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八十三章 归附汉室

    牛邯颇感无力地说道:“大王叛汉,我等又能如之奈何?”

    王遵想都没想,立刻接话道:“我等能弃暗投明,回归汉室!”

    牛邯倒吸口凉气,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形,一脸惊诧地说道:“子春兄,你……你这话……”

    王遵说道:“从大义而言,汉乃天下之正统,归附汉室,乃人心所向,大势所趋,我等又岂能逆天行道?从私心而言,叛汉乃螳臂当车,自取灭亡之举!

    “益州加上凉州,只才区区二州而已,而大汉,已占幽、冀、青、兖、徐、荆、豫、扬、交、司隶十州,以二州抗十州,又其有胜算?”

    牛邯的脸色变换不定,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王遵,久久没说出话来。

    他也不愿叛汉,不愿做汉贼,可隗嚣打定了主意,要投靠公孙述,他是真的没办法,即便心里对隗嚣再怎么不满,他还真的从未想过要背叛隗嚣。

    过了许久,牛邯吞了口唾沫,说道:“子春兄,大王待我等可不薄啊!”

    王遵质问道:“所以,孺卿就准备不顾大义,誓死追随隗嚣,随他一条道跑到黑,直至万劫不复,留下千古骂名?”

    “我……”牛邯身子一哆嗦,不由自主地低垂下头。王遵意味深长地说道:“归汉,我等便是汉室之功臣,可名垂青史;叛汉,我等就是天下之罪人,将被世人所唾弃,即便我们的子孙,也难以抬头做人,孺卿,这些你都有考虑过吗?”

    牛邯身子摇晃了一下,噗通一声,跌坐回到榻上。

    王遵说道:“当年我等为何敢于提着脑袋造反?其一是心存大义,为匡扶汉室,其二,也是想给我们的后世子孙闯出一条活路,让他们都能过上好日子啊!”

    牛邯闻言,眼圈一红,眼泪在眼眶中来回打转。

    王遵深深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隗嚣对我等的确不薄,可我等也从未愧对过隗嚣,这凉州的根基,不就是我们拼了老命,流血流汗,帮着隗嚣打下来的吗?隗嚣的知遇之恩,我们早已报答,现在隗嚣叛汉,我等切不能和他一样糊涂,做遗臭万年的千古罪人!”

    牛邯的身子顿是一震,他猛的抬起头来,问道:“子春兄,你说我该如何?”

    王遵摇摇头,缓声说道:“孺卿,你要如何做,你得自己来选,我已经决定,弃暗投明,归附汉室!”

    即便已经猜到王遵打算投汉,但听他亲口说出这样的话,牛邯还是十分震惊。他眉头紧锁地说道:“子春兄,你我二人的家眷,可还都在上邽!”

    倘若现在他俩选择投汉,他们的家人,有一个算一个,谁都活不了。

    王遵说道:“这一点,我早已考虑过了,在上邽,我还是有些过命之交的好友,他们足以暗助你我的家人,离开上邽,去往长安!”

    听王遵把家人的后路都想好了,牛邯沉默下来,心绪复杂,脸色变换不定。

    过了好一会,他幽幽说道:“子春兄,据我所知,投靠汉室的起义军,可没有几个落得好下场的。”

    赤眉军的首领,在战败之后都投降了刘秀,结果因为谋反之罪,悉数被杀。

    青州的张步,也在战败后投降了刘秀,可张步也没落得好,在洛阳生活了一阵子后,也因为谋反被诛。

    怎么投降刘秀的起义军首领,最后都因谋反而被诛了呢?这未免也太巧合了!牛邯担心,他和王遵投靠刘秀之后,也会步樊崇、张步等人的后尘。

    王遵正色说道:“樊崇、张步之流,狼子野心,被迫降汉,心有不甘,暗中集结残部,欲死灰复燃,皆死有余辜!我等降汉,是要真心辅佐天子,辅佐汉室,又岂能与樊崇、张步这些鼠辈相提并论?”

    牛邯意味深长地看眼王遵,说道:“子春兄,你可别忘了,人心隔肚皮啊!”

    王遵说道:“陛下绝不会这么做!”

    “子春兄又怎会知道?你我对陛下,只有过耳闻,可从未见过面!”牛邯苦笑着说道:“等我们去到长安的时候,那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届时再想反悔,已断无机会!”

    “倘若陛下亲口承诺你我呢?”

    “啊?”牛邯一怔,下意识地问道:“难道,陛下已给你我二人写了书信?”

    王遵一笑,站起身形,绕过桌案,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见状,牛邯的心跳得厉害,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看王遵这架势,难道,陛下真的送来亲笔书信了?

    时间不长,王遵返回,他没有带书信进来,反而带着一名普通兵卒打扮的青年走进来。

    牛邯下意识地打量青年,感觉有点印象,他接王遵入城的时候,这名青年好像一直跟在王遵的身后。

    当时他也没太注意看,现在仔细观瞧,发现这名青年,相貌英俊,器宇不凡,儒雅中透着一股逼人的贵气。

    他面露诧异之色,问道:“子春兄,这位是?”天子派来的信使?

    跟随王遵进来的青年,摘下头盔,随手放到一旁,直视着牛邯,说道:“我是刘秀!”

    这简单的四个字,简直如同一颗炸弹在牛邯的脑中炸开,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刘秀!”

    牛邯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呆呆地看向一旁的王遵,后者向他含笑点点头,表示你没有听错,这位,就是大汉的天子!

    他说道:“孺卿,见到天子,还不见礼?”

