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九百四十一章 仇怨

    凤极上人突然发出了一阵狂笑之声,声音充满了暴虐之意,让秦凤鸣与萤怡仙子听在耳中豁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凤极上人一向表现的非常稳重,并没有鬼界修士惯常有的阴冷神情。

    但现在突然一反常态的如此变化,让秦凤鸣心头也是一紧。

    不过很快,秦凤鸣便明白了凤极上人此种神情变化的原因。

    在那种必死境况之中,凤极上人都没有陨落,这本身就已经超出了凤极上人心中意料太多了。

    试想,一名修士肉身破碎,经脉破断情形下,他的丹海、识海都可能受到了损伤。在那种情形下,凤极上人都没有陨落,这是何种惊喜,实在难言。

    不管是谁遇到,都会大喜不已的。

    秦凤鸣能够略微想象得出凤极上人当时所遇,当时四人定然相距不远,在凤极上人全神贯注应对大殿禁制攻杀情形下,他对其他三名大乘的提防,可以说根本没有。

    在三名同阶大乘联手偷袭之下,他虽然躲过了致命攻击,但自身也势必在受到了损伤。

    在凤极上人感觉到三人偷袭临身之后再有所反应,就算一名大乘再如何强大,也定然无法施展出强大手段抵御。

    被对方击中身躯自然是肯定的事。

    三名大乘联手,且处心积虑的全力攻击,那是何等威力强大,秦凤鸣自认在那种情形下他肉身再强大,也势必无法做到善了。

    然而凤极上人竟然没有陨落,而且在那种电光火石情形下,会毫不迟疑的直接没入到大殿法阵攻击之中,仅是这胆气与决断,就是秦凤鸣都不得不佩服。

    这也很容易想明,当年凤极上人被七名大乘联手攻击,在自知不敌情形下直接选择进入到獒藤山脉,是何其正常了。

    想到此处,秦凤鸣对面前这名英俊的青年模样修士,心中突自升起了一种钦佩之意。

    凤极上人,绝对是一名实力难测之人。同时凤极上人身上,也存在太过隐秘。

    当初被三名大乘联手攻杀,进入恐怖禁制都没有能够被灭杀。后来更是被七名大乘追杀最后进入獒藤界面的禁地獒藤山脉都能够存活下来,这些种种情形,实在超出了寻常太多。

    秦凤鸣先前与凤极上人生死相搏,数次已经到了致凤极上人死命之时,但凤极上人依旧存活了下来,这让秦凤鸣对凤极上人,更是充满了好奇。

    要将之擒下探究之心,豁然在秦凤鸣心中涌动而起。

    不过秦凤鸣不是冲动之人,现在言谈了如此之久,心中灭杀凤极上人之心,已经大肆削弱了。

    “难道前辈的邪影幽魅大法神通,就是在那大殿之中得到的不成?”

    凤极上人话语说到所得好处之时,立即停顿了下来,目光闪烁,似乎并不想太多言说。

    就在此时,萤怡仙子神色一闪,口中突然出声道。

    听闻女修此问,凤极上人目光立即看向了女修,目光闪动,不由多看了萤怡仙子几眼。非常明显,萤怡仙子这一言说,切实说中了。

    “道友在那大殿之中得到了邪魅之术,后来脱困而出之后,才开始大肆屠灭獒藤界面七地修士的吧?”秦凤鸣双目眨动,紧随萤怡仙子,也随之开口道。

    秦凤鸣话语说出,凤极上人才微微点了点头。

    “你两位所言全中,那邪影幽魅大法确实在那大殿之中所得。既然獒藤界面之人行使歹毒手段要致老夫死命,那老夫自然也不会再将自己视为獒藤界面之人。好在当初发下的誓言只是要相助幽阜宫对抗獒藤中的大乘,并没有涉及獒藤界面七地修士,故此灭杀一些修士,修炼邪影幽魅大法,也是极为合适的。”

