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3章 合伙坑人

    三皇子如今真的很穷,本来就没有母族支持,如今还统御着这么多军队,艰难之处可想而知。

    支持三皇子的季家已经被掏空了,所以修建行宫的经费从哪里来,让三皇子犯愁。

    “虽然这种事情不该说,但找大帝要钱,是最好的选择。”

    季云涵跟着三皇子一块出来,颇为无奈的给了建议。

    “不,这笔款项必须我自己来筹!”

    三皇子断然拒绝了,他不相信天澜帝不知道他现在的处境,而刚才他承诺了要把修建行宫的任务接下来后,天澜帝却没有任何表示。

    所以,三皇子预感到,这是大帝在考验自己,罗云生是没钱,但他可以寻求帮助,用他的能力换来经费!

    而天澜帝的确是在考验三皇子,他自然知道三皇子没钱了,可真是因为他缺钱,才能看出他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给自己修建什么样的行宫。

    不仅可以考验三皇子的能力,还能考验三皇子的孝心。

    “太子还不打算回来?”

    天澜帝也想到了自己的太子,对于最宠爱的孩子,天澜帝对罗云建的感情更深的,可是这么长时间都不听到太子消息,天澜帝表示很惆怅。

    侍卫队长有些为难,却还是开口了:

    “我们侍卫队的消息传出去了,也见到了太子本人,不过他似乎在边境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所以,太子不回来跟他们侍卫队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侍卫队长必须把这话说清楚,以免大帝把事情怪罪在他们身上。

    “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不就是跟燕国的那点领土争端吗,随便派个人去就行了,你们侍卫队的人留在那里看着不就行了!”天澜帝表示不满。

    队长不得不解释道:

    “并非是领土争端……太子殿下跟燕皇之间有联系的。”

    天澜帝国跟燕国大面积领土接壤,但是争端几乎不存在,因为国家伫立千年,领地问题早已经明晰,太子所以留在那里,是因为担心回来之后被杀。

    罗云建曾经在帝皇林内,被帝族长老当成了弃子。

    所以,罗云建认为要杀自己的是大帝,父子早已经离心了。尤其是罗云生得到重用之后,罗云建感觉自己这个太子回来,随时可能被废。

    而罗云建若是留在外面的话,至少还可以挂着太子的名头行事。

    所以,罗云建才会跟燕皇合作。必要的时候,燕皇就是他的保命符啊。

    “他跟燕皇有联系?”

    天澜帝简直吃惊死了,那该死的熊孩子,在想些什么?

    侍卫队长说话恰到好处,点明了燕皇跟太子的合作之后,剩下的就不往下说了,留给了天澜帝足够的猜想空间。

    而天澜帝自行脑补中时,外面通传真元帝来了。

    他来做什么?天澜帝心中首先涌现的是愤怒,图谋杀害自己的孩子,还有脸来?

    “大帝。”侍卫队长见天澜帝端坐没动,不得不开口提醒一声,不管他多么痛恨真元帝,表面上的功夫要做好的,作为天澜帝,他应该出去迎接的。

    “哦~”

    天澜帝终于应了一声,他刚站起来,便看到真元帝带着一行人进来了,其中有燕皇、纳兰玉还有玄墨等人,还有些顶级宗门的长老和宗主等。

    这些人都是在帝皇林事件中出力的,所以面对这些人的到来,天澜帝不得不露出笑脸。

    而真元帝脸上也带着和善亲切的笑容,并没有因为天澜帝的消极迎接而有损丝毫。

    真元帝这看似大度、不在乎的样子,却让天澜帝更加确定了:这货就是安排高手刺杀三皇子的凶手!所以,面对自己的失礼,他也因为心中有愧疚和害怕,而不敢怎样了吧。

    “真元帝,你那么忙,还亲自到我这里来?”

    天澜帝为了证明一下自己的猜想,跟真元帝说话的时候十分不客气,带着点冷嘲热讽的口气,若是以前的真元帝,必然会甩脸的。

    但是这一次,真元帝却笑着回应了:

    “哪有,既然要商量对策,我们就一块过来了,虽然我那边有行宫,但帝皇林这边的事情主要还是你们天澜帝国负责的,找你来商量没错。除非……你们愿意把这里的处置权给我们。”

    天澜帝算是明白了,真元帝果然是惦记着这边的利益,所以才会派人去暗杀三皇子的啊,因为三皇子统御这里,让真元帝等人无法下手啊。

    把处置权给你们?想得美!

    天澜帝皮笑肉不笑:

    “哪有什么处置权,不过是辛苦而已,但这里在我天澜帝国边境,所以维护这里的安全我们责无旁贷。”

    天澜帝本来不想管帝皇林的事情,危机解除之后,也应该把多数军队带回去的,而不是驻守在这里,但他已经改变主意了,从让三皇子建造行宫的时候开始,不仅他留下,军队也会立下。

    帝皇林经过此变故之后,森林遭到破坏,林域面积缩小之余,实际属于帝皇林的范围也在缩小,所以,周围有大片的空白领土可以占领。

    让军队留在这里,便也是给天澜帝国留下了扩张领土的机会。

    “看来天澜帝是要留在这里了!”真元帝听他这么说之后,似乎是很失望的样子。

    能看到真元帝失望,再好不过了!

    天澜帝心里高兴,亲自招呼宗门的人坐下,摆出一副主导的样子,准备谈话。

    且,天澜帝故意冷落了秦无歌和北冥夜,两人也不在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之后,天澜帝却故作惊讶的开口:

    “燕皇,你竟然也来了啊!”

    秦无歌点头:

    “是呀,你是不是打算把主持会议的任务交给我啊?”

    之前就说燕皇自大、喜欢掌控,现在听她又这么说,天澜帝就冷笑起来:

    “这种事情还是我们来吧,毕竟你只是燕皇。”

    他口气咬着“燕皇”两字极重,意思就是在强调,她只是燕皇而已,跟大帝相比还差着很多等级呢,所以,作为燕皇的她自然是不能主持会议的。

    天澜帝有意说重身份,就是想摆正“大帝”和“皇”的地位差距,重申大帝的绝对权利。

    “好吧,那你来吧。”秦无歌笑了笑,不再多言,见过真元帝之后,再对比天澜帝,秦无歌真的有点看不起他。

    天澜帝有巨大的形象包袱,觉得他作为大帝就应该是至高无上的,尊严不容任何人侵犯的,所以,他自以为是。而真元帝不同,他低调睿智,不会有任何包袱,甚至是个活的很洒脱的人。

    见到这样的真元帝之后,秦无歌有时候会感慨,能培养出北冥夜这样的儿子,足够说明真元帝的不同寻常了。

    商议的内容围绕着帝皇林和幽冥族,主持会议的天澜帝不想给秦无歌一点露脸的机会,可让他失望的是,因为帝皇林归属秦氏,所以代表了秦氏而来的秦无歌,在帝皇林内拥有决定权。

    “燕皇,帝皇林防务可否交给你们自己来处理?我们只负责外围!”

    天澜帝的话题带着压迫力,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么重的任务交给燕皇,实在太为难了,燕皇作为新兴势力,就算是再强大,要防守整个帝皇林也太勉强了。

    天澜帝何尝不知道呢?

    可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给燕皇压力,让她在压力之下,无可奈何的向着他们低头。请求他们的帮助!

    “当然,若是燕皇为难的话,也可以说出来。”天澜帝得意洋洋,做好了等着燕皇求助的准备。

    但是让天澜帝和在场众人吃惊的是,秦无歌竟然一口答应了:

    “好,承蒙众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