    牛邯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紧接着,他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伏在地,颤声说道:“微……微臣牛邯,叩见陛下!”说着话,他向前叩首。

    被王遵领进来的这位,正是刘秀。看着跪地叩首的牛邯,他上前几步,伸手把他搀扶起来,说道:“牛将军,快快请起!”

    牛邯被刘秀扶站起来,不过此时他的脑袋完全是一片空白。王遵竟然把天子给领来了,领到了自己驻守的瓦亭,要知道,瓦亭内外,可是有十五万的大军啊!

    这么多的兵马,天子竟然敢只身前来?这是对王遵太信任了,还是对自己太信任了?难道,天子就不怕自己把他生擒了,送给隗嚣吗?

    一直以来,牛邯都觉得自己的胆子就够大的了,可是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胆量和天子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他结结巴巴地说道:“陛……陛下怎……怎会在瓦亭?”

    刘秀看着牛邯,说道:“王将军向我说过,牛将军是胸怀大义之人,更是汉室之忠臣!我相信王将军的话,而且,牛将军能和王将军成为莫逆之交,也必是一位胸怀坦荡之君子!”

    他这番话,把牛邯说得热泪盈眶,忍不住再次屈膝跪地,叩首道:“微臣有罪!微臣愧不敢当!”

    刘秀继续说道:“自王莽篡汉以来,天下动荡得太久,黎民百姓也受苦的太久,二十余年,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尸殍遍野,满目疮痍,可即便如此,世人还要相互征战,还要徒增伤亡,朕,于心不忍。倘若可以止兵戈,可以少死些人,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朕愿意冒这个险,哪怕只有一线机会,朕也愿意冒这个险!”

    作为敌对势力,刘秀身为一方的天子,跟随王遵来到另一方大将的大本营,这其中当然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可他也说得很清楚,为了止兵戈,为了不打仗,为了不死人,他愿意冒险尝试,尽自己最大之努力。

    刘秀的这番话,即便是王遵,都听之动容,他撩起征袍,屈膝跪地,哽咽着说道:“陛下仁义之君,乃大汉之福,天下黎民之福!”

    牛邯闻言,内心当真是百感交集,再次向前叩首。

    他这辈子,还真没佩服过谁,而现在,他是打心眼里佩服刘秀。什么叫明君?拥有如此之胆识,拥有如此之气魄,更要拥有如此仁义之胸怀,这才叫明君!

    刘秀无疑是都占上了。牛邯抬起头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说道:“微臣牛邯,从今往后,必誓死追随陛下,纵然粉身碎骨,肝脑涂地,亦无怨言!”

    听闻这番话,刘秀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他弯下腰身,一手搀扶王遵,一手搀扶牛邯,将两人一并扶起,动容道:“两位将军能归附大汉,实乃大汉之幸,更是天下黎民之幸!”

    牛邯麾下可是有十五万众的兵马,这一场硬仗可以不打,得少伤亡多少的将士!刘秀心情激动,说道:“凉州与羌地接壤,等日后平定了隗嚣,还需牛将军代朕治理羌地啊!”

    刘秀说这话,既表示了对牛邯的看重,同时,也是在给牛邯吃下一颗定心丸,我不会对你做出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之事,即便以后平定了隗嚣,我也会让你继续留在凉州任职。

    牛邯也不是傻的,自然能听出刘秀的话外之音,他神情激动,又准备向刘秀下跪,这次刘秀倒是抢先把他拦住了。牛邯拱手作揖,深施一礼,颤声说道:“陛下对微臣之倚重,令微臣惶恐,微臣愿为陛下,护守边疆!”

    刘秀露出喜色,拍拍牛邯的胳膊,说道:“有牛将军相助,凉州可安定!”

    三人在中军帐内又说了许久的话,而后牛邯把自己的部将们都召进中军帐,向众人直言不讳地表明,他已决定归汉,询问麾下众将的意见。

    有愿意随他一同归汉的,他自然是欢迎,有不愿意随他归汉,还想继续向隗嚣尽忠的,他也不拦着,现在就可以离开瓦亭了。

    牛邯的这番话,太令人震惊了,营帐中的众将许久才回过神来。其中有数名将领纷纷出列,向牛邯厉声说道:“牛将军,大王带我恩重如山,更是将十五万大军交到牛将军的手里,牛将军现在欲做出背叛大王之举,不觉得太忘恩负义,太令人寒心了吗?”

    “自从我追随隗嚣、揭竿而起的那日起,我所效忠的,就只有汉室!倘若我继续追随隗嚣,背叛汉室,那才是忘恩负义之举!”牛邯沉声说道。

    这几名将官面面相觑,向牛邯拱了拱手,说道:“道不同不相与谋!既然牛将军已决定背叛大王,请恕我等不奉陪了!”说完话,这几名将官转身就往外走。

    牛邯眯了眯眼睛,目光向左右扫了扫。

    一名魁梧将领率先抽出陪下的佩剑,走到一名正往外走的将官身后,一手搂住他的脖子,另只手,一剑刺了出去。剑锋在其背后刺入,在其前胸探出来。

    营帐内,其余将官也都纷纷拔剑,眉毛竖立,一脸的煞气,将那几名要走的将官团团围住,都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众人乱剑齐落,噗噗噗利刃入体的闷响声不绝于耳,一道道的血箭喷射到营帐的帐布上。

    别听牛邯说得好听,谁想走都可以自由离开,可实际上,牛邯又怎么可能会放他们走?这不涉及到善恶,这就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