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炼飞升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千一百七十五章 手下留情

    看着急速而至的中年修士,秦凤鸣目光微是一顿。

    这名中年修士,身上气息有些诡异,神识扫视,中年只是玄阶后期之境,但在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之中,又有一些不易觉察的气息,让秦凤鸣心底泛起了一缕凉意。只是那气息非常隐秘,无法探查明晰。

    中年修士扫过众人,目光落在花幻菲与萧冰身上,目光之中火热之意显现。

    “回禀骆大人,这位仙子乃是我天玑府城的花统领大人。”

    见到两人来到近前,莫齐急忙上前见礼,同时口中引荐花幻菲道。

    对于这位骆大人,莫齐没有一点好感,不过对方乃是幽阜宫中的权力之人,他就算心中不悦,也不敢表现出来。

    “原来是仙子,难怪如此漂亮,早就知闻仙子是天玑之地最为拔尖的美艳之人,骆某失敬了。花统领,现在正值獒藤祸乱之期,你我一定要多亲多近,共同对抗獒藤群兽才是。”

    那中年双目闪现着缕缕精芒,看向花幻菲美艳的面孔,眼珠转动不断的开口道。

    对于花幻菲在天玑之地的身份地位,中年根本就没有一丝忌惮之意。

    中年看视花幻菲两息,目光一转,又看向了萧冰,双目精芒更是大放道:“这位仙子不知如何称呼,今日相见自是有缘,骆某洞府有上好灵酒,能够通窍补阴,增修驻颜,仙子服食定然大有裨益。”

    看到中年所为,听闻其话语,秦凤鸣暗自皱眉。

    这位中年还确实像萤怡传音所言,真的是一个贪花好色之人。与当初的兹昊应该属于同样修炼特殊功法的修士。

    对于这位中年,秦凤鸣并没有打算出面,他确信,只需萧冰出手,就应该足够应付面前这位幽阜宫修士了。

    然而秦凤鸣想的很好,但结果并不随他所愿,随着中年话语,萧冰的一阵咯咯笑声随之响起了:

    “这位一定是幽阜宫中的大能了,听闻幽阜宫中的修士都是獒藤界顶尖实力之人,小女子一直想瞻仰亲近,既然见到了大能,哪里能错过。不过小女子已经婚配了人家,不经过夫家同意,怎么敢去到骆大人洞府,如果小女子夫家同意,一定要去骆大人洞府逗留数日,好好品尝一番幽阜宫的灵酒灵茶。”

    她话语说完,目光却显露着温柔神色的看向了秦凤鸣。

    不用他人解释,也能够猜到她口中的夫家是谁了。

    萧冰可不是省油灯,除去话语火辣外,行事也是大胆刁钻,与天外魔域的清煜有的一比,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听到萧冰这一番言语,中年修士果真目光一闪,终于看向了秦凤鸣。

    中年自从现身而出,目光根本就没有在秦凤鸣身上停留哪怕一瞬,几乎将他当成了空气,直接忽略了。

    在他眼中,只有三位美丽漂亮的女修。萤怡仙子他并不会如何招惹,因为萤怡的后台也不是他轻易招惹的。

    但另外两位女修,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管你什么天玑府统领还是府主,都会在幽阜宫统领治下。加上他手段不凡,自然更加不会将二女身份太过在意了。

    目光锁定,骆晟目光之中的鄙夷之意立即显现而出。

    秦凤鸣的容颜算不上英俊,实在看不出有何出奇之处。并且他身上没有任何气势显现,虽然显现的是玄阶顶峰修士修为,可是在骆晟第一印象看来,秦凤鸣在他见到过的玄阶顶峰修士之中,实在算不上突出之列。

    在自己道侣被他人调笑之时,面前青年修士都没有一点惊怒之意显现,这实在显得有些窝囊。

    不过看到秦凤鸣身旁一边站立萤怡,一边紧挨萧冰,中年修士眼底深处还是有一缕谨慎存在。

    修为到了玄阶顶峰,是没有庸手的。这一点,争斗无数的骆晟当然清楚。

    “哈哈哈……你也是天玑府的统领吗?你身上有藤妖气息,不会是藤妖一族修士吧?不管你出身哪一族,让这位仙子陪同骆某饮酒想来你是没有什么异议的吧。”笑声突然响起,一股凌厉的气息猛然席卷向秦凤鸣。

    “滚一边去,秦某现在心情不佳,再要多言,让你血溅与此。”秦凤鸣吐气出声,一声低喝自他口中响起。

    随着秦凤鸣话语出口,在场上百修士,除去为数不多的数名玄阶修士与几名通神后期、顶峰外,所有修士无不面色大变,身躯蹲伏在地,双手猛然抱住头颅,面目显露着挣扎苦痛神色。

    就是几名没有身躯蹲伏的通神修士,此时也是面色骤变,脸上肌肉突突跳动,身躯晃动,双目豁然显出了赤红之色。

    站立秦凤鸣面前的骆晟与另外一名玄阶顶峰修士,虽然身躯没有晃动,但表情同时显出了紧绷之意,明显体内正在极力对抗着乍现的音波袭扰之力。

    秦凤鸣并没有祭出惊魂嘘,只不过是将他领悟的音波符纹融入到了声音之中激发而出了。

    虽然只是一些音波符纹,但加持在他强大的神魂之力中,这一音波所造成的威势,也不是玄阶以下修士能够轻易抵御的。

    “果然有些手段,难怪能够让萤仙子跟随在你身边。”

    一声厉喝响彻,一股狂暴的气息骤然伴随着厉喝之声涌现,将秦凤鸣祭出的音波一冲而散。

    话语之声落下,一团虚影也豁然显现在了当场。

    距离秦凤鸣四人仅有十数丈的中年修士,突然身躯被一股波动包裹,随之一道极其淡薄的拳影忽然出现在了四人身前。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在修仙界之中,也同样使用。

    中年明显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也不会遵守天玑城不得争斗的规定,说动手,便直接出手了。

    十几丈距离,玄阶修士出手之急速,根本就没有时间间隔。

    挥手,攻击便已经到了秦凤鸣了。

    “砰!”“啊!”