    凤极上人目光阴冷,口中冷冷说道 。

    “道友之所以大肆灭杀七地修士,怕也是想将北斗三人引出灭杀吧。”听到凤极上人话语,秦凤鸣微微一笑,口中平静开口道。

    秦凤鸣此言可以说正中了凤极上人行事实质。

    一名大乘,被人偷袭,差点陨落,这种大仇,自然不是几句言语,几件宝物就能够揭过的。

    换做是秦凤鸣,如果有人将自己置于了陨落境地,他也绝对不会罢手的。凤极上人不是良善之人,自然更加不会就此忍下那恶气。

    想明白此点,秦凤鸣已经完全明白凤极上人为什么加入了獒藤界面,后来又大肆屠灭七地修士,最后更是被七名獒藤界面大乘联手追杀了。

    凤极上人看视秦凤鸣,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萤怡仙子听到秦凤鸣话语,漂亮的面容之上满是思虑神色。她此时自然也明白了七地之中因何有关凤极上人的记载被幽阜宫修士大肆抹除了。

    凤极上人修炼邪影幽魅大法,屠灭七地修士自然人神共愤,但对凤极上人而言,这因果结成的原因,是因为獒藤界面三位大乘要致他于死地之过。

    因果已成,要想摆脱已经不可能。

    凤极上人出身鬼域,修炼的本就是鬼道之术,激愤之下要诱出北斗众人,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而正好可以修炼强大秘术,这更是不用顾忌什么了。

    三人停顿了许久,一时谁也没有开口。各自心中均都不平静,思虑着心中所想之事。

    许久之后,萤怡仙子先自开口道:“前辈,当年那团鬿魂冥炎不知去到了何处?”

    对凤极上人的生平,萤怡仙子已经完全明了了,她此时对于灭杀凤极上人,自然也已经没有了兴趣。那是幽阜宫大乘与凤极上人的恩怨,她就算有能力,也不愿参与其中的。更别说她此刻还没有这能力。

    至于凤极上人在那空间之中得到了什么,凤极上人明显没有打算全说。

    此种强人所难之事,女修也并不想做。不过对于那团鬿魂冥炎,她还是极想知晓结果的。

    “那团冥炎具体到了何处老夫也是不知,不过既然我等能够被传送出那处空间,作为不是那处空间之物的冥炎,也大有可能传送出离。后来我曾经听北斗言说,那团冥炎后来落入到了虚域之中,不知是否属实。

    说不定他也只是说说而已。按老夫意料,那冥炎要在獒藤界面,一定就在当年老夫出离的那片蛮荒之地内。

    老夫从那处空间传送出离后,是停身在一处蛮荒之地,距离天玑之地最近,不过也有数十亿里之遥。当场老夫花费了近百年修复伤病,之后更是走寻了二三十年之久,才寻到了七地所在。你要去那里找寻,凭此时修为,怕是不能够。不过老夫可以给你一份地图玉简,算是与你结缘一场的纪念。”

    凤极上人没有迟疑,挥手取出了一枚玉简,很快便刻录了一卷地图玉简,送到了萤怡仙子面前。

    看着凤极上人与萤怡仙子交谈,秦凤鸣一时无语。

    他没有开口询问对凤极上人因何没有陨落在大殿,虽然感兴趣,但没有多少探究之意。至于那处空间之地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也没有打算开口询问。

    既然凤极上人能够出离,那些熟知那处所在禁制的獒藤界面大乘,自然也不会陨落其中。

    至于獒藤之身的大乘是否有危险,秦凤鸣也没有什么兴趣。

    这件隐秘之事,自然是獒藤界面大乘不愿意让人知晓的,如果传出他与萤怡仙子知晓了此事,那些大乘会否寻找二人灭杀,怕也是极为可能的事。

    不过此事秦凤鸣倒也并不担心。

    他只要寻到第二魂灵,自然会离开獒藤界面的。到时就算那些大乘想要寻找他,也是无能为力了。

    秦凤鸣目光闪烁,心中虽然对那处空间还有许多疑问存在,但他知晓,那处空间之地,以及九鬿之地,对凤极上人而言 ,同样有许多事是他所不能解答的。

    既然无法知晓答案,秦凤鸣也不想再多问。

    此时他已经知晓,无论是九鬿之地,还是那处不知名空间,无论是凤极上人,还是其他大乘,都已经不可能再进入了。

    因为众人在其中滞留了不短年限,是自行被传送出的。而那处大殿,也是一处须弥之地,里面禁制颇多,且又许多殿宇存在,凤极上人根本就没有遇到其他幽阜宫大乘。

    有关那处空间的所有事,已然打住,无人能够再主动寻到。

    不过秦凤鸣看向凤极上人,目光闪烁之下,他还是需要其解答一些疑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