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八十章 对剑助兴

    山谷内,王孟部的大营就在这里。山谷两边的山顶,业已被王孟的兵马占据,两边的山顶上,各有一座小营盘,不过全军的主营盘,还是在山谷里。

    进入营地,王孟向王遵讲述道:“当初我军将士在这里修建营盘的时候,可是付出了许多的血汗啊!当时地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人在上面走路都费劲,扎营更难。后来,是我带着将士们把山谷里的石头一点点搬运出去,期间,不知有多少弟兄被磨破了手皮、脚皮,被砸伤了手、脚,可牛邯近在咫尺,没有派一兵一卒前来帮忙!现在他没粮可吃了,倒是想到我了,想让我借粮,岂不是笑话?”说到这里,王孟先是冷哼了一声,而后又一脸的嗤笑。

    王遵没想到牛邯与王孟的矛盾这么大。他说道:“当时,孺卿也是急于在瓦亭布置营防,招收兵马吧!”

    王孟摆摆手,说道:“族兄,我知道你和牛邯交情莫逆,可牛邯这个人,不行,不值得深交,以后啊,你对他也得多留几个心眼。”

    “……”牛邯是什么样的人,他比王孟要清楚得多。牛邯属于做事极为专心的人,但在人情世故这方面,他的确是不太擅长。

    王孟看了王遵一眼,耸耸肩,环视四周的营盘,说道:“族兄是不知道啊,当初我军将士为了在这里修建营盘,是费了多大的劲……”

    说着话,他突然顿住,回头看着跟在王遵身后的刘秀,感觉面生得很,禁不住问道:“族兄,这位是?”

    他和王遵是同族的宗亲,之间的关系太熟了,王遵身边的人,他基本都认识,即便不知道名姓,也会看着眼熟。

    可是眼前这个人,他可以肯定,自己以前从未见过。而且这个人不仅容貌出众,气质也出众,不像是泛泛之辈。

    见王孟注意到刘秀,王遵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正要说话,刘秀不慌不忙地拱手施礼,含笑说道:“王将军,在下姓金名文。”

    “金文……”王孟仔细回想这个名字,还是没有任何的印象。

    王遵干笑两声,向王孟介绍道:“金文是我新招募的贴身侍卫,小伙子头脑机敏,身手也了得,现在堪称是我的左膀右臂啊!”

    听王遵如此看重金文,王孟忍不住又多瞅了他两眼,点点头,说道:“看起来不错,风姿卓越,是个人才!”

    刘秀的外貌没得挑,个子高,相貌俊,气质高贵又儒雅,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不过听了王孟对刘秀的评价后,王孟身边的贴身侍卫们都露出不服气的表情,看向刘秀时,也不用正眼,而是用眼角睨着。

    进到中军帐里,王孟请王遵坐在主位。王遵既是族兄,又是大将军,无论是家族身份还是军中职位,都要比王孟高。

    王遵连连摆手,不肯就坐,这里毕竟是王孟军大营,王孟是军中主将,自己坐在主位上,太不合适。

    王孟了解自己的这位族兄,事事都讲规矩、礼数,两人谦让了一番后,王孟令人又搬过来一张桌子,摆在自己的旁边。

    这样一来,中军帐里就变成了两个主位,谁都不吃亏,也便于他二人交谈。

    落座之后,王孟含笑说道:“族兄一路辛苦了,我已令人去准备酒菜,一会就好。”

    王遵叹口气,说道:“阿孟又何必如此麻烦,再者说,阿孟军中的粮食也不多,要节约用度才是啊!”

    王孟哈哈大笑,说道:“族兄放心吧,我们这里,别的不多,就是山中的野味多,这段时日,将士们打了不少的野味,族兄也尝尝鲜。”

    王遵也笑了,抚掌说道:“好、好、好!如此,为兄就不客气了!”

    稍顿,他话锋一转,说道:“现在战事越来越紧迫,汉军来势汹汹,且抢先攻占了略阳要地,阿孟认为,此战的胜负会是如何?”

    王孟一笑,说道:“敌军主力,迟迟不肯进入汉阳,为什么?自然是忌惮我军之战力,只要我军各部,扼守住各处关卡要地,便可将敌军之主力,抵于汉阳之外,至于攻占略阳之敌军,只是一支孤军罢了,没有后援,不足为虑!”

    听得出来,王孟对于此战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王遵轻叹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倘若大王当初没有选择成都,也就不会有这一战了!”说完话,他偷眼观瞧王孟的反应。

    王孟是隗嚣的死忠,同时还是位坚定的反汉派,当初鼓动隗嚣转投公孙述的大臣当中,便有他一号。

    王遵说这番话的目的,是想试试王孟的反应,如果这段时间里,王孟的立场有所动摇,自己应该尽力争取才是。

    王孟摆了摆手,说道:“我认为,大王的选择没错!刘秀狼子野心,一直都想吞并凉州。如果大王助刘秀灭了公孙述,那么接下来倒霉的,一定是大王!这凉州的根基,可是大王带着我等拼死拼活打下来的,凭什么让给他刘秀?”

    王遵说道:“这天下总是要一统的嘛!”

    王孟说道:“天下当然要一统,刘秀做他的天子,大王做西凉王,皆大欢喜!可刘秀能同意吗?既然早晚都有一战,晚打不如早打,起码我方不用独自对敌,还可拉上公孙述。”

    王遵不再多言,王孟的态度很坚决,就是要死死占住凉州,在凉州这里称王称霸,这一点,也十分符合隗嚣的心思。

    恰在这时,有军兵端着酒菜走进中军帐。见状,王孟大笑,说道:“族兄,酒菜都上来了,今日,你我不醉不归!”