    一声砰鸣声中,一声因为重击而疼痛的惊呼,随之响起在了当场。

    声音响彻之中,一道身影,如同扔出的一团重物,猛然飞过了萤怡与萧冰二人头顶,向着众人身后坠落而去。

    没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但一团波动急速闪动,那道身影踉跄的急抢数步,忽地停下了身形。身形缓缓转过,显现出了满面怒容的骆晟容颜。

    不知何故,秦凤鸣出现在了先前骆晟站立处,右臂正在缓缓收回。

    众人皆惊,骆晟抢先出的手,但他攻击的对象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他祭出的一道无形的攻击所击中的,不过是一道虚影。攻击而过,虚影随之溃散在了当场。

    萤怡有所感应,知晓秦凤鸣这一出手,借助了音波激发显现的能量激荡,提前离开了原来停身所在

    ”很好,今日不管你是谁,你肯定要身亡于此。”

    一声低沉,但充满无比坚定之意的话语缓缓自骆晟口中响起,随着话语传出,一股森冷的寒气忽然自他身上喷涌而出。

    冷气弥漫,四周空气立即发出了一阵咔吧声响。

    “你们听好了,秦某来到天玑城,本不想惹事,但如果有谁胆敢依仗什么势力压服秦某,秦某不介意让他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陨落也并非不可能,哪怕他与幽阜宫中大乘有亲密关系也一样。秦某就说这一句,不会再多言一句。”

    面对顷刻临身的冰寒气息,秦凤鸣没有丝毫的忌惮神色,而是深吸一口气,一声声震旷野的话语声猛然响起在了高大的城门前。

    声音响彻,如同一股股惊涛骇浪,猛然席卷向四周。

    声音所过,巨大的天玑府城城墙之上立即响彻起了一阵阵急促的嗡鸣之声。同时道道禁制波动猛然在坚固城墙表面浮现而出。

    仅凭一句蕴含音波符纹的话语,秦凤鸣就将天玑城的禁制引动了。

    这是何种情形,驻守在城墙之上的众多修士,无不心中骇然。

    这声音并没有攻击威力,只是将声音无限放大,让声音响彻在了浩大的天玑府城上空之中。

    “哼,你以为凭借一句蕴含音波之力的话语,就能壮胆了吗?今日你必需要付出代价。”听闻秦凤鸣话语,骆晟一声冷哼随之响起。

    他此时话语,明显已经与先前凶狠话语不同。他虽然跋扈,但并不是真的鲁莽之人,胆敢在天玑府城呼喝出如此话语的修士,让他也不得不多多思虑一下。

    “聒噪!”就在骆晟再次话语出口,秦凤鸣一声冷喝响起在了当场。

    声音乍起,一道身影一闪的直接向着骆晟飞扑而去。

    刚才是骆晟抢先出手攻击的秦凤鸣,现在形势逆转,换成是秦凤鸣先自攻击了。

    身影闪现,直接便靠近向了骆晟。

    身在城门之前,加上四周有不少修士,秦凤鸣当然不会祭出神通秘术攻击,就是法宝都不能。因为任何神通秘术,都会将四周笼罩在攻击之中。

    然而就在秦凤鸣打算凭借肉身靠近骆晟,施展拳脚将骆晟擒拿时,一声冷哼也响起在了当场。

    冷哼响彻之中,只见漫天的银色光点如同点点星芒,忽然显现而出,嗤嗤声中,如同一面银色闪烁的巨大晶壁,迎着秦凤鸣身影撞击而去。

    每一道银芒,明显都是一道纤细的针刃。

    漫天的针刃形成的巨大银色晶壁,展现间,就已经将秦凤鸣整个身躯都笼罩在了当中。除非秦凤鸣倒退而走,否则一定会自己撞击在漫天针刃之上。

    如此大范围的神通攻击,不仅将秦凤鸣笼罩在了当中,就是停身当场的花幻菲、萤怡、萧冰众人,也未能脱离银芒的笼罩。

    还有此时停身城门处不少修士,同样有数人在银芒攻击之中。

    顿时间,一声娇喝声中,一团粉雾与一片拳影闪现在了当场。

    粉雾是花幻菲祭出的,席卷之下,将萤怡与萧冰笼罩在了当中。而拳影祭出之人,则是与骆晟一同现身的一位玄阶顶峰老者。

    花幻菲与老者出手,将骆晟的大部分攻击阻挡了下来。

    但银芒闪耀之中,两声惨嚎之声,也响起在了当场。伴随惨嚎响彻的是,是一阵痛苦惊呼与皮肉交击的砰砰声响。

    “秦道友,手下留情!万勿伤了和气!”

    而就在惨嚎惊呼响起同时,一声急促,同样蕴含音波的呼喊声音忽然自高大的城门之中传递而出。