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7章 会被欺负吗

    秦无歌挺惊奇的,黑龙竟然还知道灵雾茶。

    “你活了多少年了?”秦无歌一边摇头表示没有灵雾茶、一边询问。

    黑龙面带傲慢,它的寿元对于人类来说实在太漫长了,所以,任何人类在它面前都是渺小的存在,即便神族的寿命也远不如神龙。

    “上万年了。”

    神龙一边回应着,一边吸气,庞大的气流随着它鼻孔而卷动起来,秦无歌便放开了手,手中的冰伞草随着气流到了它的嘴边之后,巨舌一卷便把那一堆冰伞草卷进嘴里、吞咽下去。

    那堆冰伞草对它来说太少、也太小了,根本不用咀嚼便吞了下去。

    不过,那堆冰伞草还是在它身体中发挥了作用,化成清流一般在它肠胃里消除着戾气,让黑龙觉的无比舒服。

    “既然你都活了上万年了,你知道哪里还有冰伞草和灵雾茶吗?”

    秦无歌又拿出来一堆冰伞草送给黑龙,然后询问道。

    黑龙吞了冰伞草,却没有回答,它怎么知道?虽然活了上万年,但它被困在深渊中都有数千年了,可以说它绝大部分时间都被困在了深渊中。

    那些该死的神族,不仅困住它,还用它来镇压深渊中的邪恶。

    所以,黑龙最多的记忆就是在深渊中被困的日子。

    “那么稀罕的东西,岂是你几根冰伞草就想换走的。”

    黑龙砸吧着嘴,粗声粗气的回应,才不会说自己不知道呢!神龙就应该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

    “它不知道。”

    这时候,北冥夜睁开了眼睛,声音肯定的帮黑龙回答了。

    黑龙很暴躁的甩动尾巴,扇动巨大的鼻孔表示自己的不满,哼哼道:

    “人族,你太傲慢了。”

    北冥夜站了起来,虽然是昂头才能看到黑龙,但他那看人的姿态却包含着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气势。

    黑龙是很不喜欢他这种眼神的,它感觉所有的人类在它面前都应该仰视和尊重,而这个人族总是表示出凌压的态度,太讨厌了。可尽管讨厌,黑龙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在看着他。

    “若是你知道哪里有冰伞草,在你出了深渊的时候就去找了,何必等到现在,吃这么一点冰伞草?”

    北冥夜口气中带着笑意,又道:

    “恐怕这个大陆跟你之前认识的大陆已经不同了吧。”

    黑龙哼哼的甩尾,的确不同了!它从深渊中出来都没想到大陆会变成这个样子,曾经的帝皇林中连神血种族都没有了,到处都是惨淡稀薄的灵力。

    而且,更重要的是,黑龙的同族都灭绝了,它想找个配偶都找不到。

    “你的虬龙好了?”秦无歌见北冥夜起来,立刻跑到他身边,开心的追问。

    “恩,还在空间内休息。”北冥夜回望过来,看她的眼神瞬间变得不同了。那是多日不见后的炽热,却因为眼下状况仍需要忍耐。

    周围的大能们有人留意到了北冥夜的眼神,瞬间觉得他们这些人在这里就是多余的,在做电灯泡、有没有。

    北冥清却没有注意到自己侄子的眼神,她在一旁目光火热的盯着北冥夜,作为一个追求强大的修士,她很想知道北冥夜的虬龙到底是什么样的,见识一下也好。

    “先去魔窟。”

    北冥夜看了秦无歌片刻之后,做了决断。去深渊多日,自然是思念她的,可他很清楚眼前的情况,先解决问题,才能让他们更长久的厮守在一起。

    他有柔情,但他更清楚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帝皇林中魔气聚集的原因就是骸骨,不管是之前幽冥族先祖的骸骨还是那些死掉的神血骸骨,都会成为幽冥族的生存地滋养。”

    听到北冥夜的话,纳兰玉立刻追问过来:

    “你是不是对幽冥族有深入研究?”

