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六十五章 结盟事宜

    看到周游被杀,京兆尹率先反应过来,手指着那名年轻兵卒,大声喊喝道:“拿下他!快快拿下他!”

    哗啦一声,外面的兵卒纷纷涌入进来。那名年轻兵卒把佩剑从周游身上拔出来,仰天长叹道:“大仇得报!哈哈,今日,我死亦瞑目!”

    说着话,他手腕一番,将佩剑横在自己的脖颈前,没有丝毫的犹豫,狠狠抹了下去。

    当啷!噗通!

    佩剑落地,紧接着,年轻兵卒的尸体也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冲进来的兵卒们到了近前,看到的只是两具尸体。人们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方转头看向京兆尹。

    京兆尹如同被抽干了力气似的,站起的身形跌坐回榻上,久久回不过来神。

    这便是在当时轰动一时的刺杀周游事件。

    整件事都匪夷所思,周游封隗嚣之命,出使洛阳,结果只走到长安,便被刺死在这里。诡异的是,他不是死在长安的外面,而是死在长安城内,还死在京兆尹府。

    要知道京兆尹可是把周游敬为上宾的,以京兆尹为首的长安官员,还特意设宴,款待周游。刺杀事件肯定和京兆尹无关,但周游又确确实实死在了京兆尹府。

    刺杀周游的兵卒,名叫王保,的确是京兆尹府的兵卒,而且他在京兆尹府做事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有两年之久,以前根本没人知道他和周游有血海深仇。

    周游被仇人刺杀在京兆尹府,可把京兆尹和长安官员吓得不轻。京兆尹传书洛阳,将此事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呈报给刘秀。

    消息传到洛阳,洛阳朝廷也是大为震惊。不管周游是被什么人杀的,是不是死在仇家之手,总之,他是在长安的京兆尹府被杀,己方要对周游的死负有直接责任。

    刘秀和朝中大臣商议此事该如此处理,伏湛和宋弘都主张朝廷应该做出相应之赔偿。

    吴汉一听就不乐意了,他沉声说道:“周游是死在仇家之手,而且杀他的仇家已经自尽,我朝又为何要做赔偿?”

    伏湛意味深长地说道:“可周游终究还是死在长安,死在京兆尹府内!”

    吴汉满不在乎地说道:“那是他自己合该倒霉!”

    伏湛见自己和吴汉说不通,他转而对刘秀说道:“陛下,现在征西军正在代郡与卢芳作战,三辅空虚啊!”

    这个时候,己方所做的应该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对,不该激化双方之间的矛盾。

    吴汉不以为然地说道:“即便三辅空虚,倘若他隗嚣胆敢进犯三辅,我吴汉愿亲自带兵,征讨隗嚣!”

    宋弘说道:“大司马,‘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很多事情,如果可以不用打仗解决,我们就应该尽量避免两军交战的情况发生。”

    稍顿,他看向刘秀,正色说道:“陛下,隗嚣肯派出使者到洛阳,这说明他对陛下还是有依附之意的,目前隗嚣也称不上是朝廷的敌人,朝廷最大的劲敌,一是公孙述,二是卢芳,隗嚣起码要排在他二人之后。现在与隗嚣交恶,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啊!”

    吴汉还要说话,邓禹出列,说道:“陛下可还记得周方出使洛阳?当时,便有人一心要置周方于死地,破坏洛阳和凉州的关系,现在周游遇刺,如果因此而使洛阳与凉州交恶,恐怕是让别有用心之徒,得偿所愿了。”

    听闻他的话,吴汉老脸一红,邓禹这就是在说自己吗?他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不满地大声嚷嚷道:“右将军可是在说……”

    不等他把话说完,邓禹说道:“大司马不要误会,当时要置周方于死地的人,可不是一拨人,我以为,周游之死,只是周方事件的延续罢了。”

    刘秀的手指头轻轻敲打着桌案,沉吟片刻,问道:“那么,以右将军之见呢?”

    邓禹正色说道:“陛下,臣以为司徒、司空所言有理,以现在之局势,我朝的确不宜与隗嚣交恶,对于周游遇刺之事,陛下应好言安抚隗嚣,并给予隗嚣一定之补偿。”

    刘秀又想了一会,缓缓点下头,说道:“好吧!”他转头看向铫期,说道:“卫尉。”

    “微臣在!”铫期出列,拱手施礼。

    “次况可安排些人手,送一批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到天水陇城,另外,再送去我的书信。”

    “是!陛下!”

