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千一百六十九章 漂亮女修

    这位青年修士,始一接触,就给秦凤鸣一种多智难缠之感,后面手段更是让秦凤鸣心中震惊,他竟丝毫觉察就落入到了对方法阵之中。

    这让秦凤鸣心中骤然升起了浓浓的警惕。

    故此他始一出离禁制法阵,便打定主意用自己最为擅长的手段与之交手。

    最合理的选择,自然是近身之术了。

    在不明白对方神通术法情形下,秦凤鸣自认比拼肉身,对自己最为有利。

    凭借肉身之力急速靠近,然后让峻岩释放出气息将青年锁定。这是秦凤鸣屡试不爽的针对獒藤修士之法。

    然而秦凤鸣这一次却失算了,他处心积虑的让萤怡吸引青年注意,而他祭出一道隐身符,用影身正面青年,他本体潜伏接近青年后的出手,并没有得到意料中的结果。

    峻岩近距离释放的气息,根本就没有给那青年造成哪怕一瞬的惊滞。

    好像那青年根本就不畏惧峻岩释放出的,对任何妖族修士都有极强惊扰的特殊气息,这让秦凤鸣心中为之大惊。

    这位青年,绝对是獒兽一族不会有假。因为近距离争斗,秦凤鸣能够感应到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浓烈獒兽气息。

    一名獒兽一族修士,竟不对峻岩气息有丝毫反应,别说秦凤鸣吃惊,就是峻岩自己,都一直心中不解。如果不是秦凤鸣不让他现身,峻岩都要止不住飞身出离须弥洞府空间了。

    不过秦凤鸣也并不只是依仗峻岩气息的,再次交手之后,秦凤鸣已经不再他想,开始全力施展肉身之力出手。

    争斗过程让秦凤鸣充满惊奇与无力感。

    在秦凤鸣看来,只要能够将青年笼罩在自己肉身攻击之中,他便有十足的把握凭借肉身之力将之擒拿或是重创于面前。

    可是再次交手之下,秦凤鸣却有种目瞪口呆之感。

    因为他每每能够挥拳击中青年,但青年修士的身躯却好像柔软无骨一般,根本就不受力。

    并且青年身躯润滑无比,无论秦凤鸣如何施展手法,都根本无法将青年身躯抓实,就是手指抓实在青年手臂之上,对方也能够在他手指禁锢之下生生脱离出。

    面对如此情形,秦凤鸣心中抓狂不已。

    最后,在秦凤鸣暗自凝聚神魂能量祭出的惊魂嘘下,才终于让那青年有了一瞬的呆滞。

    那一瞬很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就是那一瞬的呆滞,让秦凤鸣终于有了出手机会。身躯飞扑而上,双臂环绕,将那青年从后背直接禁锢在了双臂之中。

    手指调转,便施术,欲要擒杀这名很是诡异的青年修士。

    然而就是这一施术,让秦凤鸣猛然脑海一荡,体内的法诀竟然迟滞了。

    感应着手指传递而回的那种柔软,以及神识笼罩之下见到的那团圆润,秦凤鸣脑海猛然知晓了面前这位青年的真实情形。

    这位青年修士,原来是一位女修,一位非常漂亮,很是年轻的女修。

    对女修,秦凤鸣并非没有灭杀过,不但有,反而灭杀过不少。但是那些女修,是他直接祭出神通秘术斩击灭杀的。

    绝对没有如此时一般与一位漂亮女修如此接近的情形下将之屠灭的。

    如此情形,让秦凤鸣第一想到的,便是收手,急速脱离此时的状态。

    因为他自小受到的认知与说教,便是如此。

    只是骤然的感触与脑海的轰鸣,让秦凤鸣一时没有做出立即离开这具柔软身躯的动作。

    似乎秦凤鸣猛然呆滞,没有了思绪。

    萤怡与花幻菲惊呆,两人怔怔看着远处有些香艳的场景,均都脸上火热,一时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你……不松手,也不施术,难道打算一直这样抱着我吗?”突然,一声不合时宜的话语突然响起在了当场。

    声音响彻,让秦凤鸣猛然身躯一震。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意识已经出离了刚才那种状态,口中同时一声话语响起:“仙子,这本不是秦某所愿,还请仙子见谅。”

    秦凤鸣口中说着,双手立即收回,但双手划过怀中身躯,那两团柔软还是触碰在了秦凤鸣手指之上。

    心中慌乱的秦凤鸣,双手扶住女修,便要将之推离身躯,但此刻的女修,好像已经站立不稳,亦或是浑身无力,依旧依偎在他身前。

    此时,无论是秦凤鸣还是面前这位女扮男装的女修,都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催动咒诀施展禁锢之法。

    但秦凤鸣没有如此做,而怀中显现出女修体征的修士,也没有出手。

    似乎二人此时谁都没有了争斗欲望,也没有了杀伐之意。

    一道身影一闪,在秦凤鸣警惕乍起之时,怀中娇躯已经被一股巨力席卷,直接从他怀中分离了出去。

    “你是女扮男装之人,还不将衣服规整好,难道你不害羞嘛?”于此同时,一声娇喝也随时响起在了当场。

    出手的是萤怡仙子,此时的萤怡面露愠色,目光冷冽之意显露。

    将女扮男装的女修推离,萤怡站立到了秦凤鸣身旁,身上气息散发,明显做好了争斗了准备。

    对于萤怡的出手,秦凤鸣并没有什么感觉,他知晓萤怡是担心他被对方偷袭。

    “哼,害羞?害羞什么,我的衣服是被他弄掉的,凭什么要让我弄好。要弄,也应该是始作俑之人弄才是。秦大哥,你说是不是?”

    让在场三人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身处如此情形,这位獒兽一族的女修竟然当着众人面,说出了如此一句言语。

    她声音婉转,如黄鹂鸣叫,显得清脆悦耳很是好听。此时的女修特有的声音加上她美艳的容颜,以及她显露出的神态动作,就算是见惯了漂亮女修的秦凤鸣,也不由的心神微是荡漾。

    她话语说出,让在场的花幻菲与萤怡脸上腾的晕红显露。

    女修话语说完,目光显露灼灼之意的看向秦凤鸣,眼角眉梢带着一种让人砰然心动的奇异韵味,但那绝对不是落入风尘的女子神态可比。

    听闻到女修之言,看到女修转过身躯所现出的娇好身躯,秦凤鸣心中砰砰跳动之下目光强力扭转向了一旁。

    萤怡一声冷哼,忽地站立到秦凤鸣身前,打算遮蔽秦凤鸣目光。然而就在她动作做出之时,刚刚话语说完的女修已经手臂轻抬,以一种缓慢,但非常柔美的动作慢慢的将滑落臂弯的衣衫规整到了原位。

    看着女修如此动作神态,萤怡秀目圆睁,胸脯颤动,明显有了怒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