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九百九十八章 再变

    魔夜目光闪烁,神情之中所现出的意味有忌惮也有兴奋之意。明显刚才炼化那道神魂气息之时,他虽然危险,但也获得了难言好处。

    听闻之下的萤怡仙子几乎没有犹豫,便确定了要感悟那神魂能量,这让魔夜神色立即一震。

    “那神魂能量之中有一种奇异之力,能够侵入你的识海。那奇异能量肯定对仙子有难言的好处。不过那股神魂能量侵占识海之下,如果不能顺利出离,怕是会被那股能量侵占了意识,到时会是何种结果,魔某也不知。此点还请仙子好好思虑一番。”

    看视萤怡仙子,魔夜略是思虑后,口中很是沉重的开口道。

    他虽然亲身经历过了一番危险,可是魔夜依旧难以说明那危险具体是什么。而他是如何将那股奇异能量抵御下来的,就是此时的魔夜依旧不知。

    他只是感觉那股能量侵入识海之后,一股诡异的气息便弥漫在了识海之中,体内的玄魂灵体,几乎瞬间便被一股禁锢之力包围了。

    识海激荡之中,魔夜好像对身躯没有了掌控。

    在那种奇异状态之中滞留了多久,魔夜自己不知。但当他感觉玄魂灵体突然松动之时,却感受到了一股浩大、充满生机的神魂能量在识海之中飘荡。

    那股生机让他识海激荡,让他感觉到了一种从未过于的奇异感觉,似乎识海骤然变得无边无际,识海之中的能量豁然变得稀薄起来。

    而他的玄魂灵体在识海之中如同一团闪动的光团,瞬息万里的在其中急速飞遁,触碰不到边界。

    那是何种样的感觉,就是经历过一番的魔夜依旧说不清楚。

    但玄魂灵体在其中飞遁之时所感受到的意境,却让他无比向往,那是一种好像让他意识融入天地的奇异感觉。

    魔夜修仙如此多年,还从来没有过如此纯粹的感觉,似乎在那处空间之中,他就是唯一主宰、整个天地都被他所掌控。

    虽然感觉奇异,但他无论如何努力,他意识也无法脱离那处空间,感应他的肉身并重新掌控。

    他在那种感觉之中滞留了多久,魔夜不知。

    感觉过去了很久很久,似乎是数个时辰,又好像是数年,亦或是数十年。

    直到一股刺痛包裹他的玄魂灵体,他才陡然意识一昏,然后重新感觉到了肉身存在。这才从那种意境之中脱离。

    出离了那种奇异状态,魔夜急速扫视身躯,猛然发现,他的识海竟变得空旷了。好像他体内的神魂能量被抽空一般了。

    然而他急速感应,却感觉神魂能量依旧浩大,好像并未亏空。

    魔夜心念急转直下,一股欣喜立即充斥在了他的心神之中,因为他有了判断:他的识海,竟然扩大了!识海扩大意味着什么,魔夜当然清楚。

    如此判断充斥心中,让魔夜刹那忘记了体内玄魂灵体剧痛。

    他不知每名修士只要尝试炼化那道神魂能量,是否就会有体内的异变,故此他并未对萤怡仙子言说这一结果。

    但魔夜有一点可以判断,那就是如果自己意识不能从那浩大无边的奇异空间之中出离,他真可能就会一睡不醒,彻底昏沉下去。

    在那种状态下是否会陨落身死,想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而当魔夜看到秦凤鸣一下将五道神魂能量束缚身旁,他内心的不确定更加尤甚了,他更加不敢确定是否他人炼化那神魂能量,也会遇到他所遇到的情形。

    另外一事,就是在那种状态下,对他肉身好像也有极大的损耗。让他出离那种状态之后,感觉到的是肉身的疲惫,且还是极度的疲惫。

    而对于肉身同样强大的萤怡仙子,肉身在其中可能的损耗,还是其次。

    听闻魔夜的解说,萤怡仙子神色再次微变。

    魔夜解释的并不清楚,可从他凝重表情与话语之中,萤怡足可知晓魔夜的经历,定然是一番生死。

    然而就在萤怡心中急速思虑之时,目光却落在了秦凤鸣身上。

    此时的秦凤鸣,身周围绕着五道神魂能量,但他身躯端坐在碎石之中,气息凝厚稳定,脸色并没有任何异样显现。

    如此气定神闲的神态,与魔夜可以说是天地之别。

    “难不成任何人感应这些神魂能量,会遇到不一样的情形不成?”萤怡看向秦凤鸣,口中不由低语出声道。

    此言进入魔夜耳中,让他神情乍然一变。

    此种情形不能说不可能。如果此刻秦凤鸣遇到的情形也是与他一般,那青年肉身不可能如此安稳平静,势必早已经浑身汗水涌现了。

    自己只是引导了一道神魂能量贴合身躯,就让自己浑身劳累如同散架,而秦凤鸣却毫无异样现在,这实在说不过去。

    如果言说秦凤鸣肉身强大,可以抵御能量入体之后所产生的冲击,又极为不可能,因为魔夜自认自己肉身不会差对方多少。

    这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些飘荡的神魂能量,每一团所能对修士造成的影响,是不同的。

    念及此处,魔夜心中陡然升起了冲动,目光看视四周依旧飘荡的神魂能量,双目之中的目光,再次变得精芒闪烁。

    仅是一道神魂能量,就让他获得了难言的好处,如果多几道,他获得好处岂不是更多。

    二人想法几乎一致,相互对望之下,都从对方神色之中看出了相同的意愿。

    “过去了如此之久,崇寂也未回返,看来他是真的不会来此处了。我现在就探查一番这里的神魂能量,不知魔统领可要再次施术吗?”

    萤怡神识探查向远处巨大通道入口,口中缓缓道。

    “仙子尽可施术,魔某刚刚出离,身心俱疲,势必要静养数日才可以再次探查。这段时间,正好可以护法。”

    魔夜摇摇头,神识扫过四周,口中随之说道。

    对魔夜所言,萤怡自然明白,于是点点头,身形一闪,就此远离了先前盘坐之处,停身在了一处所在,重新盘坐了下来。

    随之身形落座,萤怡立即闭合了双目。

    看到萤怡开始施术,魔夜这才目露欢喜神色的再次探查向自己身躯。

    他需要好好探查一番自己身躯,看看体内出现的异样,是否真的就会给自己带来难言的好处。

    一时间,广大的洞穴,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洞底空旷,除了一阵阵极有规律的风声响起,并未有其他任何异样发生。

    时间慢慢过去,魔夜的表情慢慢放松下来,开始双手掐诀,全力恢复起了自身状态。然而一个时辰后,本来平静的魔夜,脸上神情豁然大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