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六十章 灵丘死城

    贾彪率军撤离了灵丘,汉军众将士颇感意外,冯异也同样意外。听着周围众将的狐疑和讨论,冯异沉吟片刻,说道:“继续进军!”

    不管贾彪是不是真的要撤走,不管敌军在打什么鬼主意,灵丘这一战,己方都是必须要打的。

    大军抵达灵丘附近,举目望去,城头上方果然已是空空如也,没有一面旗帜,也看到一名守军的身影,仔细看,就连城门楼下方的城门都是大敞四开。

    冯异眯了眯眼睛,凝视城郭好半晌,他才收入目光,陷入沉思。

    看起来,卢芳军的确是撤离了灵丘,但是这没有道理,这么重要的灵丘城,卢芳军没有理由连守都不守,就这么被己方给吓跑了。

    他沉吟好一会,向左右看了看,说道:“赵匡!”

    “末将在!”赵匡催马出列,向冯异插手施礼。

    “你率一支骑兵,先行入城,看看城内有无埋伏!”

    “末将遵命!”赵匡答应一声,刚要拨马离开,耿舒催马上前,插手说道:“大将军,请准末将随赵将军同行。”

    “这……”

    “大将军,敌军行迹诡异,倘若城内真有埋伏,末将可助赵将军一臂之力,杀出重围!”

    冯异仔细想了想,点点头,正色提醒道:“你二人需多加小心!稍有不对,需立刻退出城邑!”

    “喏!”耿舒和赵匡齐齐拱手应了一声。

    西征军内也有骑兵,只不过数量不是很多。赵匡率领五百骑,耿舒率领两百骑,合计不到千骑,向前方的灵丘城缓慢接近过去。

    现在不是黑天,不是三更半夜,烈日当头,天气炎热,但在接近灵丘城的时候,耿舒和赵匡等人却有不寒而栗之感。

    透过敞开的城门,隐隐约约能看到城内的街道,可是大白天的,街道上竟然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这太反常了。

    赵匡转头看眼耿舒,耿舒也下意识地看眼赵匡,两人不约而同的拍了拍战马的马颈,让马儿走的再慢些。

    七百骑兵在耿舒和赵匡的率领下,几乎是步步为营的走到灵丘城南城的城门前。

    两人举目向城头上观望,没有人,也没不到任何的声响,更确切的说,城内也看不到人,也听不到声响,甚至连鸡鸣狗吠之声都没有。

    赵匡吞了口唾沫,小声嘀咕道:“可真是邪门了!”说着话,他小声问道:“耿将军,现在怎么办?”

    “进!”耿舒就说了一个字,而后,一提缰绳,骑着战马,一步步地走进城门洞。赵匡深吸口气,壮着胆子,跟着耿舒一并进入城内。

    穿过城门洞,环顾四周,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耿舒扫视左右,没什么发现,他抬手向一旁的台阶指了指。有两名幽州突骑翻身下马,顺着台阶,噔噔噔的跑到城头上。

    来到城墙上方,举目望去,这下可看清楚了,城头上堆积了不少的滚木、礌石,但却一个人都没有。

    两人向前后张望好一会,对视一眼,然后趴到城头上,对下面的耿舒摇晃手臂,表示城头上确实无人。

    赵匡眉头紧锁,说道:“耿将军,就算贾彪带着部下撤离了灵丘城,但……但城内的百姓呢?探子可没说城中的百姓也随着他们一并撤走了!”

    耿舒现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缓缓摇头,表示自己也想不明白。他向前挥挥手,说道:“继续前进!”

    他带头继续向前走。时间不长,他进入城内的主街道,向街道两旁看,所有的店铺已全部关闭。

    耿舒催马到来一家店铺的门前,抬起手中的虎头战戟,向店铺的房门上点了一下。

    他没有用力,但房门却缓缓打开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听呼啦一声,在场的骑兵们纷纷端起弩机,弩机的锋芒一直对准那扇慢慢敞开的房门。

    耿舒瞅了瞅身边的众人,而后,他跳下战马,端着战戟,一步步地走进店铺。

    店铺里面好像被飓风扫过似的,乱七八糟,各种物件,散落一地,地面上还铺着不少的杂草。

    他提鼻子,用力吸了两口气,感觉店铺里面的味道怪怪的,隐隐含着一股臭烘烘的气味。跟随耿舒走进来的赵匡等人,不约而同地用汗巾捂住口鼻。

    耿舒向店铺的里端走去,到了一间内室的门前,他用战戟将房门点开。随着房门打开,他举目向里面一瞧,不由得倒退了两步。

    原来内室里躺着七、八具之多的尸体,看体型、毛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男人衣服上的血迹已变成黑褐色,女子身上则没有衣服,显然是被人凌辱后杀害的。

    因为尸体憋在内室的时间已久,早已腐烂,生满了蛆蝇,随着房门一开,冲天的臭气迎面扑来,险些把耿舒当场熏晕过去。

    他连退两步,与此同时,手中的战戟向前一挥,将房门重新关闭。

    他看清楚了内室的情况,赵匡等人都没看见,人们纷纷上前,七嘴八舌地问道:“怎么了?屋子里面有什么?”

    一名兵卒还要上前开门,耿舒抬起一只胳膊,遮挡住口鼻,另只手臂向旁一伸,用战戟拦住兵卒的去路,摇头说道:“不要开!”

