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2章 守护神

    秦无歌提出要让这些法宝们外出体验一个月的时候,老头就出来极力促成。

    完事后立刻消失,分明就是在坑她。

    不过,要让法宝们出去,本也是她的主意,就算是被坑她也认了。

    圆圆在旁边十分激动:

    “不要答应,千万不要答应。”

    那么多的法宝,让他们都出去了还了得?

    若是这些法宝不听调令,在帝皇林中乱逛,惹出点事情来都不够解决麻烦的。而且,器灵终究是器灵,他们存于法宝中,不管多么强大,在修士的眼中也都属于可探索宝物。

    “既然答应了他们,便给他们足够的信任!”

    秦无歌重新站在高台上,扬声道:

    “你们都是我族人元魄所化,拥有本族的意识和信仰,不会做危害我秦氏族人的事吧?”

    秦无歌用了疑问的口气,这让所有的法宝们生气了,他们觉得这是一种侮辱。

    本就没有实体,而是靠着执念成为器灵的他们,最重要的便是信仰和精神力量,而怀疑也是一种精神力量,且是跟他们所坚持的相驳的存在。

    这种侮辱他们是不能接受的。

    几乎所有的器灵都在这时候怒吼了起来,甚至不少锋芒针对的转向了秦无歌。此时此刻,这些无主的法宝们爆发出强大的杀气。

    这样的场面把圆圆吓到了,她化身青鸾挡在秦无歌面前,急促的提醒:

    “主人,快点走吧。”

    面对这么多法宝,主人还这样,不是作死吗?

    圆圆有时候真的不能理解主人,但她会坚定的站在主人身边,不管主人做出怎样的决定。

    “圆圆,不用紧张,他们不会伤害我的。”

    秦无歌却让圆圆变回本体,她坦然的面对着那么多兵器,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是笑了起来:

    “若是面对敌人的时候,你们能够这么团结,保证不会被人逐个击破的抓走。”

    面前的法宝们摇摆了起来,但是他们仍然针对着秦无歌,每个法宝上散发出来的煞气都很重,这些煞气就掺杂在他们的杀气当中,是多年来他们屠戮生灵、暴饮鲜血之后所形成的煞气。

    尽管这些法宝们不自觉,但还是悄悄的显露了出来。

    “你们一旦被敌人抓住,那么就会被他们利用而成为针对我们本族人的武器,你们所坚持的信仰,也会因此而崩塌。你们想做秦氏的敌人吗?”

    秦无歌陡然提高声调,大声怒吼。

    所有的兵器们这才愣住了,拥有独立意识的他们,认识到他们的弱点,尽管他们是很强大,是神血秦氏中的杀器,但他们却是无主的,一旦被别人契约,就会沦落成为他人的武器。

    到时候,他们的意愿会被主人的意愿所代替。成为只会杀戮的兵器,可能是呆在兵器冢内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这些兵器们已经太长时间没有主人了,都忘记了拥有主人之后是什么样的感觉。

    一时间,所有的兵器都沉默了下来,他们身上的气息逐渐消沉,甚至还有很多兵器纷纷从空中掉落,落在地上之后一动不动,像是被剥掉了精魂一般,了无生气。

    这一幕,让秦无歌觉得好笑。

    这些法宝们的表现太像人了,所以,秦无歌更喜欢把他们当成族人。

    在看到这些法宝们的颓废之后,秦无歌便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她不再多言,而是转身走到兵器冢的大门前,厚重封闭的大门在她面前敞开。

    外面的嘈杂声瞬间传了进来。

    那是让法宝们向往的生气,在这一刻,法宝们才彻底的意识到,他们有多久没有被契约,带出去了。

    十几年前秦氏被屠杀,人口锐减的秦氏幸存者躲藏生活,哪里还顾得上兵器冢,即便是十多年前,那时候的秦氏也早已经衰落,能进入兵器冢挑选兵器的族人也少了。

    从秦旭入住兵器冢作为“镇魂”开始,秦氏便衰落了,甚至衰落到没有多少人可以进入兵器冢,契约兵器。

    “燕皇!是燕皇出来了!”

