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九百四十三章 恐怖虚影

    獒兽藤妖,秦凤鸣接触并不多,但他知晓遍及獒藤界面的獒兽藤妖,都是寻常存在。只有觉醒了血脉的强大獒藤,才能够称之为皇族。

    并且只有皇族才能才能领悟獒兽藤妖的一些种族天赋神通。

    藤妖的皇族神通,秦凤鸣已经领教过蔓海噬天,如果先前不是有数十名玄阶顶峰修士合力出手对抗,且凤极上人并不是这一神通完全主导存在,秦凤鸣要想对抗蔓海噬天,怕是还要艰难几分。

    而藤妖的皇族神通,想来不会只有这一种。

    现在凤极上人竟然言说藤妖獒兽之中有一位比皇族还要强大的存在,这让秦凤鸣与萤怡仙子同时神色更变。

    秦凤鸣没有被獒兽藤妖群围困过,但他能够想象得出,如果有数头皇族玄阶顶峰獒兽藤妖将他阻拦,那场景,他想想就感觉凶险气息临身。

    而獒兽藤妖之中如果还有比皇族强大的存在,那是何种情形,秦凤鸣都不敢想象了。

    “这怎么可能,前辈所言之事,幽阜宫之中从来没有记载过。”

    萤怡仙子惊诧,口中惊声道。她身为幽阜宫修士,自然获得的信息要比七地修士多。但此事她从来不曾听闻。

    “道友没有进入到獒藤山脉,因何如此确信那山脉之中会有更加强大的妖兽存在?难道是荛蕴仙子告知的道友?”秦凤鸣眉头皱起,口中也自开口道。

    荛蕴仙子身为藤妖中的大乘,自然对獒藤山脉极为熟悉。

    “哪里用得着荛蕴仙子告知,老夫之所以肉身崩碎,玄灵境界降落,就是因为那无上存在所赐。”

    凤极上人神色一寒,一股惊怒之意突然显现在了他面容之上,同时一声冷哼响彻而起。

    他这一言语说出,让秦凤鸣心头猛然大震。

    他豁然想到,凤极上人当年被七名大乘联手追杀,被迫进入獒藤山脉之后,并没有被獒藤山脉之中的强大群妖如何,后来被一位藤妖大乘解救。

    既然被解救,自然不会再有肉身陨落之事,后来他肉身损伤,境界陡降,自然是有其他原因的。

    目光看视凤极上人,秦凤鸣与萤怡仙子谁也没有开口,等着凤极上人继续言说事情经过。二人心中都有一种强烈探究之意。他们下面听到的事情,绝对是一件能够震动獒藤界面的的隐秘大事。

    凤极上人双目厉芒闪现,身上气息鼓荡,明显一时难以压制胸中的情绪。

    能够让一名大能修士此时回想都能够显出如此神情,那他当年经历的事,绝对让他感觉无比憎恨与难平。

    “那件事具体情形你们二人不用知晓,老夫只是告诉你们,那位超脱于皇族的存在,确实有,且备受整个獒兽藤妖敬仰。而每隔两千多年一次的獒藤山脉聚集,应该就是因为那位超脱存在之过。当年老夫并未见到其真身,只是被三位獒兽之身大乘逼迫,自爆了肉身而已。”

    凤极上人沉默片刻,忽地抬头,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平静,口中随之缓缓说道。

    他话语说出,虽然表情已经平静,可是目光之中依旧隐约有异样神色显露。

    豁然间,秦凤鸣猛然心中一明,似乎猜到了凤极上人当年经历情形。

    定然是獒藤大能知闻了荛蕴仙子解救凤极上人之事,之后由三名獒兽大能现身,寻到了荛蕴仙子闭关之地,逼迫交出凤极上人。

    而凤极上人为了不连累荛蕴仙子,这才选择了自损肉身。

    虽然心中猜想,但秦凤鸣还是有些疑问,那就是凤极上人怎么知晓了獒藤山脉之中有逆天存在隐藏的。

    “前辈言说没有见到过獒藤山脉之中的无上存在真身,难道前辈曾经见到过其影身或是虚幻影像之体不成?”

    萤怡仙子突然开口,问出了让秦凤鸣神情一震的言语。

    秦凤鸣心中想的最多的是凤极上人是如何肉身损毁的。在三名獒藤大乘逼迫之下,想来已经身有伤病的凤极上人,就算拼死一战,怕也已经不能够。

    而为了不牵连荛蕴仙子,他自己选择自爆法身,让玄灵境界大降,而躲过一劫,也算是非常合适的选择的。

    三名獒藤大能因何没有彻底灭杀凤极上人,这自然是秦凤鸣不解的,而他也正是想将之弄明的。

    不过此刻秦凤鸣被萤怡仙子问言所吸引,神情立即变得无比专注。

    “你所言不错,当年荛蕴仙子为老夫解围之后,便去到了荛蕴仙子的闭关之地。不过很快那三名獒兽大能便到了那处所在。而在那里,老夫亲眼见到了一尊无比恐怖的虚幻身躯……”

    听闻萤怡仙子之言,凤极上人表情刹那从平静神态之中立即又变得目光激闪不已起来。

    目光闪动之中,先前的曾经出现的不甘神色重新显现。

    “难道前辈始一见到那尊虚幻身影,就失去了反抗之力不成?”秦凤鸣心中不解,萤怡仙子随之再次问道。

    凤极上人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目光阴沉闪烁,面上肌肉紧绷,似乎在强力思虑,又好像在暗自压制什么。

    “当时老夫身受伤病,自身状态不稳,面对那三位大乘根本无法抵御。在那种状态下,老夫已经没有了多少斗志。唯一选择,就是自爆法身以免落入对方手中。老夫要一心求死,就算再多上几名大乘,老夫也自认能够做到。

    可是那三人似乎早就意料到了老夫求死之事,故此刚一见面,立即便祭出了一枚漆黑之色的令牌。就是那枚令牌祭出,一股让我神魂崩溃的恐怖魂力气息乍然喷发,在我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情形下,就此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凤极上人后面所言话语,让秦凤鸣与萤怡仙子二人同时惊呼出声:

    “那神魂气息始一展现,便立即让道友陷入了昏迷,这怎么可能?”

    “前辈那时虽然身受了伤病,但境界依旧是大乘之境,怎么可能仅是神魂气息袭扰,就让前辈昏睡了?难道那神魂气息极具神魂侵蚀之能?”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别说是老夫,就算是三界之中的顶尖存在,如果近距离感应那股神魂气息,想来也没有谁能够将之抵御。陷入昏迷也将是毫无意外的事。不过昏迷只是片刻的事,当我重新清醒之后,第一见到的,是一尊无比恐怖、让我刹那通体冰寒的浩大神魂虚影……”

    凤极上人口中说着,神情刹那变得惊恐起来。

    似乎过去了十数万年之久,凤极上人一想到那恐怖虚影,依旧让他难以保持平稳心态。

    秦凤鸣面色阴沉,没有开口言说什么,他实在想不出是何种虚影,竟然能够让一名大乘修士畏惧到如此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