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九百九十五章 猜测

    秦凤鸣口中话语说出,一团劲风也随即从他身前席卷而起,将一股乍然从漆黑洞道之中涌现而出的雾气一吹而散。雾气弥散,显露出了一个十数丈之巨的巨大漆黑孔洞。洞道深邃,神识无法探查。

    “这洞道之中有浓郁的神魂血气气息,这里说不定就是崇寂滞留此地的真正原因。”萤怡仙子看视深邃洞道,绣眉微皱,口中突然开口道。

    “崇寂滞留此地的真正原因?难道崇寂还有什么异事在身不成?”听到女修话语,秦凤鸣微是一怔,口中随之问道。

    魔夜听闻,神情也是立即变得极为专注起来。

    萤怡仙子没有立即回答秦凤鸣,而是脸上显现出了思虑神色。片刻之后,这才慢慢开口道:“我曾经从师尊口中,听闻到过一件幽阜宫密事,是有关幽阜宫大乘的,也是有关崇寂的。”

    女修话语说到此处,一时又停顿了下来。

    秦凤鸣与魔夜二人非常有定力,谁也没有催促女修,只是静静地等着女修思虑清楚,然后解说。

    面对那漆黑的孔洞,秦凤鸣并没有急于进入其中。

    非是他担心崇寂在洞道之中布置下了何种强大法阵,而是他知晓,就算此时急速进入到洞道之中,也一定不会将崇寂堵截,亦或是得到什么逆天好处。

    崇寂既然从容的回返到这里,自然是已经将洞道之中的好处都收取了。并且他也肯定离开了这里。

    他既然已经退走,自然不会再在这里与二人争斗。

    势必会谋划一番后,再来寻找他们二人。

    能够有此判断,是因为秦凤鸣确信,先前崇寂如果不想让他们发现踪迹,势必不会现身而出,说出一番威胁言语的。

    双方相距并不算远,如果崇寂没有十足把握应对秦凤鸣二人阻拦,势必不会停身下来言说的。

    萤怡仙子目光闪动,足足过去了十数个呼吸工夫,这才口中突然开口问出一言道:“两位道友,你们可曾听说过一种能够以魂养血的神通吗?”

    秦凤鸣神色一怔,他没有想到女修思虑之后,会有问言说出。

    “以魂养血?你是说凝魂化血吗?这种手段,不是阴魂化为灵身都必须要经历的事吗?”

    听到萤怡仙子之言,魔夜神色一动,看向女修,口中有些惊疑的开口道。

    凝魂化血,凝聚肉身,这是阴魂鬼物产生灵智之后,都会经历的事。只有生出了肉身,才能真正摆脱阴魂之身。

    而凝魂化血,只要阴魂诞生了魂婴,其实就能够做了。只要有了灵智,阴魂就能够集聚魂魄,转化为精血。

    但此刻萤怡仙子所问,有些让魔夜吃惊,不知女修具体何意。

    “仙子所问,应该不是阴魂鬼物的凝魂化血。”秦凤鸣遥遥头,先自否决了魔夜所言。

    “是我没有言说清楚,以魂养血之法,是一种将自身精血融合精魂,让其成为一种魂血不分的奇异状态之术。此术如果修炼有成,可以做到魂血不灭,肉身不亡,应对天劫之时,可以化身血海魂湖。”

    萤怡仙子神色凝重,随着秦凤鸣话语,也微微摇摇臻首,口中再次缓缓道。

    女修话语说的并不坚定,说明她对那以魂养血之法具体也是不清,应该只是听到了一个大概,并不能准确的说出具体名字。

    但仅听闻萤怡仙子话语所言的两句话语,秦凤鸣与魔夜两人无不神情大震。

    ‘魂血不灭,肉身不亡!’这是何等情形,秦凤鸣与魔夜二人脑门青筋均都止不住的砰砰跳起。

    突然,本来震惊神色显现的秦凤鸣,忽地双目直视,目光之中骤然显现出了呆滞之意。

    他站立不动,身躯僵直,似乎一时失去了意识。

    秦凤鸣不动,但脑海深处,却如同狂暴巨浪一般奔腾汹涌不止。他脑海之中,豁然显现出了一件事,一件让他极为不愿想起的事。

    血海魂湖,秦凤鸣经历过,正是经历过,他才猛然心神紧绷,呆滞在了当场。

    当初他飞升灵界,第一个进入到的,是仙遗之地。而那仙遗之地之中,就有一处血海魂湖所在。

    虽然当初秦凤鸣遇到那处血海魂湖之时只是一名聚合修士,但此时他回想当初所遇,心头还是止不住的惊颤。

    那一血海魂湖的恐怖,秦凤鸣一向不愿回想。

    但现在,他突然心头不得不想,念及之下,心中猛然涌现出了一股沉重无比的畏惧之感。

    先前在暗燐乌光之中所见到的那处混天微尘之地,秦凤鸣就已经与他心中一直存在的那位下临仙人产生了联系。

    但秦凤鸣并未完全确信,因为下临仙人并不只有邹瑞。

    自从三界诞生以来,肯定已经有了不知多少仙人曾经下临过。而留在三界之中的仙人也肯定不少。其中有人负伤、疗伤的也会存在。

    故此秦凤鸣虽确信那处混天微尘所在是仙人布置,但并不确定是哪位仙人。

    仙人下临,引动众多修士围攻,此事也绝对不会只有一次。就算獒藤界面曾经有仙人降临,并引动了三界大能齐聚獒藤界大肆争斗,也不一定就肯定是邹瑞,说不定还有其他仙人也曾经引动过大肆争斗。