    外面传来了欢呼声。

    秦长老带着数千秦氏族人聚集在兵器冢前,一直都在担心着燕皇的安危。

    自从燕皇进了兵器冢,族人们便担心起来,因为兵器冢对他们很多人来说很陌生,且燕皇是带着解脱兵器冢的意愿进去的,族人们便更加担心了。

    刚才,兵器中内忽然爆发出强烈的煞气时,族人们便更担心了。生怕里面的法宝跟燕皇起来冲突之后,造成无法挽回的毁灭后果。

    当秦无歌走出来之后,这些人才算是彻底放心了。

    “只要燕皇能平安出来就好!”

    众人不奢望里面的兵器能如此,只要燕皇出来,他们就满足了。

    不过,在这些人松口气之余,却看到黑压压的兵器跟在燕皇身后飘出来了。

    暗色的兵器冢背景下,飘出来的兵器五花八门,都跟在秦无歌的身后,就像是被牵引操纵,数不尽的兵器都属于她一人般。

    那场景让所有见过的人终生难忘。

    “王族神血!”

    秦长老高慨的呐喊声中,冲着秦无歌跪倒了下去,数千秦氏族人陆续在秦无歌的面前跪下,他们这次跪伏是诚心诚意的,虽然之前秦氏族人已经承认了秦无歌的身份,但这次才是真心实意。

    面对膜拜自己的族人,秦无歌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涌动。

    这种力量仿佛来自兵器冢,又仿佛来自自己身体内,也像是来自这些族人的身上。

    “起来吧。”秦无歌压下心中的疑惑,回身看着陆续从兵器中内飞出来的兵器,扬声道:

    “兵器冢内所有兵器外出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还需要族人帮忙照应一下。”

    听到燕皇这话,众人都有些懵逼,他们看到了跟着燕皇出来的那些兵器,还以为是燕皇以一人之力驯服了这么多的兵器呢,没想到是在燕皇允诺下,让这些兵器外出自由活动的!

    这样子真的可以吗?

    族人看着那些可以自由活动的兵器,只觉得这是一群无法无天的熊孩子。

    它们若是折腾起来,就靠他们几千秦氏族人可以控制得了?

    秦长老无比苦逼的开口:

    “燕皇,不妥啊。当初我进兵器冢都没驯服一把兵器,可见这些兵器都是桀骜不驯的。”

    秦长老都不行,更别说其他人了,虽说之前秦长老进兵器冢挑选的一把兵器品节太高而无法契约,但是这也说明了兵器冢内兵器的恐怖。

    如今,把这么一群东西都放出来了,秦长老等人自然表示亚历山大了。

    有着近万年历史的兵器冢,孕育出了多少强大兵器,谁都不能保证可以驾驭。

    “他们是桀骜不驯,不过我相信他们不会做伤害我秦氏族人的事情!”

    秦无歌把秦长老拉起来,站在自己族人的面前,面对着那数万把兵器,大声道:

    “你们会跟我秦氏为敌?”

    数万把兵器齐齐抖动了起来,不少兵器上再次浮现出来了煞气。他们刚才在兵器冢内不是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么?

    为什么这个女人还这么问,讨厌!

    数千的秦氏族人却被吓到了,面对那数万把拥有自主意识的兵器,他们只觉得压力很大。

    “既然你们还想做秦氏的守护神,那么便各自找到你们喜欢的族人、呆在一起,在一个月的活动时间内,你们要保证族人的安全,不得擅自离开!”

    听到秦无歌的话,数千族人们沉默之余也满是担心的。这些兵器真的这么好说话吗?

    秦长老则是沉吟良久之后,开口道:

    “我记得兵器冢内有一守护神,虽然我们都没见过,但传说他可以统御所有兵器,他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