    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

    随着幽冥族的入侵,整个大陆的修士都处于恐慌中,因为很多人都不曾知道关于幽冥族的信息,看到这些异族入侵时,很多人都是懵逼的。

    若是能够多了解幽冥族的一切,也不会让人族在对抗他们的时候,这么束手无策。

    可如今,再去研究幽冥族的时候,却发现大陆上已经少有关于他们的记载,因此能够获得关于他们的信息也太少了。

    “纳兰兄对这些幽冥族也有了解吧。”北冥夜冲着纳兰玉笑了起来。那明扬而熟悉的笑容,表示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有多么亲密。

    两人算是忘年交,纳兰玉已经两百多岁了,而北冥夜只有二十岁,可是这俩人的交情却比其他人好太多了,且两人都了解对方是什么人。

    纳兰玉知道北冥夜肯定对幽冥族有所研究,而北冥夜也知道他曾经去过幽冥界。

    “燕皇,发个召集令,让大家都来魔窟这里,咱们说一下幽冥族的事情吧。”纳兰玉没有着急回答北冥夜的问题,而是跟秦无歌开口道。

    召集令?

    秦无歌一时间没明白过来,纳兰玉已经笑道:

    “就是用燕皇之前送给我们的星辰盘啊,相信他们都拿着星辰盘当宝贝的,只要在星辰盘上发一些讯息就可以了。”

    秦无歌恍然,星辰盘都是她做的,所以,她只需要做一个相关联的法阵,便可以把所有的星辰盘链接起来了,而且秦无歌的信息也可以随时联系到他们。

    “燕皇不曾想到这个问题么?”纳兰玉看她恍然的样子,不免惊奇。

    北冥夜便在旁边冷哼:

    “你以为都像你一样狡猾?做任何事情都有企图?”

    纳兰玉一脸无辜:

    “这算不上吧,既然那么珍贵的星辰盘都送出去了,建立个相互联系的法阵在情理之中啊。又不是说要用这么做什么要挟。”

    “不错,那么珍贵的东西要白送给你们吗?”

    北冥夜眼盯着纳兰玉,那意思不要太明显哦,分明就是要他们付出点代价的。

    秦无歌好说话,白送给他们东西,但是北冥夜要帮她争取好处。

    “给给!只要燕皇需要什么材料,尽管开口就是了。”

    纳兰玉笑了起来,他并非是开玩笑的,而是真的想送。纳兰玉是很喜欢燕皇的,所以,只要是她需要的,自然不会吝啬,而且纳兰玉还忍不住的提醒:

    “既然你都要建立法阵连接所有的星辰盘了,不如再弄点牵制。”

    “什么牵制?”秦无歌抬头问纳兰玉。

    纳兰玉就苦笑起来:

    “自然是可以威胁到星辰盘的法阵牵制了,我知道你送出去的星辰盘都给了信任的人,可星辰盘或许还会落到别人的手中,而且人心是会变的,他们以后拿着你的星辰盘做坏事怎么办?我觉得你应该对那些星辰盘有所监控……”

    他话没说完,就被北冥夜打断了:

    “不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以为别人都像你啊,只要是她送的人,都是可靠的。”

    纳兰玉就呵呵笑道:

    “燕皇也送给我了哦,这么说你也相信我咯。”

    看纳兰玉脸上那撒娇一样的笑,北冥夜就觉得他很贱,分明是个两百多岁的老东西了,还这么矫情,真想把他父亲叫出来、揍他一顿。

    “牵制什么的就不要了吧,我只想建立个联系的法阵就行,以后你们持有星辰盘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相互提醒,当然,还需要他们都来了之后,拿出星辰盘、当场用法阵牵连。”

    秦无歌已经做好了法阵,便在旁边等着那些持有星辰盘的人到来。

    纳兰玉就凑近北冥夜:

    “燕皇这么好心,跟着你去帝宫,不会被欺负吗?”

    任何帝宫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