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9章 秦氏血缘

    秦代宗被他老爹秦旭打了一顿之后,终于老实了。

    只是,打人的秦旭是中年人模样,而秦代宗已经是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所以,画面感有些违和。

    周围的秦氏族人们,更是不敢劝阻,呆逼的看到秦代宗被打倒在地,几乎昏厥了过去。

    “这小子精神有问题,他之前也做了很多对不起秦氏的事。不过看在他如今这么可怜的份上,大家就不要赶走他了吧,在我们建造秦氏城池的时候,他能帮忙的。”

    打完了儿子,秦旭冲着秦氏族人们开口请求,姿态放的很低。

    已经眼瞎的秦旭是王族先辈,在崇尚血脉的秦氏中本就拥有着很高的身份,而且他大半生都在兵器冢中作为“镇魂”,可谓为了秦氏奉献一生。

    他那双眼睛就是为了兵器冢和秦氏的荣誉而瞎掉的。

    所以,面对这样的秦旭,秦氏族人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况且,对于秦代宗的事情,族人也是没有多少计较的,或许你可以说是秦代宗勾结外族针对秦氏,可没有秦代宗,外族同样会剿灭秦氏。

    诛神殿针对帝皇林神血的屠杀活动,从未停止过。

    甚至,在秦氏的幸存者中,也有很多人看不惯之前神血种族的各种习惯和信仰祭祀活动。秦代宗在绝望和反抗中,谋求改变,最后把自己弄成了精神分裂的疯子。

    说白了,他也是秦氏的一个受害者,是神血种族极端和束缚下的可怜者。

    “燕皇,建造城池的事情就让我辅助吧。”秦旭在获得了族人对他儿子的谅解之后,他便主动开口了。

    秦无歌自然是最高兴不过了:

    “不是你辅助,而是你负责。虽然你眼睛看不见了,但是我相信秦长老和风轻盈都会配合你的。”

    风轻盈负责着边城的调度和军队问题,这边建造城池,军塞城肯定要出力,而风轻盈不可能盯在这边,所以,这边的负责人让秦旭做最合适不过了。

    且这段时间,秦无歌对秦旭进行了考察,自从兵器冢被放出来后,秦旭的心态在开始慢慢转变,尤其是得知秦氏遭到了灭顶之灾后,秦旭就逐渐变成了秦氏的主心骨。

    秦旭属于那种富有领导力和责任心的人,在族人需要他的时候,他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即便现在的他只是个瞎眼老头,可秦旭身上仍然拥有巨大的能量。

    而秦旭对于秦无歌如此的信任,是很惊讶的,他自认为自己是个疯癫老东西。当初被燕皇从兵器冢拉出来的时候,狂癫疯魔,只是最近才变得正常点。

    可自己刚正常,燕皇就把这么重的责任交给自己吗?不担心自己搞砸吗?

    “我……不行吧。”

    秦旭第一次显得如此不自信,当年他是王族继承者,说一不二,刚猛果决,在兵器冢无人前去镇魂的时候,也是他自告奋勇,自废双目。

    曾经那个铁血刚猛的男人,如今在秦无歌面前,显得踌躇而犹豫。

    “你若是不行,还有谁能行呢?”秦无歌拉下脸来。

    换做常人,秦无歌会给他笑脸和鼓励,但秦旭不同,在他的骨子里就是个刚猛强硬的人,他的责任心和能力不用质疑也不需要鼓励。

    秦无歌只要把一切都交给他就好。

    完全放权的情况下,秦无歌只需要提供必要的支持,剩下的一切都给秦旭全权处理,他会做到最好的。

    秦无歌很庆幸,秦氏族人遭到灭顶之灾后,还有秦旭这样的老人留下来。

    也只有秦旭熟悉兵器冢的结构,可以在兵器冢上面进行改造、建造城池。

    秦无歌很期待,秦氏城池建造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既然要在兵器冢上建造城池,那么兵器冢内兵器如何处理?”秦旭终于问起这个不愿意提起的话题。

