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9章 诡异布偶

    北冥夜从高台上下来之后,北冥清还在上面休息。

    高台下面的阴影中,藏着一个修为高深的护卫,那是姑姑的贴身护卫,也是在她回来帝都之后,唯一来投奔她的人。

    北冥夜没见过那护卫的长相,他就像是姑姑的影子,永远潜在黑暗中,只等姑姑有危险的时候,他才会出现。

    “最近,姑姑有遇到过危险吗?”

    北冥夜低声开口,他知道自己这样说话,高台上的姑姑听得见。但他没有回避。

    “两次刺杀,来人不辨身份。”

    对方开口回应,声音是粗噶难听的,好像他的喉咙遭了什么损伤。

    “好。”北冥夜点头。

    针对姑姑的两次刺杀,他只是知道其中一次,还有一次应该就是姑姑出城的时候了。

    自从返回帝都之后,姑姑已经不止一次的出城了。

    对此,北冥夜是知道的,他并没有阻止,更没有派人跟着。

    但他已经猜到了姑姑出城的目的,或者说她漫无目的出城徘徊的原因。

    因为孤独!

    因为姑姑曾经失去的孩子!

    “殿下,公主的孩子可能还有一丝残魂。”

    黑暗中,那衷心的护卫再次开口了。

    北冥夜闻言,抬头朝黑暗中看去。

    一个高大却身形佝偻的男人从黑暗中走出来了,他脸上带着半边面具,露出的另外半边脸还算俊气。

    一个无形的气场在周围展开,把他们说的话封锁起来,避免被高台上的北冥清听到。

    男人双手托着一个木偶,送到了北冥夜面前。

    这是一个手工缝制的木偶,且年代久远了,上面有很多破损的地方被重新修补过,半人高的木偶有一双类人的眼睛。

    在黑暗中,这个木偶看起来有些渗人。

    有点像是邪修的巫术。

    但男人对这个木偶却很珍贵,他抱着木偶,犹豫了半天之后,才把木偶送到北冥夜手中。

    “这是邪修的东西。”

    北冥夜拿到木偶,便感觉到了其中的邪恶气息,像是有一个灵魂被封印在了木偶之中,经年累月而在其中产生了怨气。

    但是,这份怨气却让北冥夜感觉到一种熟悉。

    “这里面有公主殿下的精血,是被邪修封印在其中的,但是还有一丝残魂应该是殿下的孩子,或许,我们可以找到殿下孩子的其他魂魄。”

    即便是修士大能的魂魄,一旦被分开之后,要想找全也很困难,而且即便是找全了,也不可能完全修复了,难道还能还原孩子模样?

    更何况是一个没有出生的婴儿呢?

    北冥夜更愿意相信,胎死腹中的婴儿已经被姑姑吸收了。

    虽然,说起来很残忍,但事实的确就是这样,不过面对那护卫热切的眼神,北冥夜没有拒绝:

    “好,我会寻找的。”

    见太子答应,那护卫脸上明显露出振奋之色,他急忙又道:

    “我们殿下腹中的胎儿是在圣湖旁边消失的,或许在圣湖英灵中,可以找到他。”

    北冥夜听到这里,才算是多了几分期待:

    “我先去那边寻找,你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吧。”

    那护卫已经整理好了一个小册子,这里面记录了一切。

    关于姑姑的所有事情都记录的十分清楚,可见护卫对姑姑用心。

    “我会在离开帝都之后去找寻。”

    北冥夜收起了册子。

    那护卫就在他面前单膝跪下,诚恳道:

    “多谢殿下。”

    北冥夜不是第一次见这个护卫了,而且知道这个护卫乃是帝都不可多得的高手,甚至修为已经到了大乘期。

    他这样的实力完全可以横走大陆,受到万人敬仰和拥戴,可他偏偏来了这里,来姑姑身边做一个卑微的护卫。

    北冥夜知道,姑姑从未看中过这个护卫。

    可即便如此,护卫还是死心塌地的跟在姑姑身边。

    如此专情之人已是少有了。

    北冥夜没有返回前殿,而是就在高台附近找了一处宫殿住下,且连夜发布了几道政令,在把帝都搅的天翻地覆之余,也让人明白,一整晚太子殿下都在这里休息,并没有跟燕皇混在一块。

    其实,这也是他为燕皇的清白所做的努力。

    不过,大家却也不会因为他的举动,而取消他跟燕皇之间的怀疑。

    大清早,秦无歌就找来了:

    “你在这里忙碌了一晚上?”

    虽然修士不用睡觉,只要运转灵力就可以消除疲劳,但他这么辛苦对精神还是有影响的。

    “没有,你来看看这个。”

    北冥夜略作犹豫,还是把护卫给的小册子拿出来了。

    当木偶被拿出来的时候,秦无歌吓了一跳:

    “南疆巫术?”

    “这种巫术可以锁住人的残魂,这里面的魂魄是谁的?”

    秦无歌拿出来了星辰盘,星辰盘在受木偶上灵力刺激的时候,绘制在星辰盘上的丝丝星线跳动起来,像是收到力量牵引一般,全都指向了那木偶。

    “星辰盘对力量的感知十分敏锐,存在于木偶中的力量的确是属于邪恶巫术。”

    秦无歌接了木偶,在拿到木偶的时候,一种明晰的感觉在脑中呈现:

    血红色的海中,有呼喊哭嚎,还有婴儿的啼哭,而随着红海怒啸,那一些声音都被淹没了下去。

    埋葬一些的红海深不可测,但其中却隐藏着世间所有的恶一般,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压抑。

    面对这样的红海,秦无歌一时间陷入了沉沦中,愣在当场。

    旁边的北冥夜看出不对,连忙出手,把她手中的布偶抢过来了。

    “呼~好邪恶的东西!”

    秦无歌这才从噩梦般的梦魇中回过神来,看着木偶充满了忌惮。

    但奇怪的是,北冥夜在拿着木偶之后,并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这个木偶是姑姑的护卫拿给我的,他也没有任何影响。”

    听到北冥夜的解释,秦无歌狐疑之余,也明白了自己的特殊能力,这是自血脉中延续的能力。

    甚至,秦无歌怀疑,自己的能力一直没有激发出来,而眼前这个木偶,或许就是她能力激发的契机。

    “拿给我。”

    犹豫片刻,秦无歌再次伸手要来了木偶,这次她调动了全身灵力抵御,避免被木偶内的“红海”再次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