    王遵摆手说道:“我今日不能饮酒啊,等会,还得赶去瓦亭!”

    “怕什么,族兄若是醉了,我为族兄安排一辆马车就是,不会耽误正事的!”说着话,王孟提起酒壶,为王遵和自己各倒了一杯酒,然后他拿起杯子,心有所感地说道:“族兄能想通,肯继续帮着大王做事,我也很高兴,来来来,族兄,你我兄弟干上一杯!”

    “干!”王遵拿起杯子,与王孟碰了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王孟招呼道:“族兄,快尝尝,看看我们这里的野味怎么样?”

    王遵低头瞧瞧桌上的菜肴,还真挺丰盛的,野鸡炖蘑菇、红烧野猪肉,还有清蒸鲫鱼等等。王遵拿起筷子,吃了一口清蒸鲫鱼,味道鲜美,令人口舌生津。

    他赞道:“嗯,味道还真不错!好吃!”

    王孟仰面大笑,再次为王遵倒满酒,说道:“这些日子,虽驻扎于野外,可我非但没瘦,反而还胖了,哈哈!”

    说着话,他拿起杯子,喝了口酒,有些无奈地说道:“可惜,这顿美酒,你我兄弟只能干喝,在这荒山野岭里,可找不到歌、舞姬前来助兴啊!”

    还没等王遵说话,王孟的一名侍卫跨步出列,向王孟、王遵插手施礼,说道:“大将军、将军,在下愿舞剑助兴!”

    这名侍卫高个头,体型匀称修长,向脸上看,相貌也出众,三十左右岁的年纪,浓眉毛,大眼睛,高鼻梁,丰嘴唇,不过眼角眉梢都透着一股子傲气。

    王遵认识这人,是王孟的贴身侍卫之一,名叫常玉,对他谈不上有多了解,只是听说此人身手高强,武艺精湛。

    见常玉主动出来,要求舞剑助兴,王孟抚掌而笑,说道:“甚好!甚好!”

    常玉躬身施了一礼,然后解下自己的佩剑,一名兵卒走上前来,递给他一柄木剑和一面盾牌。常玉接过来,一手持盾,一手持剑,在营帐中舞了起来。

    汉人善舞,无论男女,都喜欢跳舞。只不过军中的舞蹈更偏向于刚猛,凶悍,举手投足,都蕴含着爆发力。

    在鼓点的伴奏下,常玉时而静若处子,时而动如脱兔,一招一式,挂着呼呼的劲风,即便是单人的独舞,都能让人感受到强烈的震撼力。

    见状,王孟带头鼓掌叫好,王遵亦是连连点头,抚掌称赞,坐在下面的众人,更是高声欢呼起来。

    一舞终了,常玉收剑,面不红,气不喘,好像没事人似的。他向王遵、王孟拱手施礼。

    王孟笑道:“常玉这一舞,跳得可谓是振奋人心啊!”

    他话音刚落,常玉便拱手说道:“将军,一人独舞,太过无趣,可否请大将军派一人,与在下对剑?”

    他此话一出,营帐里顿是安静下来。别看王孟在王遵面前,称兄道弟,十分客气,实际上,心里也是有计较的。

    大家是同一时间追随的大王,立下的功绩都差不多,而我王孟的能力又不在你王遵之下,凭什么你能成为大将军,而我就只是一名普通将官?

    对于两人身份上的差距,王孟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服气的,只不过在王遵面前从未表现出来。

    但他手下的将士们都能感受得到,他心里存在心结。这次常玉主动提出要和王遵的手下对剑,实际上,就是想帮着王孟,压王遵一头。

    王遵手下也有一批武艺高强的心腹,这个时候,人们自然不会忍让。一名青年跨步出列,走到常玉身旁,向王遵拱手说道:“大将军,属下愿与常玉对剑!”

    说话时,他扭头看眼一旁的常玉,后者正用余光瞄着他,两人的视线碰撞到一起,立刻冒出火药味。

    王遵暗暗皱眉,看向王孟,后者哈哈笑道:“族兄,既然他们二人愿意对剑助兴,就让他们比一比嘛!”

    王孟都这么说了,王遵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提醒道:“马晔,点到为止!”

    名叫马晔的青年拱手施礼,应道:“喏!”

    常玉和马晔,都是各持木剑,另只手拿着盾牌。

    对剑并不是正规的比武,而是既比剑术,又比舞蹈,双方是边跳舞,边以剑术相搏。

    常玉和马晔都是按照鼓点,时而左脚单跳,时而右脚单跳,每次跳动,都以木剑击打盾牌,迎合鼓点,发出嘭嘭的响声。

    营帐内的气氛,立刻提升起来,在场的众人,不时高举酒杯欢呼。两人绕了一会,常玉最先发难,身形一跃而起,手中的木剑,向马晔的胸口猛刺过去。

    见他来势汹汹,马晔不敢大意,急忙提起盾牌,格挡对方的锋芒。

    嘭!木剑刺在盾面上,马晔身子后仰,倒退了一步,他正要持剑反击,常玉的速度更快,身形扭转,侧着身子,又再次刺出一剑。

    马晔依旧是以盾牌格挡。

    嘭!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