    秦氏兵器冢内的法宝就是他们的一笔血债,无法磨灭、充满了罪恶和血腥,载出了神血种族数千年来的血泪。

    如今的秦氏族人,已经赞成把这些法宝销毁的决定,但是,那些兵器中所产生的器灵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在器灵们自愿的情况下,保存那些法宝未尝不是一个好决定。

    也好让秦氏族人们可以挑选自己的法宝。

    兵器冢法宝,一直都是秦氏能够强大的原因。

    秦氏能够在十大神血中最后幸存下来,兵器冢也是功不可没的。

    “燕皇,还要销毁兵器冢内的所有兵器吗?”但是,秦旭等人都知道燕皇对那些兵器的态度,所以,他们在期待之余开口。

    这些人自然是不想让兵器销毁了,可若是燕皇坚持,他们也只能听从。

    “不能说是销毁,而应该是解救,只要是那些想解脱的器灵,就应该放出来,而那些还想以兵器存在的器灵,我会尊重他们意见的。”

    这也是秦无歌在深思熟虑之后得出来的决定。

    秦旭等人闻言,明显松了一口气。甚至不少族人的脸上都有了笑容,只不过他们自觉脸上有了笑容之后,立刻就收回去了,生怕燕皇在看到他们的笑容之后生气。

    秦氏族人们也都明白,兵器冢内的那些法宝都是以族人的魂魄元神为基的血腥兵器。

    若是可以,他们自然是不想使用了。

    不过,那些法宝中也有自愿成兵的,秦氏族中不乏秦旭这般疯狂执着的人,在将死之时他会把元神留下来、注入神兵中成为器魂,从而继续守护秦氏。

    秦无歌进兵器冢,便是为了分辨那些神兵是自愿留下的。

    兵器冢的大门还是关着,只有秦氏王族血脉才能打开的大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增加了兵器冢的安全和防护性,但秦无歌考虑:以后兵器冢作为秦氏城池地基,这个大门的限制是否需要改动一下。

    “我们在此等待燕皇归来,另外,真元太子跟着我们一块留下吧。”

    在秦无歌要进兵器冢的时候,秦旭开口把北冥夜拉住了。

    北冥夜是想进去的,因为之前兵器冢容纳过魔兽,所以,其中还有什么危险也说不定呢。

    “她既然是我们秦氏的王,那么兵器冢内发生任何事情都应该她承担!”

    秦旭的态度无比坚决,北冥夜怀疑他是否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的时候,秦无歌也开口让他等待了。

    北冥夜笑着应了,可看到兵器冢的大门关闭,他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你终究是外族人,所以,在我族王要检测兵器冢的时候,你还是留在外面比较好。”秦旭虽然眼瞎,但是对身边人的情绪观察还是很敏锐的。

    北冥夜默默的盯着兵器冢的大门,没有做声。倒是秦旭继续道:

    “希望你在百年之后,对待燕皇还有这份心。”

    秦旭能够感觉北冥夜对燕皇的关心,可如今他们刚开始还新鲜,感情好也就不足为奇了,等百年之后,他们的感情还能维持现在这样才行。

    “秦爷不必担心。”北冥夜随口回应了一句,却让秦旭张大了嘴巴,他愕然的“看”着北冥夜,追问:

    “你叫我什么?爷爷么?”

    北冥夜楞了一下,他是很反感别人占自己便宜的,可事实上,按照他的推断,自己的确应该叫秦旭爷爷。

    秦旭是秦代宗的父亲,是秦朗和秦封的二叔,按照推测,秦无歌是秦封的女儿,所以,秦旭自然算是秦无歌的爷爷辈了。

    只不过,这件事情没有下定论,秦无歌也没有公开承认什么,所以,这个血缘和辈分关系并没有确定下来。

    要想确定这个关系,除非是秦封回来,并且恢复了记忆。可被叫做“秦封”的和尚涅息,现在跑的无影无踪,找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