    因为西征军正在代郡作战,三辅空虚,偏偏在这个时候,周游死在了长安,刘秀不想在这个时候与隗嚣决裂,便采纳了邓禹、伏湛、宋弘等人的意见,决定给隗嚣送去一批宝物作为赔偿,将此事化解。

    铫期是卫尉,主管虎贲,他派出的属下,自然也都是虎贲军。

    这批虎贲军总共有百十号人,押送刘秀送给隗嚣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由洛阳出发,一路西去,直奔凉州。

    周游出使洛阳,半路出了意外,虎贲军押送宝物到凉州,半路上也发生了意外。

    虎贲在路过弘农的时候,住在驿舍内,结果第二天人们醒来的时候,他们所运送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全部不翼而飞。

    意识到事情严重,虎贲军立刻找来驿舍的官吏,让他们交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驿舍的官吏们都是一脸的惊讶和茫然,纷纷屈膝跪地,连连叩首,表示自己也不知情。

    带队的虎贲军军侯勃然大怒,当即找来县令,让县兵全城搜寻己方的失窃之物。

    县兵们在城内一连搜了两天,连根毛都没发现,他们所押送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

    没有时间在这里多做耽搁,虎贲军侯只能带着属下,回到洛阳,向刘秀请罪。

    周游出使洛阳,死了,刘秀送给隗嚣的补偿,丢了,这一系列的事,看起来好像都是独立事件,但只要往深了一琢磨,便可看出,其中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操控着这一切,其目的是为了让洛阳和凉州的关系全面恶化。

    实际的情况也的确是如此。

    隗嚣听说周游遇害的消息,而且还是在长安京兆尹府遇害的,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此事与洛阳脱不开干系,没准就是刘秀下了密诏,让长安京兆尹伺机杀掉周游。

    周游和隗嚣的关系很好,既是心腹,也是至交,周游的死,让隗嚣把抓揉肠一般,对刘秀恨得牙根直痒痒。

    不过没几天,长安京兆尹给他传来书信,表示陛下对周游的遇刺也十分震惊和痛心,决定送往凉州一笔丰厚的赔偿。

    看了京兆尹的这份书信,隗嚣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结果左等等不到洛阳的赔偿,右等还是等不到洛阳的赔偿,后来他派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刘秀派出运送赔偿的队伍,走到弘农时,便调转回头,打道回府了。

    当地的百姓们可不知金银珠宝失窃的事,这么丢脸的事,虎贲军也不可能对外传扬,反而还会竭尽所能的封锁消息。

    听说刘秀明明已经派人运送赔偿到凉州,可走到一半,又调头回去了,隗嚣刚刚平息下来的怒火,腾的一下又烧到头顶。

    什么叫欺人太甚?刘秀这就是欺人太甚!

    你不想让我的使者到洛阳,你可以直说,为何要派人半路截杀?你不想给予赔偿,也可以明说,为何派人走到一半,又把人给召回去了?

    刘秀现在是连面子都不想给自己了啊!

    隗嚣在他自己的府内,气得跳脚大骂刘秀无情无义,十足的小人。

    在他势力弱小,四面都是强敌的时候,是自己归顺刘秀,帮着刘秀打跑了赤眉军,助汉军一举攻占三辅,巩固了西境。

    现在刘秀羽翼丰满了,便要卸磨杀驴,要置自己于死地,简直是厚颜无耻至极。

    在隗嚣的心里,想到的都是刘秀对他的不好,可从来没想过,他明明已经归顺刘秀,却拿刘秀的圣旨当放屁,我行我素,拒不遵从圣旨,他真的有把刘秀当皇帝吗?或者说他真的有把自己当臣子吗?

    一个人若想反,他可以找出千百种理由,而周游的遇刺,刘秀补偿的被盗,都只是个引子罢了。

    隗嚣在自家府里大发雷霆的时候,公孙述的使者和陌鄢,再次来访,向隗嚣又一次提出双方结盟事宜。

    这次,隗嚣有做出了明确表态,他表示自己可以接受与公孙述的结盟,但既然是结盟,就必须得有个主事者,也就是盟主,那么,究竟是由他隗嚣来做盟主,还是该有公孙述做盟主呢?

    使者的态度也很明确,你隗嚣只是个侯,而公孙述,那是天子,天子与侯结盟,主事者当然得是天子,不过,隗嚣也有好处,可以封王。而且公孙述把他的王爵封号都想好了,朔宁王。

    听了使者的话,隗嚣陷入沉思,久久未语。

    现在他和公孙述的地位是持平的,他有凉州,公孙述有益州,两人都是一州之主,可结盟后,公孙述便成为主,而自己则成为仆,这与他依附刘秀又有什么区别?

    使者看出隗嚣心中所想,微微一笑,说道:“隗公归附刘秀,只得了个毫不起眼的侯位,可当今之天下,有多少个侯?光是洛阳朝廷的侯,没有一百,也有数十之多,隗公只是其中之一罢了。而隗公若归顺陛下,可就是王了,堂堂的朔宁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隗嚣眼眸一闪,这一点,的确是令他心动的地方。区区的侯位,他的确看不上眼,若能得到王位,那就不一样了,那可是王啊!

    “何况,刘秀现在对隗公既猜忌,又充满敌意,刘秀现在之所以还没有对隗公下手,只是因为征西军被北方的卢芳拖住了,等到北方的战事结束,刘秀空出手来,接下来倒霉的必是隗公!隗公与陛下结盟,是隗公最佳的出路,还望隗公三思啊!”

    公孙述派出的这位使者,的确是能说会道,思路清晰,讲出的话头头是道,十分有信服力。

    乔装成随从的陌鄢,跪坐在后面,低垂着头,嘴角扬起,露出笑意。

    只要隗嚣不是个傻子,只要他还稍微有点头脑,势必会接受与己方的同盟,也势必会接受由公孙述来做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