,“既然那床这么结实,你正好去休息,睡到没有黑眼圈再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