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0章 孤独

    当木偶再次拿到手中,秦无歌又看到了那漫天的红海。

    红海中有无数“人”沉浮挣扎,整个红海就是吞噬人灵魂的地狱,不少残魂想从红海中逃出去,但是红海中就会出现无数红色的触手,把他们重新抓回去。

    “这是……圣湖?”

    乍一看,不会让人跟圣湖联想到,毕竟圣湖和红海的颜色都不同。

    可是秦无歌曾经被银凤抓到圣湖中,差点完成祭祀。

    所以,秦无歌对圣湖的环境是很了解的。

    她在红海中,看到了熟悉的地方。

    “圣湖的能力消失,所以,是被搬到这里来了吗?”

    红海就是圣湖?

    秦无歌不认为木偶就是装载红海的容器,充其量,木偶只是开启红海的通道而已。

    北冥清的护卫,之所以一定留着这个木偶,就是因为木偶连通了红海,而存在于红海中的残魂中,有北冥清的孩子。

    “北冥清的孩子,有什么特点吗?”

    秦无歌放下布偶,问北冥夜道。

    北冥夜很诧异:

    “你在里面都看到了什么?”

    秦无歌回答:

    “无边无际的红海,到处都是残魂,而且我觉得那些都是神血种族的残魂。”

    北冥清本身就是真元帝族中最强悍的神血,她的孩子应该也有很强的神血特点,但是因为红海中都是神血种族的残魂,所以,不好分辨。

    “姑姑的孩子应该不会有什么特点。她的孩子没降生就被害了,难道里面真的有她孩子的残魂?”

    北冥夜觉得不可思议,通过木偶他到底看见了什么?

    “应该是有的,否则这个木偶不会成为连接红海的通道。”

    秦无歌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既然她能够从木偶“进入”红海,就证明那个孩子或许真的存在!

    即便只是一缕残魂,但是对姑姑来说,也是莫大的安慰。

    “需要姑姑的精血作为牵引吗?”

    北冥夜沉默片刻,问道。

    在没有弄清楚红海之前,冒然使用姑姑精血,很容易她受到牵连。

    但,北冥夜愿意冒险。

    在高台上,北冥夜看到了姑姑的孤独。

    从被封印中醒来之后,周围的一切对姑姑来说都物是人非。

    姑姑身边只有一个衷心的护卫,所以,姑姑是想她孩子的,若是姑姑的孩子还活着,也应该有北冥夜这么大了。

    即便从红海中找到的只是一缕残魂。

    对姑姑来说,也有莫大的意义。

    “你真的要冒险吗?我不确定使用姑姑的精血,能不能把孩子的残魂带出来。”

    秦无歌觉得这样很冒险。

    红海中蕴藏的能量太大了,秦无歌只是窥探,就能感受到其中强悍、几乎把她拉进去的力量。

    而一旦使用北冥清的精血作为牵引,会让北冥清深陷其中也不一定呢。

    况且,这个决定还是北冥夜做的。

    北冥夜能否承担的起,让姑姑冒险的责任。

    “我同意。”

    北冥清的声音却从高台上传来了。

    她从高台上落下,翩然站在了两人面前。

    因为喝的灵酒太多,还有些头疼,但北冥清的意识很清醒。这就是修为太强悍的坏处,她的血脉和力量都太强了,灵酒没法麻痹自己。

    也就让北冥清没法得到片刻的安宁。

    听到自己的孩子可能还有一丝残魂保留,北冥清是激动的。

    这时候的她也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有一份牵挂的。

    也只有孩子是她的牵挂了,甚至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放眼整个大陆,已经再也没有她值得珍惜和为之奋斗,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别人的忙忙碌,闭上眼睛心如死灰。

    在失去了帝权,失去了曾经的亲朋好友和豪族支持者之后,北冥清也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的本质。

    她最想要的是什么?

    孩子!

    “哪怕是有一丝的机会,我也想找回自己的孩子。”

    北冥清声音不大,却能够听出她的坚持。

    跟随北冥清的护卫隐藏在黑暗中,并没有出现。

    但是,北冥清却看向护卫藏身的地方:

    “阳城虎,若是我能够活下来,我希望跟你前往幽暗山脉。”

    阳城虎是这个男人的名字,这个男人对她的不离不弃,让北冥清感动,但是北冥清不想就这么跟着他远走高飞。

    要想离开这里,至少也需要等自己找到了孩子。

    即便找不到孩子,到时候的北冥清也心甘情愿了。

    而幽暗山脉,听起来很恐怖,实际上也的确是一个魔兽聚集地,少有修士涉足的地方,但是在幽暗山脉中心的位置有一处世外桃源。

    灵力充裕,不被外人打扰的地方。

    那个地方是北冥清之前探索幽暗山脉、冒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之前的北冥清是不喜欢那种地方的,她喜欢激烈的争斗,喜欢争权夺利。

    之前她对那种地方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如今失落时,再想起来那个地方,她竟然是无比神往的。

    或许,这次她在冷静时发现了自己的内心。

    “阳城虎跟随公主殿下,任由殿下拆迁。”

    阳城虎跪在北冥清面前,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行动间沉稳,身影如山石般厚重,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燕皇,可以开始了吗?”

    北冥清取出了自己的一份心头血,直接送到了秦无歌的面前。

    心头血是不能随便给的,尤其像是秦无歌这样的阵法大师,有了这点心头血,她能做的事情太多了,甚至因此而定下无法破解的奴仆契约都不一定。

    但是,北冥清是相信她的。或者说,北冥清根本就不在乎。

    在北冥清争权失败之后,她唯一剩下的也就是北冥一脉的亲情了。若是连北冥夜等人都要算计她,她在失望之余,都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

    当一个人颓败到一定程度,死亡并非是惩罚,甚至是一种解脱。

    “姑姑,暂时还用不到你的精血,还需要准备。”

    秦无歌改口,叫了一声“姑姑”,接了精血,但没有立刻开始,要想牵引出红海中的残魂,还需要法阵辅助。

    秦无歌要弄清楚之后,好做到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