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九百九十四章 洞口

    话语充满了凶戾威胁之意,语气低沉,显得很是坚定,昭示着崇寂所言并非只是说说之言。

    他话语说出,浑身气息竟然显得有些不稳的涌现。

    不过在他强大实力压制之下,那不稳之态只是闪现,立即又被他压制了下去。

    不稳之态出现的极短,且距离秦凤鸣三人也极远,故此就算是秦凤鸣强大神识笼罩,也并未发现崇寂身上的气息曾经出现过不稳。

    秦凤鸣停身当场,挥手将玄紫剑与噬灵幽火收起,但并未急速追击崇寂。只是目光冷冷的看视远处只是身形闪现,接着随着话语声音落下,再次消失不见的中年所在方位,久久无言说出。

    崇寂并非是真的不敌而遁的,这点秦凤鸣与魔夜均都清楚。

    并且崇寂在这里还留了后手是肯定的事。他此时身处之地,定然还有禁制存在,故此才显得如此从容不迫。

    这名幽阜宫修士,是一位阵法造诣极为顶尖存在,秦凤鸣也已经从这里的禁制布置中体会到了。

    那些禁制,如果是他凭法阵手段破除,怕是得花费不短时间。

    与一位阵法极为精通的阵法大师争斗,修士自身攻击手段,已然不限于修士曾经修炼的各种强大神通秘术,阵法禁制,同样可以致敌与危难。

    秦凤鸣身为阵法禁制造诣极高之人,当然知晓其中意味。

    那崇寂在没有亏输情形下,自行就此退去,这让秦凤鸣心中不解,警惕之意也不由大肆提升起来。

    神识笼罩四周,心中谨慎比往常还要尤甚几分。

    “崇寂身为幽阜宫七大统领,手下有众多幽阜宫玄阶弟子,而千年前北极之地开启,幽阜宫有大量弟子并未出离北极之地,说不定他会联合那些弟子共同前来对付两位道友。”

    见到崇寂消失不见,萤怡仙子口中突然传音道。

    她话语说出,神情并没有如何的异样。因为她心中确信,就算崇寂再如何飞扬跋扈,也不可能真的对她行灭杀之事的。

    一名大乘,在幽阜宫的地位极为尊崇。

    虽然幽阜宫之中也并非是一团和气,也有倾向于各个大乘的势力群体存在,但这并不代表大乘修士在幽阜宫中的地位就可以被玄阶修士动摇。

    而出现凤极上人一事后,幽阜宫大乘间的关系也有了一些微妙变化。

    虽然萤怡仙子不是幽阜宫弟子,可是她对幽阜宫所存的一些隐秘,比真正的幽阜宫弟子还要清楚。

    无他,因为她的师尊,是一位真正的大乘存在。可以让她更容易接触到幽阜宫弟子所不能知晓的一些大乘间的隐秘。

    她师尊幽尘,可以说是幽阜宫中的一位超然存在。

    不管是幽阜宫之中的哪一位大乘,都可以说与幽尘有些关系。能够如此,概是因为幽尘乃是一位丹道大师。

    丹师,无论是在低阶修士之中,还是高阶修士群中,都可以说是地位极高存在,因为任何修士,都会有丹药需求。

    而一位能够炼制极高等级丹药的丹道大师,是任何人都不愿得罪的。

    因为得罪了一位可能会对自己今后修为进阶的丹道大师,无疑是自己断了自己的进阶之路。

    萤怡仙子之所以被幽阜宫修士恭敬客气,可以说与她师尊关系极大。

    有如此情形存在,身为幽阜宫统领的崇寂,如果没有不可闪躲的必要,是绝对不会真的对萤怡仙子行灭杀之举的。

    听到女修传音,秦凤鸣神情没有丝毫异样,可是魔夜目光之中终究现出了凝重担心之意。

    秦凤鸣独自一人,当然不会畏惧幽阜宫几名玄阶修士寻仇。可是魔夜不同,他是玉衡之地修士,亲朋故旧都在玉衡之地,要让他毫无牵挂,还真的一时难以做到。

    “魔统领不用担心,那崇寂寻仇的对象是秦某,与道友其实关系不大。秦某这一次与其结的仇,已经不可能调和,故此他势必会专门找寻秦某的。只要秦某不死,他想来就没有时间去找道友麻烦。而如果秦某被他擒杀,他心愿得偿,自然也不会再花费什么力气去找道友。”

    见到魔夜神色凝重,秦凤鸣微微一笑,口中轻松淡然的开口道。

    “魔某倒也不是畏惧那人,要想对我玉衡之地指手画脚,他区区一个幽阜宫统领还做不到。”

    听闻秦凤鸣之言,魔夜神色一正,口中立即开口道。

    秦凤鸣点点头,没有继续言说此事。

    “我去看看那中年在那里留下了何种禁制,他进入禁制,竟没有出离。”片刻之后,秦凤鸣眉头微是一皱,口中再次道。

    他本以为崇寂将什么物品留在了那处禁制之中,取了之后就会立即远去,可是过去了如此久,崇寂依旧未曾出离,这让他很是不解。

    口中说着,身形一动,缓缓向着那处方位飞去。

    魔夜与萤怡仙子稍微一顿后,也纷纷动身跟随其后。

    秦凤鸣很是小心,神识释放,每走一段路都非常谨慎,不敢放过身周哪怕一丝的异样能量波动。

    “这里果真是有隐秘的。”站立在先前破除的法阵近前,秦凤鸣双目锁定下方某处方位,表情凝重的开口道。

    在那处所在,此刻正有一团禁制波动涌动。

    这团波动,先前肯定有在,但当时有大量阴魂存在,并且有残存的禁制气息滞留,秦凤鸣根本没有仔细探查。

    当初秦凤鸣心中就有怀疑那些阴魂在举行何种仪式,只是急于去相助魔夜,故此并未深究。现在面前波动依旧显现,立即便确信了心中所想。

    话语出口,秦凤鸣目光锁定一处方位,手中一道爪印随之闪烁而出。

    “轰!~~”轰鸣响彻之中,一团青色光团猛然自秦凤鸣攻击所致凭空显现,一个卷动,便将爪印包裹在了当中。

    “这禁制好像并没有多少威力,看看这一击是否能够破除?”见到爪印在青色光团之中挣扎冲撞,秦凤鸣并未显现出吃惊神色,而是双目精芒闪烁,口中立即开口道。

    话语声中,双手已经连抬挥舞而出,顿时一片刃光闪现当场。

    道道利刃激射,顷刻便覆盖在了那团青色光团之上。青芒闪耀,耀目荧光绽放之中,一声清脆的嗡鸣乍然响起。

    “这里竟然有一处地下洞穴。”随着嗡鸣之声响起,青芒立即扩散了开来。一处黑漆漆的深邃洞道口,霍然出现在了三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