    兵卒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耿舒面色凝重地说道:“里面都是尸体,死亡的时间可能有七、八天,或者十几天,腐烂生蛆,可能会有疫病!”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皆变色,纷纷向外跑去。所谓的疫病,就是瘟疫,在当时,瘟疫可是十分可怕的,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一旦染上瘟疫,十之八九是会死人的。

    所以只要一说到疫病,人们无不是闻之色变。

    耿舒和赵匡等人急匆匆地退出店铺,赵匡重新把脸上的汗巾系了一遍,对耿舒说道:“难怪城内的气味怪怪的,总有一种发臭发霉的味,难道……城内的百姓都……”

    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难道这若大的灵丘城,现在已然变成了一座死城?倘若是这样,贾彪不战而逃就解释得通了,他们也怕待在城内,染上疫病。

    耿舒面色凝重,他将缠着脖颈上的面巾扯下来,用力地系在脸上,而后大步流星地走到下一家店铺,将房门推开,走了进去。这家店铺和前一家店铺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凡是值钱的物件,几乎都被搜刮干净,剩下的都是一些木头的家居,由于体积太大,不容易搬运。

    他推开内室的房门,里面也有好几具尸体,同样的腐烂发臭,生满蛆虫。

    他一连查看了五家店铺,家家都是如此,直到此时,耿舒才算确认,灵丘城的确是被屠城了,城内的百姓,已被斩尽杀绝。

    他不知道这是谁干的,有可能是卢芳军,也有可能是先卢芳军一步赶到灵丘城的匈奴骑兵、乌桓骑兵。

    无论是谁干的,无论是卢芳军,还是匈奴骑兵、乌桓骑兵,有一个算一个,他们没一个是无辜的,都是屠城的罪魁祸首。

    耿舒胸肺都快要炸裂开,他从第五家店铺里出来,猛然断喝一声,将手中的战戟狠狠劈砍在地面上。地面上的两块青砖爆出火星子,被他的战戟硬生生劈裂开。

    赵匡走上前来,看到灵丘城内的惨状,他也是满心的愤慨和悲痛。他拍下耿舒的肩膀,嗓音沙哑地说道:“耿将军,我们回去向大将军复命吧!”

    灵丘城内的敌军的确是撤走了,但这偌大的城邑也变成了一座死城!太惨了,家家户户都堆满了尸体,简直惨不忍睹!

    耿舒忍不住仰天嘶吼一声,拉着战马的缰绳,跳上马背,向麾下的将士们一挥手,原路退出灵丘城。

    到了城外,众人快马加鞭地跑回本阵,向冯异复命。看到耿舒和赵匡等人安全无恙地回来,汉军将士们无不长松口气。

    见到冯异,众人纷纷下马,耿舒情绪低落,低垂着头,一声不吭。冯异探着脑袋,好奇地看着耿舒片刻,一脸的茫然。

    进城的时候,耿舒的情绪还挺高的,怎么出城之后,变成这副模样了。他转头看向赵匡,问道:“赵将军,出了何事?”

    赵匡的脸色也难看至极,他抬头看眼冯异,接着又低下头,小声说道:“回禀大将军,灵丘……灵丘已变成一座死城。”

    “什么?”冯异眉头紧锁。

    赵匡小声说道:“城内的百姓,早已……早已被敌军杀光,百姓们的尸体被扔在家中,无人收拾,皆已腐烂,城内……城内恐怕、恐怕会有疫情。”

    冯异听后,这才明白,众人为何会如此反常。他下意识地握了握手中的缰绳,幽幽说道:“是卢芳军屠光了城中的百姓?”

    耿舒抬起头来,狠声说道:“也有可能是匈奴人、乌桓人做的!被杀的百姓,死了已不下十天。当初,匈奴、乌桓是先卢芳军一步占领的灵丘!”

    冯异深吸口气,转头说道:“传令下去,城内可能有疫病,让兄弟们去收集艾叶、雄黄。”

    艾叶和雄黄都是预防疫病的特效药。

    用艾叶煮水,人喝了可以增强对疫病的免疫,燃烧雄黄,产生的烟也可以驱散疫病。

    当然了,燃烧雄黄可不是儿戏,需要用多大的量,燃烧多久,都是有讲究的,不然,雄黄还没驱散疫病呢,反而能先把人给熏死。

    雄黄用现代化学解释,就是四硫化四砷,燃烧会产生化学反应,生出三氧化二砷,而三氧化二砷就是砒霜。雄黄虽是中药,但自身也能产生剧毒。

    由于城内藏了大量的尸体,且尸体放置的时日已久,冯异不敢率军贸然进入,只能先让将士们去收集艾叶和雄黄,做预防疫情之用。

    艾叶好收集,北方的特产,遍地都是,雄黄是矿石,要收集可太难了,需要去附近村子的百姓家征收。可灵丘这一带的村庄,早已人去楼空,根本找不到活人。

    没有雄黄,汉军只要大量使用艾叶,汉军将士于城外架锅,开始煮艾叶水。

    将士们的水囊,里面的清水一律倒掉,全部更换为艾叶水,不管将士们渴不渴,总之,每人先喝上三大碗。

    一番忙碌下来,时间已到了下午。该准备的都准备了,该预防的也都预防了,冯异下令,全军入城。

    就在汉军将士已经走到城门近前,正准备分批分次的进入城内的时候,耿舒突然催马跑到冯异的近前,急声说道:“大将军,且慢!城内可能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