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天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增益蛊虫

    张夺把一大把蛊虫吞入腹中,停顿片刻,他的身形猛然弯曲下去,整个人都快缩成一团,身子不停的抖动起来。

    见此情景,龙渊皱了皱眉头,向前挥手,喝道:“放箭!”

    现在他已经不打算再生擒张夺,这个张夺太过邪门,只要他活着,必是个大祸害。

    龙渊一声令下,在场的县兵齐齐端起弩机,对准张夺,射出弩箭。

    也就在人们射出弩箭的瞬间,龙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张夺的身子膨胀了一圈。

    他还没来得及定睛细看,缩成球状的张夺猛然站直身形,手中剑向外一挥,一股劲风席卷而出。

    首当其中的箭矢纷纷被打落在地,周围的箭矢也被劲风刮得偏离轨迹,失去了准头。

    见状,龙渊大喝一声:“上!”说着话,他持剑便要冲向张夺。

    而就在这时,正与陌鄢交战的郭悠然,突然大声说道:“不要与他力敌,他吞噬太多的龙力蛊,必遭反噬,只需拖住他即可!”

    龙力蛊,顾名思义,这是一种增强宿主力量的蛊虫。蛊虫不仅能害人,同时也存在对人有益的蛊虫。巫蛊之术,最早出现时它也不是为了害人,而是为了救人。

    在那些对人体有益的蛊虫当中,龙力蛊是比较霸道的一种。

    它可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人体暴增数倍甚至十数倍的力量,但同样的,它对人体的反伤也极大,一次爆发之后,宿主可能要休养几个月或者一两年来恢复元气。

    现在张夺在已经吞下一条龙力蛊的情况下,又再次吞下数条龙力蛊,体力的暴增自然骇人,但随之而来的巨大反伤,可也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张夺身体的膨胀,并非龙渊的错觉,他的身子的的确确膨胀了一大圈,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显得紧绷绷的。

    在郭悠然的提醒下,正准备迎向张夺的龙渊、龙准、龙孛三人,齐齐抽身而退。张夺冲上前来,一排手持盾牌的县兵挡住他。

    张夺暴吼一声,嗓子眼里发出的都不像是人声,更像是野兽的嘶吼。

    他一剑挥出,就听咔咔咔乍现出一连串的脆响,三面铁皮包裹的盾牌,竟然被张夺一剑斩成两半。

    手持盾牌的县兵见状,吓得脸色顿变,转身就跑,张夺一个箭步蹿到一名县兵身后,张大嘴边,一口咬了下去。

    他这一口正咬在那名县兵的脖颈处,后者惨叫一声,很快,身子便停止了挣扎。

    张夺还死咬着县兵的脖颈不放,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吞噬着县兵体内的鲜血。

    此情此景,别说在场的县兵们惊呆吓傻,即便是龙渊、龙准、龙孛也是感觉毛骨悚然,连连后退。

    就在他们惊骇得不知所措之时,郭悠然的声音再次飘过来,说道:“张夺吞噬太多的龙力蛊,自身的血肉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量!”

    所以他才在身体本能的驱使下,想要吸食更多的血肉,来中和体内的那股力量。

    一名县兵,几乎是眨眼的工夫,体内的血液便快被张夺吸干,他瞪着往外凸起,爬满血丝的眼睛,扫视四周,最后,目光落在龙渊、龙准、龙孛三人身上。

    他裂开嘴,露出猩红的牙齿和舌头,看起来好像是在笑,紧接着他一跃而起,他这一跳,起码有四、五米高,把院子外面的县兵们都吓了一跳。

    人们仰着头,呆呆地望着身在高空的张夺,一时间都忘记了放箭。

    张夺在下落时,一剑向龙渊的头顶劈砍过去。龙渊不敢抵其锋芒,身形向后跳跃。

    咔嚓!随着一声巨响,张夺的剑劈砍在地面上,将地面切开一条长长的裂痕,就连剑身都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撞击力,应声而断。

    看到自己的剑断了,张夺直接扔掉,身形一晃,顷刻间便来到龙渊的近前,双拳向前挤出,猛击龙渊的胸膛。

    以张夺现在的力气,真被他的拳头打中,龙渊的身体都得被贯穿。

    来不及躲闪,龙渊急忙抬起手中剑,横在胸前,以剑身来挡张夺的重拳。

    嘭!咔嚓!

    张夺的拳头击在剑身上,龙渊的精钢佩剑,立刻折断,强大的冲击力,让龙渊的身子离地而起,向后倒飞,嘭的一声撞中院墙,直接把院墙撞了个窟窿,身子随之轱辘出去。

    他翻滚到院外,胸口发闷,嗓子眼发甜,哇的一声,喷出口血雾。张夺的拳头,龙渊已经用剑身来格挡了,结果还是被震折了佩剑,人也被震出内伤。

    张夺看着摔在院外的龙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他咆哮着,甩开双腿,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