    要知道仙人身上可能存有仙灵石,那可是任何大乘都极想得到之物。

    一名大乘可能不敢对一名下临仙人动手,但如果联合数位、数十位一同出手,只要谋划得当,怕是极有可能成行。

    可是现在,他心中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确信,那位曾经到过獒藤界面的仙人,就是仙遗之地的主人:邹瑞。

    秦凤鸣心中确信,才猛然感觉到了一种危险似乎在临身。

    如果只是确信了来到过獒藤界的仙人是邹瑞,秦凤鸣也不会心中感觉惊恐。但现在,他心中的恐惧来自獒藤界。

    说得准确点,是来自幽阜宫。

    崇寂在这里所修炼的神通,让秦凤鸣想到了仙遗之地的血海魂湖,如果崇寂在这里是在测试的这一神通,是由幽阜宫大乘授意的,那这一仙界神通,极有可能就是仙遗之地邹瑞所修炼的的神通。

    他可不相信那种恐怖神通,会有很多存在。他也不相信,邹瑞的那一神通,在仙界是一种人人都能够修炼的神通。

    如何从邹瑞身上得到的这一神通修炼之法,正是秦凤鸣心中惊惧的原因。

    邹瑞从上界下临,不可能携带什么修炼卷轴。而更加不可能在身负伤病情形下将卷轴送出。

    如果说邹瑞为了活命将他搜集到的众多宝物随意丢弃,引众多大乘争抢,而他能够顺利脱逃,这点秦凤鸣还相信。但要说邹瑞会将自己的保命之术随意丢弃,秦凤鸣无论如何不信。

    而幽阜宫大乘之所以能够得到邹瑞的那一神通,想来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幽阜宫大乘与邹瑞达成了某一协议。

    协议内容是幽阜宫相助邹瑞修复伤病,而邹瑞付出的报酬,便是那一神通。

    亦或是幽阜宫已经被邹瑞所收服,而邹瑞曾经将这一神通当做收买人心的手段传授给了幽阜宫。

    只要让幽阜宫大乘知晓这一神通修炼有成,就可以在天劫之中多些活命机会,众人便会心中惊喜,愿意与邹瑞交易。

    秦凤鸣自认,如果自己困顿在大乘之境数十万年之久,而感觉天劫越发强大恐怖,而自己无法飞升上界情形下,如果有人一位仙界大能下临,言说可以传授自己一篇神通,可以抵御天劫,他选择那一神通的可能,应该也是极大。

    哪怕是出卖自己的一些自由,应该也会选择。

    活着,对任何修士而言,都是无比重要的。

    具体是不是如此,秦凤鸣当然不可能知晓。

    幽阜宫大乘虽然得到了这一神通,可是后来邹瑞又被三界大乘击败逃遁而走,故此众人未必就得到过邹瑞指点。

    众大乘参悟修炼之后,肯定发现了其中困难或是危险,故此才想到了让他人测试修炼这一神通。

    而崇寂,正是幽阜宫选取的一名测试修炼之人。

    当然,崇寂肯定不是第一个被幽阜宫大乘传授这一神通之人。

    而秦凤鸣心中畏惧的是幽阜宫大乘可能真的曾经与邹瑞签订过契约,而他曾经进入到仙遗之地,并经历过血海魂湖,身上自然会沾染上血海魂湖气息。

    此种气息,可不是他此时修为境界能够察觉并抹除的。

    身有邹瑞神魂契约的幽阜宫大乘,极有可能通过契约之力,感应到他身上的邹瑞血魂气息。

    这说来有些不可能,但修为越是加深,对天地法则之力越加了解之后,秦凤鸣并不认为这种情形不可能。

    而如果通过血魂感应到他的到来,那对秦凤鸣而言,绝对是一件致命的事。

    虽然此中还有许多事是秦凤鸣此时无法解答的,但秦凤鸣顷刻间的思虑,还是让他心中豁然变得惊惧了。

    一想到有可能会面对整个獒藤界大乘,秦凤鸣就心中豁然变得冰冷,脑海轰鸣,没有了思虑。

    他可不认为凭他此时实力,就足可面对整个獒藤界的大乘。

    “秦道友,你难道想到了什么不成?”见到秦凤鸣骤然的异样表情,魔夜神情微变,看向秦凤鸣,口中问道。

    他与萤怡仙子均都心中诧异,他们可不相信仅凭萤怡仙子几句言语,就能够将秦凤鸣惊吓。

    “啊,没事,不管如何,我们只有进入洞道,才能确定崇寂在这里具体做了什么。”秦凤鸣神色闪烁,听到魔夜话语,终于重新变得平稳下来,口中话语说出,表情重新恢复了一向的冷静。

    “好,我就就下入洞道,看看这处所在具体有何隐秘。”魔夜点头,口中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