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7章 你爹终究是你爹

    关于囚禁黑龙的深渊地面有焚境的事,不少修士都已经知道了。

    但是从来没有修士去探索过,且在古战场秘境探索的时候,修士们都是绕开了深渊的。

    即便神龙已经不在深渊,曾经束缚黑龙的链锁和法阵都已经断裂,但深渊中那挥之不去的血腥和恐怖罡风,还残留着恶龙的气息和狰狞。

    只要靠近深渊便让人感觉心惊胆战。

    一些实力低微的修士在深渊边则会被压制的连术法都使不出来。

    所以,要想去下面探索焚境?不可能的!

    秦无歌也没想着在短时间内去探索焚境,可若是不探索焚境去的焚境之焰,那么就没法帮助代瑁宗主驱逐魔元,看代长老等人苦苦相求的样子,她真有些无奈。

    “燕皇,既然打算离开了,不如先去圣湖那边转转,也好看看你的族人还需要什么。”真元帝笑着开口,打断了代长老的继续追问。

    看得出来,代长老很想缠着秦无歌问清楚,关于如何医治他们宗主的事情,但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容易说清楚的。

    所以,真元帝开口也算是帮燕皇解围了。

    “代长老,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啊。”

    真元帝紧接着跟代长老开口,示意他留下来。

    代长老一点都不想留下来,但碍于真元帝的威压,他只能恭敬的留下了,有些焦躁的看着燕皇等人离开了,代长老刚想叹口气,却听真元帝道:

    “代瑁宗主魔元是如何感染上的?”

    燕皇离开之后,真元帝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他脸上的温和笑容消失,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却透着身为大帝的尊严和让人无法抗拒的畏惧。

    “我也不知道。”代长老下意识的便回了一句,事后,觉得自己说话不规矩礼貌,便再次道:

    “我实在不知,不过,看宗主魔元所中不深,他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染上的魔元。”

    幸亏有燕皇出手,所以,在那魔元没有彻底影响代瑁的身体之前,有燕皇帮忙封印住了,现在宗主使用灵力的时候,并不会受到魔元的影响,真是万幸。

    但,代瑁宗主害怕啊,生怕一个不小心,那魔元就会在自己的身体内爆发了,到时候他就会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

    所以,代瑁就让代长老来找秦无歌了,尤其是得知北冥夜不受魔元影响之后,代瑁的期待就更大了。

    “既然是最近才染上的魔元,而且燕皇已经帮忙处理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真元帝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起来。

    当真元帝一旦认真起来的时候,他身上所展现出来的威势是跟别人完全不同的,那是一种万人之上、不容冒犯的威严,神圣中带着审判的权威。

    让你瞬间明白,眼前的人是万万人之上的真元帝!

    一言便可以决定任何人生死,甚至是任何宗门未来。当年大家都觉得北冥夜剿灭一个顶级宗门多么血腥恐怖,可谁想过站在北冥夜身后的真元帝?

    若非真元帝支持,北冥夜这个太子也不会做的如此嚣张。

    所以,面对这样的真元帝,代长老脸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我们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我们都见识过燕皇的手段,自然是相信燕皇的,但是我们宗主害怕啊,他太担心被魔元控制身体了。”

    真元帝眼睛一眯,神光迸发,笑道:

    “看来你们宗主知道被魔元控制之后是什么样子。”

    代长老就下意识的点头,可点头之后他就意识到了,自己被真元帝给套路了。

    大陆上的魔元是极其罕见的,就他所知,只有北冥夜和宗主中了魔元,而在北冥夜的魔元已经祛除之后,大陆上再也没有听说过谁被魔元伤害控制了。

    但,大陆上还有被魔元控制人,这也是代长老最近才从宗主口中得知的。并且,宗主让他保密,不曾想面对真元才说了没两句话,就被套路出来了。

    代长老想驳回自己刚才的话,但在真元帝面前反复,不是找死呢吗?只听到真元帝又道:

    “跟魔塔有关?”

    代长老打了个哆嗦,他不知道啊,但是在听到真元帝的推断之后,代长老下意识的就赞同大帝的说法,而且代长老回想起来,宗主的确是在帮魔塔建造了法阵之后,出现了魔元被沾染的现象。

    即便不是在魔塔那里沾染了魔元,也是那时候被魔元盯上的吧。

    所以,魔塔跟魔元有关吗?

    接下来的事情,代长老不敢想象了,只能实话实说:

    “在下实在不知道,不过我们宗主可能知道哪些人感染了魔元。”

    真元帝收回目光,沉默起来,可是这份沉默却让代长老感觉到了更大的压力。

    半晌之后,才听到真元帝吩咐:

    “去找代瑁问问吧。”

    代长老很清楚,真元帝自然不是让自己去了,而是吩咐手下。代长老感觉真元帝身边有两个影子出去了,以代长老的修为,他竟然是没有察觉到刚才真元帝身边一直都有两个人。

    代长老抬头迅速的看了真元帝身边一眼,空空如也,只有文太师等人在下首的位置坐着。

    为太师等大臣们显然都是真元帝的心腹,所以见到真元帝如此表现之后,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代长老低着头,不敢吭声,只觉得周围空气都凝结一样,让他呼吸不畅。

    “你下去吧。”真元帝声音响了起来,代长老只觉得自己被赦免一样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听到真元帝道:

    “当然,我们还是欢迎你们来真元帝国的,代长老明白了吗?”

    这已经不是真元帝一句简单的欢迎和客气了,而是带着威胁的,意思是在提醒代长老:他还要跟之前说的那样,跟着秦无歌去真元帝国。

    否则他若是不去的话,会引起燕皇怀疑的。

    在经受了真元帝这种“折磨”之后,代长老还要表现出没事人的样子,配合!

    “我明白,我玄阵宗九位长老会跟随我们宗主前往真元帝国的,另外燕皇是我玄阵宗的恩人,我们愿意跟燕皇合作,宗主之下,所有人都可以听从燕皇驱使。”

    听到玄阵宗的这种承诺,真元帝脸上的笑容终于出现了,代长老感觉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就开朗轻松了起来,真元帝的笑声更是脆生生的悦耳:

    “呵呵~你们玄阵宗对大陆贡献不小,我听说帝皇林外面的结界就是你们做的,值得嘉奖啊!”

    代长老此时哪里还敢要什么嘉奖啊,急忙推辞和谦虚:

    “大帝言重了,那结界是我们在燕皇领导下完成的,自然是燕皇的功劳。”

    真元帝的笑声就更加和蔼了:

    “代长老真是谦虚,我听说经常有猎兵骚扰你们宗门,试探你们法阵,甚至还把你们守护山门的大阵当成了历练场,简直岂有此理!”

    代长老不说话,静静听着。大帝所说的情况自然是存在的,而且那些可不是一般的猎兵,而是通缉猎兵,都是些冒险猎兵中的败类,简直就是修士界的强盗。

    他们袭击玄阵宗,必然也是受了其他人支使的。对此,玄阵宗也是颇为无奈的,曾经发动过对那些猎兵的围杀,可惜失败告终,而且为此玄阵宗损失还颇大。

    不知大帝此时提起来是何意?代长老犹豫时,便听到大帝接着道:

    “你们放心,我会派人清剿那些猎兵的。”

    清剿!对的,大帝用了清剿,而不是驱赶,那便代表真元帝会重拳出击了,实乃玄阵宗之幸。

    而真元帝早知如此情况,之前却未有任何动作,只在玄阵宗表示了对燕皇的衷心之后,他才有所表示,分明就是在赏罚啊!

    恩威并重的真元帝手段,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