    左右的县兵蜂拥而上,一支支长矛,向张夺的身上刺过来。

    张夺双手向外一伸,抓住两根长矛,先是向回一拉,紧接着又往外一推,噗噗两声,矛尾直接贯穿了两名县兵的胸膛。

    他双手持矛,又向外一抽,啪、啪,矛杆抽中两名县兵的头盔,头盔变形,人都被抽飞了出去。张夺持矛,又向外一丢,嘭、嘭,两支长矛,分别砸中一名县兵。

    那两人怪叫一声,仰面而倒。

    张夺又探出双手,一下子抓住两名县兵的脖颈,也没见他用力,就听咔咔两声,两名县兵的颈骨被他硬生生捏折,二人的脑袋不自然地耷拉到一旁。

    眼瞅着己方的兵卒,在张夺面前如同蝼蚁一般,接连丧命,院外的龙渊,院内的龙准、龙孛,齐齐喊喝一声,龙准、龙孛的双剑,刺向张夺的左右胸口。

    龙渊则从靴口内抽出一把匕首,然后手臂向外一扬,匕首飞射出去,直取张夺的眉心。

    看着三人使出的杀招,张夺倒是不慌不满,瞪着血红的眼睛,嗓子眼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龙渊的匕首抢先飞射到他的面前,张夺向外一弹手指,叮,龙渊的匕首打着旋,斜飞出去,这时候,龙准、龙孛的双剑,业已刺到张夺近前。

    眼瞅着双剑的锋芒要刺入张夺的胸口,他的身子突然一转,由正对着龙准、龙孛,变成了侧对着二人。

    沙沙!二人的剑分从张夺的胸前和背后掠过,不等他二人收剑,张夺转回身形,双拳齐出,别分打向龙准、龙孛。

    太快了!张夺出拳的速度,已快到让人看不清楚的地步。龙准、龙孛都是肩头被打中,伴随着骨头折断声,双双倒飞出去。

    噗通、噗通!两人摔落在地,各喷出两口鲜血,再看他二人的肩头,凹陷下去一块,两人的锁骨皆被打折。

    这固然不是致命伤,但伤筋动骨一百天,休养起来也需要好一段的时间。

    张夺正要迈步追上去,周围的县兵们围拢过来,齐齐扣动弩机。啪、啪、啪!弩机弹射声一片,张夺在地上捡起两面盾牌,左右格挡,护住周身。

    对面屋顶上的郭悠然,挥手挡开陌鄢的一剑,接着,她的素手向外一翻,掌心向外推出。陌鄢就觉得一股强横的力道席卷而来,把自己的身子狠狠撞了出去。

    他原本还在屋顶上,结果被郭悠然这一掌,从屋顶拍进下面的小胡同里,随着陌鄢落在胡同当中,一面大网,从胡同一侧的院子里翻出来,当头罩下。

    陌鄢心头暗惊,急忙向上挥剑,沙,落下的大网被划开一条口子,他正要纵身跳出去,接过上方又落下一张大网,陌鄢迫不得已,只能再次出剑,将网划开。

    不过在他破开第二张网的同时,第三张网又落下,一张有一张的大网,不断的落入胡同当中。陌鄢手忙脚乱的向上挥剑,他能破开一张、两张,但却无法破开全部。

    陌鄢持剑的手,最先被大网缠绕住,随着他持剑不便,接下来落下的大网,都是实打实地罩在他的头上。

    看到陌鄢被一张又一张的大网罩住,郭悠然没有再跳入胡同,而是纵身落进张夺所在的院子里。

    此时的张夺,已经冲入县兵的人群里,正在大开杀戒,只见他一手抓住一名县兵的脚踝,把两名县兵当成武器来用,挥舞开来,砸向四周的县兵人群。

    在场的县兵们,成群成片的被他砸倒在地,一个个骨断筋折,躺在地上,哀嚎声四起。

    而被张夺抓着的那两名县兵更惨,先是脑袋被撞碎、撞没,接着躯干又被撞碎、撞没,时间不长,两名县兵,只剩下一条腿在张夺的手里。

    郭悠然眉头紧锁,手臂向外一挥,一团火球向张夺飞去。别看张夺现在神智已经没剩下多少,但本能的意识到危险的临近,他将手中的两腿人腿,一并向外丢出。

    两条血肉模糊的人腿,撞在火球上,瞬间被烧化,火球去势不减,继续飞向张夺。张夺发出嗷的一声尖叫,身子向旁蹿出。

    嘭!火球砸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立刻将地面烧出一个凹坑。

    张夺趴伏在地,扬起头,看向郭悠然,眼中几乎快要喷出火光,他四肢用力,整个人弹射出去,一头向郭悠然的身子撞去。

    郭悠然向外拍出一掌。

    她的掌心并没有接触到张夺,不过张夺的身子已如皮球似的,向后倒飞出去。他摔出一溜滚,稳下身形后,再次发出嗷嗷的怒吼,又一次向郭悠然撞去。

    她依旧向外凌空拍出一掌,撞向她的张夺,也再次向后倒飞。反复了好几次,张夺连郭悠然的衣服边都没沾上,反而自身摔得灰头土脸,衣服破烂不堪。

    张夺气急,嗷嗷怒吼,冲着郭悠然伸出双手,恨不得把她撕碎似的。无意间,他眼角余光瞄到落在地上的瓷瓶。张夺突然蹲下身子,将瓷瓶捡起,一口咬碎瓶颈。

    将破碎的瓷瓶向掌心一倒,将里面剩下的几条龙力蛊全部倒在掌心,然后一口吞噬了下去。

    见状,龙渊、龙准、龙孛的后脊梁骨都在冒凉气,郭悠然则是脸色阴沉,眉头快要拧成个疙瘩。

    张夺身子再次抖动起来,这一次,他抖动的幅度更大,如同抽了筋似的,而且身子的膨胀也越发明显,随着嘶啦嘶啦的一声,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撑破。

    “速杀此贼!”龙渊断喝一声,从地上捡起一根长矛,便要冲上去。

    张夺的实力已经不知提升了多少倍,现在他又吞噬了那么多的龙力蛊,其实力岂不要变得更加恐怖?

    郭悠然手疾眼快,一把将准备冲上去拼命的龙渊拉住,先是向他摇摇头,接着又向张夺努努嘴,说道:“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