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0章 冢灵

    兵器冢内的气息还跟以前一样,到处都是厚重的浓雾,沉重却寂静。

    所有的兵器都倒插在地上,或是躺在石面上,毫无声息。

    但,秦无歌能够感觉到这些兵器的力量。

    它们的力量是温和平静的,甚至少了血腥和戾气。

    能够入秦氏兵器冢的法宝都是饮血无数的利器,每一把都开了剑魂,所以,秦无歌认为这些兵器中不乏杀戮气很重、戾气深厚的。

    秦无歌进来的目的就是找出这些戾气重的兵器释放器灵或者镇压。

    可是眼前这些兵器的气息如此祥和,倒是让她不知道如何出手了。

    “跟我来吧。”

    随着秦无歌深入兵器冢,她的身边不断有兵器聚集了过来,像是“小尾巴”一样跟着她。

    秦无歌便把自己随身空间内的兵器一块放出来了,上次她来兵器冢的时候,带走了一部分的兵器,而且这些兵器在她对战邪魔的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所以,秦无歌是欠下这里的兵器们一大笔人情的。她这次来兵器冢想让这些兵器的器魂得到解脱,也算是还了她的人情。

    可是,秦无歌却发现那些兵器虽然跟着自己,却是远远的缀着,似乎是有意跟自己保持距离。

    尤其是她从随身空间中放出来的那些兵器,竟然逃开远远的。

    兵器冢的中间位置是曾经秦旭待的地方,曾经深埋链锁的石碑已经被破坏,只剩下一个残留着斑斑血迹的高台,台上还残留着血腥味,却并不腥臭,反而是散发出一种香甜的气息。

    “有毒?”

    秦无歌立刻捂住了鼻子,深谙毒性的她蹲在高台上研究了半天,却没有检查出任何有毒的迹象,就在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

    “那是血液本身的气息,代表了血液的情绪。”

    “谁?”

    秦无歌急忙抬头,正前方漂浮着一个白色的虚影,虚影隐约可见,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且老头脸盘身材削瘦,却自带一股浩然正气。

    有那么一种人,五官长相和身材显性中透出浓浓的浩然气息,刚直不阿。

    眼前老头的虚影给人的便是这样的印象。

    而且,对方既然出现在自己的正前方,那就说明他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的。

    “血液有情绪?前辈是说心情吗?”

    秦无歌对他说话的态度恭敬了许多,她见过兵器冢内兵器的器灵,他们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元神,凝聚成的样子都是青年或者中年,难得见到几把器灵中凝聚的形象是这种老年人。

    “是的,秦旭是自愿来这里镇魂的,虽然在外人看来,镇魂的工作残忍、冷酷甚至是变态的。但他的心情是极好的,因此他洒出来的血液也就有了自己的情绪。”

    老者飘到了高台上,随着他点出手指,高台上的那些血迹竟然飘了起来,然后在虚空中凝聚,跳动着,像是精灵一般,而且能够让你分明感受到它的情绪,它的确是很愉悦的。

    “你是我族王血。”

    老者飘得更近了,虚空中凝聚出来的眸子虽然很模糊,但是秦无歌能够感受到他的注视,他的眼神就像是穿透了自己的身体,看到了自己的内心一般。

    在这个老者面前,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请问前辈,您是……”秦无歌给他行礼,十分礼貌的开口。

    而老者却笑了起来:

    “早已消亡多年的老人,何必问我姓名,你是来这里释放器灵的吗?”

    老者虽然是用了疑问的口气,但是他的口气中带着肯定。对于她的来意,老者心知肚明。

    秦无歌不隐瞒,点头道:

    “是的,若是这里兵器的器灵愿意解脱,我会帮助他们!”

    老者忽然哈哈大笑:

    “就凭你?”

    老者的口气忽然变得针对起来,甚至还带着嘲笑,好像眼前的女孩在做什么自不量力的事情一般。

    秦无歌便把自己的神火放出来,黑色的火焰带着毁灭般的威压,让老者的笑声陡然停止了。

    “我的玄火正好可以炼化神兵,所以,只要器灵们愿意,我可以让他们解脱!”

    老者的口气依然不善:

    “然后顺便把他们寄居的神兵一块毁掉?”

    那是质问的口气,且这个问题也是秦无歌最在意的。

    这里面的兵器品节都不低,在释放了其中的器灵之后,兵器也会因为自己的神火而毁掉。

    “你想释放这里的器灵,可以!但不能用毁掉兵器的方式!”老者严肃的口气已经不是商量了,而是命令。

    秦无歌一时间有些沉默,她也不想毁掉这里的兵器,但若是没有选择的话,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毁掉兵器,因为在她看来,那些器灵比这些兵器重要的多。

    “秦氏兵器冢内所有兵器都是族人亲自炼化,为了得到这些兵器材料,他们付出了多少血泪,岂能是你想毁掉就毁掉的?”

    老者说完,凝聚的虚影便开始消失。

    秦无歌急忙道:

    “前辈,请等一下,除去神火炼化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释放这里面的器灵?”

    “这不是你应该探索的问题吗?”老者口气中有些嫌弃。

    从老者出现时的温和,到他离开时候的针锋相对,完全是因为对秦无歌要释放器灵、毁掉兵器的不满。

    秦无歌在高台上坐了下来,开始思考刚才的问题,而无数的兵器便分散在她的身边,或是漂浮,或是直立在地面上。

    就秦无歌所知,要想释放兵器中的器灵,唯一的办法就是炼化、或者毁掉兵器。

    这就像是打碎了容器,才能让其中被困的出来一样。

    不毁掉容器,而让这些器灵出来?能用什么办法?

    “你们也不想毁掉兵器吗?”

    看到所有的兵器都离自己很远,秦无歌开口问道。

    这些兵器不用说话,秦无歌便感受到了它们的心意。

    那无数委身于兵器中的器灵们,心态都很坚定,兵器是他们守护族人的利器,即便他们想解脱,也不会用毁掉兵器作为代价。

    除去几个被强制灌输入兵器的器灵坚决要出来之外,其他的兵器都离开秦无歌更远了。

    “你来吧。”

    秦无歌看到一把兵器跳上了高台,显然是其中的器灵无论如何都想出来,虽然他藏身的兵器品节不低,但秦无歌已经能够感受到兵器上的血腥味和过往。

    因为能够沟通里面的器灵,所以,秦无歌也了解了这把神兵的历史。他曾经有过三个主人,都是族中勇士,用这把剑饮血无数,斩落亡魂无数。

    因为其中器灵辅助,这把剑才有了斩杀邪恶、守护族人的实力。

    所以,其中器灵已经为族人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既然器灵想出来,那么毁掉这把剑也无所谓了。

    当那把剑自动悬浮在秦无歌的面前之后,她召唤出来了神火。

    黑色火焰在炼化法剑的时候,其中的器灵便发出愉悦的笑声,在法剑即将被炼化时、其中的器灵应该自己趁机逃出来的,但是那器灵并没有出来,反而是飞向了神火。

    “不!你干什么?”

    秦无歌急忙守护神火,但是已经晚了,在那器灵触到九天玄火的时候,专克邪狞、对虚无有着极强碾杀能力的玄火忽的保障,只在瞬间便把那器灵吞没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秦无歌根本就来不及阻止。

    看着器灵和他的法剑在自己面前化成了虚无,秦无歌一时间呆住了。

    沉默而压抑的气息也在兵器冢内蔓延,那些原本就离秦无歌很远的兵器们,纷纷起飞飞向了更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